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青云记

更新时间:2021-02-22 23:26:53

青云记 连载中

青云记

来源:落初 作者:林南1 分类:历史 主角:冷汗华丽 人气:

《青云记》是林南1写的一本历史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青云记》精彩章节节选:澹澹流水,依稀映出旧日的繁华;  徐徐清风,似曾带来盛世的花香。  长衫磊落,阶绿帘青,是谁埋头苦读,翠袖添香?  玉带当风,声色歌舞,是谁鲜衣怒马,侧伴红颜?  堂木拍案,说不尽高门深院的家宅琐事;铁筝和弦,唱不完青云路上的酬志之歌……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田乾把三人让进院子,返身关了大门。从七品的小官儿,能有一方宅子已经算是不错,田乾的宅院不大,只有一进院子,正房三间,左右厢房两间。此刻众人进了正房小厅中,本来不大的小厅顿时显得有些满当。翠儿手脚麻利地端来了茶水,放下之后就走了出去。临出门前,还有些惊奇地瞥了下小南和明德。

待到屋内已经没有其他人了,田乾立刻站起身来,弯腰朝中年乞丐深施一礼:“下官田乾拜见大人,不知大人莅临,有失远迎,还望大人——”

“行了行了!”中年乞丐一摆手,将话茬儿截了下来。“在咱们面前,这些套话以后还是省省,啊!咱们飞翎卫办事,向来是隐秘第一,若是被你‘远迎’了,不说咱们还有没有脸面,只怕田判官你……可就麻烦上身了……”

飞翎卫是什么?田乾要是这个都不知道,怕也没资格做官了。连小南都知道,大名鼎鼎的飞翎卫是建朝专司监察、侦缉、巡检等事务的御用亲卫!上到王公贵胄、朝廷官吏,下到市井百姓、山野黎民,飞翎卫都有直接监察之责,并且可以越过刑部、大理寺、都察院等诸多门庭直接向皇帝禀报!若是查出不法之行,除了朝廷要员之外,几乎可以不经请示,直接缉捕并刑讯!所以尽管飞翎卫最大的官不过正三品,最小的甚至有七品的小吏,但手中掌握权力极大,位卑权重,加上过往事迹往往都沾着血腥,所以不论是朝廷官吏还是在野乡民,谈起飞翎卫来都是胆战心惊。

“啊,是,是是,是下官莽撞了。”田乾被他一句话“提点”得额头上隐现汗珠,连忙又是一揖。中年乞丐不置可否,往椅子上坐了下来。此刻厅里的情形有些不伦不类,州府衙门的判官家里,一个破衣烂衫的叫花子大模大样地坐在正厅首位,全身官服的田判官反而在一旁战战兢兢,还有两个小花子在看热闹……若是不明真相的看到这一幕,还不知道心里会怎么想。

田判官定了定神,神志恢复了往日的清明,他小心地坐了下来,朝中年乞丐拱了拱手问道:“敢问大人贵姓?”

“免贵,本官姓杜。”

“啊……”田乾脑海中搜寻了一下,猛地想起一个人来,心头不禁一惊。但他虽然年轻,却也是能压住阵脚的人,按捺住心中不安,将身体略微向杜大人略倾,小心翼翼地问道:“大人突然造访下官寒舍,必是有事而来,只不知……不知……下官能帮得上什么忙?”

杜大人面上带笑,心中却对这小小的判官田乾有了一丝赞赏,面对着鼎鼎大名的飞翎卫,不但没有惊慌失措,还能如此地“配合”,假以时日,这田乾的前途必然是透亮的。况且以此番青州行所得情报和自己亲身所见来看,这田乾不但官风不错,本身品行亦是上佳,昨日见其妻子和下人也是良善之人,如此一来,倒也不必再吓他,还是实说了便是。想到这里,杜大人便将自己此来目的说了。

“哦,原来大人是让下官收留两个……收留此二人?”田乾虽是面上平静,可还是掩饰不住心中一丝疑惑,看看眼前这两个孩子,怎么也想不出他们和飞翎卫是怎么产生关系的。犯事了?不可能!这么点儿的孩子,便是再恶又能恶到哪里去?莫非是……犯人家眷?田乾觉得这个想法还多少有些靠谱。

“正是。”杜大人正色说道:“本官此番前来青州,本是例行公事,但到得此地,才发现问题多多,可见这青州上下的官吏,怕是舒坦日子过得久了,忘了自己吃的究竟是什么饭了。”见田乾面色发白,额头见汗,杜大人笑了笑,话锋一转:“当然,田判官的官风还是不错的,不然,本官也不会弃了卞节,而选择到你这儿来。”

田乾内心一动,听这杜大人的意思,卞节这青州知州八成是做不下去了,弄不好,连带着整个青州地面上的大小官吏都得来一番动荡。杜大人话中虽然在夸奖他,但田乾可不敢尽信飞翎卫嘴里说出来的话,杜大人话音未落,田乾已经离座而起:“大人之言,田乾实不敢当,田乾本为青州小吏,只知食君之禄,为君分忧。自忝为青州判官以来,一直兢兢业业,不敢稍有懈怠,尽心尽力为朝廷效命……”

“行了行了!坐下说话。”飞翎卫办事本就是这调调儿,总得把人拿捏得圆扁如意方才好办。但是杜大人此番却无意拿捏田乾,只是长年办案习惯了,这言谈举止一时半刻有些改不过来。见此刻田乾这番言行,杜大人倒是有些哭笑不得。自己本是实话实说,谁知道这田乾却如惊弓之鸟,忙不迭地表白自己。“田判官不要惊慌,本官也是实话实说。今番事情紧急,且牵连重大,田判官务必谨言慎行,勿使此事外泄。”

“这……若是卞大人……”田乾话到一半,已经被杜大人截断:“田判官是明白人,以眼下青州的境况来看,卞节恐怕难辞其咎,若不是田判官识大体,此刻青州怕要更乱了。”田乾还要自谦一番,但杜大人把手一摆,正色说道:“自今日起,田判官仍旧要按时到州衙画卯,但须谨言慎行,府上内眷也不得轻易外出,总之一切如常,外松内紧,务必照顾好这两人。”

“是,下官一定尽心竭力!”田乾虽然没有多问,但杜大人如此郑重其事地交代,他也不敢对眼前两个小花子起半点轻视之心。

“田判官,虽然你以往政绩可圈可点,可若是这事儿走了风声,出了纰漏,怕是你丢官事小……”杜大人下半截话没有明说,但田乾察言观色之下,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大人放心,但凡有田乾一日,必将这二人保得妥帖!”

“如此甚好,既然这样,本官也就不多耽搁,数日之内,自会有本官同僚来与田判官会面。”说罢,杜大人站了起来,没有多余的寒暄,急匆匆走出了田府。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