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逍遥小郎中

更新时间:2020-11-13 01:01:34

逍遥小郎中 连载中

逍遥小郎中

来源:落初 作者:一弦一柱 分类:历史 主角:柳风西贝 人气:

《逍遥小郎中》由网络作家一弦一柱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柳风西贝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历史在三国时代转过一个小小的拐点,刘汉三得天下,自高祖起,国祚已逾千年。然而合久必分,三百年来,南北六国相继裂土封王,天下纷乱,英雄辈出。与此同时,漠北草原上,正直壮年的铁木真,野心勃勃,策马南望。而在千里之外的江南,承平已久的钱塘府里,毫不起眼的杨柳小巷中,一家更不起眼的小小医馆悄然重新开张了……群号:60147957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罗雨巷窄小而阴仄,说是府城,其实已经在城墙以外,放在后世的话,整条巷子都算是违建。陈家三口便是住在这里。

巷子实在有些拥挤,晾晒的衣物,随意搭建的窝棚到处都是,地面上也都是污水,甚至还有畜牲的粪便,空气里弥散着一股难以描述的古怪气味。

“阿姐,找来大夫了吗?爹爹刚才又咯血了,比上次还多!”

还没进屋,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屁孩就跑出了屋子,虽然已经早春了,但是他身上的衣服还是有点单薄,不过小屁孩虎头虎脑的,倒是还算壮实。

“柳公子,这是我弟弟,陈小虎。小虎,这位是柳公子,是我请来的大夫。”原本一个时辰的路程,三人半个时辰就走完了,陈娇娇俏丽的鼻尖上挂着一层淡淡的汗珠,煞是可爱。

“阿姐,这小白脸能行吗?医生大夫不都是应该岁数大一些才厉害?我听戏文里都是这么说的!”陈小虎围着柳风转了一圈,怎么看他也不像一个大夫,更像是来骗姐姐的小白脸。

“砰!”

陈娇娇一个板栗打在小虎头上:“别罗嗦了,柳公子是很厉害的医生,快点收拾下,带路。”

“无妨……你们姐弟……都很可爱……”柳风扯了扯嘴角说道。

陈老三的房子很破旧,但是看得出来姐弟两人有很认真地打扫,仅有的桌椅一尘不染,一个矮柜上放着几部书,已经被人翻得起了卷儿。

带着厚厚的医用口罩和手套,穿着一次性手术衣,柳风和老方走近了床边。陈老三面色蜡黄,形容枯槁,时不时地像要把肺咳出来。给他测量完体温、血压、脉搏,确实病得很重,如果不出意外,这两个月,姐弟两个就可以准备去卖身葬父的戏码了。

好在意外已经出现了。

“让你父亲绝对不能随地吐痰,要把痰吐在树叶里包起来,然后把树叶烧掉。不要对着别人大声说话、咳嗽或打喷嚏。此物叫做口罩,让他每天佩戴,并且每天煮沸后清洗。要多开窗通风,多晒太阳,房间里用艾条点燃或米醋熏蒸,他用过的碗筷一定要用水烧开两柱香的时间,用过的衣被要经常清洗并在太阳下曝晒。”

“这样爹爹就会好起来吗?”陈娇娇把这些一一记下,然后有些期待地问道。

“这——当然不能,这只是预防你们两个不被传染而已。”柳风的声音隔着口罩有些模糊,不忍去戏耍焦急的小丫头,从药箱中拿出一块医用包布,慢慢拆开,里面是两份油纸包,“这两种药一定要按方每日给你父亲使用。”

恰在这时,陈老三再一次猛地咳嗽起来。柳风阻止要去拿痰盂的陈小虎,说:“记住,一会就把这个痰盂埋了,千万别乱丢,按我刚才说的,准备些宽大的树叶来用。”

柳风有些肉痛地拿出医用纱布给陈老三接上,直咳了小一柱香才止住。好几块纱布都是带血,忙让老方用火烧了。

陈娇娇不知从哪儿端来一碗温水,按照柳风说的慢慢让爹爹把药服下,陈老三吃了药,虽然觉得自己已经神仙难救,但还是感激地朝超柳风呜呜啊啊地想说些什么却一直说不清楚,最终只好点了点头。

肺痨也就是后世所称的肺结核,早已经不是什么不治之症了,只要坚持早期、联用、适量、规律、全程的治疗原则,一般都能治愈。更何况此时的结核杆菌根本没有什么耐药性,即便是最基础的链霉素和异烟肼,也几乎就是药到病除的事情。

……

陈老三的病情好转的很快,二十一世纪的特效药不是这个时代的病菌能够抵抗的。虽然身子骨依然虚弱,下不了床也不能长时间说话,但是咯血和高热都已经缓解了。

陈娇娇和柳风都似乎很有默契地没有说起诊金和药资。

只是在第三天清晨的时候,老方照常打开了医馆大门。柳风抬着太师椅打算找一个阳光能够铺满的角度休半个回笼觉的时候,一个小小的身影,背着一个大大的包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抬起头来,依然是那张吹弹可破的小脸,青涩的眉宇间收起了淡淡愁容,昨天被泪水划花的面孔,已经洗漱得干干净净。

“公子。”

百灵鸟一样的声音让柳安心头不禁一漾,清晨的阳正好在这个时候披洒进来,陈娇娇就是就那么俏生生地站在门前的阳光里。

“你,陈姑娘,你这是要搬家吗?“柳安暗自稳了稳心神,只能将她迎进了屋:”你父亲烧退了吧?“

“爹爹额头没那么烫了,咳嗽也好了很多,小虎在家照顾他。“抿了抿嘴唇,好像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又好像怕刚刚鼓起的勇气溜走一样,陈娇娇开口说道:”公子,娇娇也是念过书的,爹爹从小教我们要知恩图报,但是家里真的没有银钱了,我只能给公子为奴为婢……“

柳风急忙拉住陈娇娇的手道:“不用了,悬壶济世本来就是我们做大夫的分内之事,如果你真要报答的话……”柳风寻思间瞅到了陈娇娇包袱边上提着的食盒,“你真要报答的话,就请我吃早饭吧!“

陈娇娇被他拿住了小手,感觉他手心里传来的阵阵热气像是钻进了自己的心里,一直红到了耳稍,心头如小鹿般乱撞,轻声道:“柳大哥,我——”

她下意识地轻轻挣扎了一下,柳风这才意识到,自己居然握住了人家姑娘的小手。

其实柳风真不是有意占姑娘便宜,只是习惯了前世比较随便的男女相处,一时情急罢了,好吧,其实柳风就算前世也没有摸过女孩子的手,但是有给女病人插过导尿管,好吧,根本不是一回事……

恋恋不舍地松开了陈娇娇的小手,柳风的小白脸也是一红,这才说道:“就这么说定罢!”

见他放开了自己的小手,陈娇娇心神才略微平复,心中又隐隐有些失落,听到柳风这么讲,才想起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急忙说道:“柳公子,当日就说好的,你别不要我,我吃的很少的,我能做很多的事情,只要你每月让我去看看爹爹就可以!那个食盒,本来就是给公子还有方叔叔的。“

看着小妮子眼中逐渐泛起的氤氲,神情认真而倔强,柳风深吸一口气,说道:“好吧,一会让老方给你挑个屋子,正好我们永安堂生意火爆,正缺一个识字的学徒,你来这里帮忙做事,每月五百文的薪水。”

老方在一旁,小三角眼瞪得铜铃大,昨日又是打空军,现在的永安堂门可罗雀,究竟和生意火爆有什么联系呢?

……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