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唐王国医

更新时间:2020-11-15 00:26:51

唐王国医 连载中

唐王国医

来源:落初 作者:林下雨 分类:历史 主角:小姐黑云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唐王国医》是林下雨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小姐黑云,书中主要讲述了:小医治病,大医治国!陈放:我只想做一名小大夫。神医:你适合做官武林高手:对,你适合做官美女:你为什么不做官青楼名妓:你,为什么不做官于是他便成了官。一次的好心,换来小仵作的生涯,一次的意外,他当官。于是他乱了大唐!乱了大唐宫闱,乱了天下。他是一名救人的大夫,也是一名救天下的大夫。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隔空长梦,忆!

抿泪独思,醉!

小酒不易醉人,但倘若斟饮之人非是要寻醉,亦是会醉的。

寅时三刻,陈放终于还是将自己给灌晕了,于屋顶青石瓦之上抱着酒坛子酣然大睡,睡梦中他又再次坐上了时光机,不过他这一次并不是前往晋朝,而是回到了2010年7月11日的伦敦特拉法加广场。

走出时光机的他悄悄的躲在角落里,遥遥的看着喷泉的方向,那个地方的人很多,鸽子也很多,但是在他的眼里却只有那个长发飘逸的鹅蛋脸女孩。

这个女孩正开心的喂着鸽子,于喷涌的泉水的帮衬下,透亮的夕阳光打在女孩的笑脸上,显得一切都那么的美妙。

这一幕他能看上千年而不生厌!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男孩子也映入了陈放的眼眸里,他正捧着一束鲜花像笑着向女孩走去,这个男孩陈放一点都不陌生,因为那是2010年7月11日的他,而且他还知道那一束鲜花里不仅只有鲜花,还有一枚碎石钻戒,那是2010年7月11日的他为她准备的求婚戒指。

可是看到2010年7月11日的自己出现后,陈放脸色猛的一变,拼了命似的从角落里冲出来,不管千万被惊起的鸽子,不管旁人指责的目光,他只想冲到女孩子的身边。

忽的又有一个人映入了他的眼睑,那是个戴着太阳镜,西装革履的白人,看到这个白人知道,他更加着急了,一面没命的往女孩的方向奔去,一面拼命的叫着女孩的名字。

“小柔,快闪开!”

然而女孩却似乎并没有听到他的叫喊着,更加没有感觉到离自己不远处的那个白人悄悄的掏出了**。

“小柔,快走!”陈放眼角都爆裂了,但是女孩却依然没有听过,依旧开心的喂着鸽子,同时期待着手捧鲜花的他出现在眼前。

这时,陈放又看到了第二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这个男人出现后,陈放彻底疯了,他咆哮着像喷泉扑去。

“砰!”

枪声响起!

“啊!”陈放猛的一窜,从睡梦中扎醒,看到陌生周围,他扶额垂头,落下了两行痛苦泪水。

这时后衙的灯火一下子全亮了起来,嘈杂声越演越烈,陈放茫然的抬起脑袋,望着灯火通明的下方,一时间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忽然一把着急的女声传进他的耳朵里,他猛的扭头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小柔?

陈放“噌”的一下子从高高的屋檐上跳下,快步飞奔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拨开嘈闹而又乱成一团的下人们,陈放挤到了一处闺房前。

他一把抓住了柳小柔的柔软的双手着急的问道:“小柔,你怎么啦,没事吧。”

“陈公子我没事,是小芸,小芸发高烧了。”着急的柳小柔一开始并没有发现自己的手被陈放握在手心里,等把话说完方才发现自己的手一直被陈放攥住,臊得她连忙抽回了双手。

唐芸病了?

陈放先是一愣,紧接着神色便变得紧张起来,急步向闺房内走去。

“陈公子……”柳小柔在后面喊了一声,她是想把陈放给拦下来的,可是还没有等她把话说完,陈放就已经步入了闺房之内。

“小红,唐姑娘怎么样了?”陈放步入房间内,发现小红正在替唐芸敷毛巾,开口问了一句。

“呜,陈大哥,小姐,小姐她病了。”

废话,我不知道她是病了吗?陈放没好气的白了小红一眼,但见小红两眼通红,眼中有止不住的泪水,知道她也是难受极了,是以也就没有再去责备她,而是径直走到床边。伸手把住了唐芸的手,不把不知道,一把,陈放被吓一跳,唐芸的双手竟是发汤的厉害。

三指扣住唐芸的内关,陈放于床沿坐下后,这时柳小柔也跟了进来,只是未等她靠近,陈放忽厉声道:“让外面的人都给我闭嘴,吵吵闹闹的像什么样。”

闻言,柳小柔一怔,似乎完全没有想到陈放竟然会如此厉声的对自己说话,但也只是微微一分神便立马转身走了出去,将外面的下人都给驱散了。

轻手轻脚的再次步入闺房内,柳小柔刚要走近床边,陈放忽的又抛出了一句话,“去,让下人们烧点热水送来。”

这一句虽然没有了前一句的厉色,但是同样让柳小柔哭笑不得,她刚刚才把下人们都打发回去休息了,这会又让她找人烧热水,这……

算了,还我自己去吧。

柳小柔苦笑一声,退了出去。

号脉也叫把脉,食指、中指、无名指,三指扣脉,把的是寸口、关上、尺中三个分寸,分是一个分寸代表着一个器官,左内关分别是心与小肠、肝胆、膀胱,右内关主指肺与大肠、脾胃、肾与命门。

左右两手把完,陈放的眉头拧成了一团。唐芸的脉象并不好,左寸口浮阳,右寸口悬阴,这可是心肺方面出了问题的表象。

不会是伤口感染了吧?陈放心里闪过一阵自责,回城之后他本应要替唐芸进行伤口消炎的,可是遇上柳小柔之后他便把这件事抛之脑后了,现在想想看来,自己是有违医者的本分了。

“陈大哥,小,小姐她没事吧。”小红见陈放皱眉不语,心里很不安,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眼看着又要掉下来了。

陈放冲着她挤出一抹勉强的笑容,并没有说话,而是起身将盖在唐芸身上棉被给掀到了一边,然后“嘶啦”的,一下子把唐芸右边的袖子给撕了下来。

白藕玉臂上一只蝴蝶结,那仍是他白天替唐芸包扎的,看着眼前这只被压焉了的蝴蝶结,陈放内心的自责更甚了。

包扎伤口所用的布条是从小红的衣服上撕下来的,本来就不太干净,再加上赶回城时长时间淋雨,上面的细菌数远超出了伤口所能接受的范围。

可千万不要是伤口感染才好。陈放在心里祈祷一句,忐忑不安的伸手缓缓解开布条。

如果真的是伤口受到了感染,以唐芸现在高热、晕睡的状态其感染起码到了二级的程度,二级在后世都有可能夺人Xing命,更别说没有阿莫西林这类高效消炎药的唐朝了。

伤口会被感染了吗?布条解到最后一层,陈放停下了动作。

关于下雨大舅的事,大家也都知道了,下雨小的时候大舅对下雨挺好的,所以有些事下雨必须去做,未来几天还会很忙,编辑联系了下雨几次,商议关于签约的事宜,但是真的很忙,所以签约的事也暂时先放下了,至于更新肯定是受到影响的,但是一句话,有拖无欠,如果当天更数不够的,后续下雨会一一补起,谢谢大家的谅解和支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