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宋朝提刑官

更新时间:2020-07-23 05:03:21

宋朝提刑官 连载中

宋朝提刑官

来源:落初 作者:我隐愚人 分类:历史 主角:皇甫王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宋朝提刑官》的小说,是作者我隐愚人创作的历史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一名警校高材生不小心来到北宋仁宗时期——  曾多次死里逃生,用智慧与计谋,先后断了达州杀人案、临安“虎仙”案、西湖湖中案——  成功对越州杀人案进行翻案,为秀才洗清冤屈——  从此声名远扬,成为了官场上破案高手,为范仲淹查清了辽夏战中盔甲、宋军失踪案;领命破了岭南一带山匪作乱——  用计谋阻止了朝廷内乱以及查出朋党份子。开始了全国案件巡查,逐一理清各种案件——  为宋仁宗断清传说中狸猫换太子的身世之谜——  他纠缠于两女人之间,却得到两女人倾心相助——  终于高居朝堂之上,成为朝廷狱讼的权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此时李友亮拔开死者眼睑、鼻和口,想必他们看了眼、两鼻孔、齿、舌,接着私下对瘦长个说下,那人马上又报:“眼睛、鼻、齿、舌都齐全。”

李友亮在那人指点下,用手捻捏死者下身睪丸,点下头,那人又是报喊着。

二人翻过死者,又是验看后背。皇甫天雄听他们验完全身,不觉奇怪,死者身上未有伤痕!

果然厅堂里走出一中等个强壮蓄须汉子,头戴软帽,来到死尸前细看起,皱下眉问道:“辛仵作,此是如何回事?”边上瘦个未出声。

“会不会中毒而亡?”

原他就是李友亮曾提起的辛仵作,年岁五十之外,是有些大了。

那辛仵作摇摇头:“尸体面皮正常,七窍内未出血。不像中毒而亡。”

“倒也奇怪,我办案近二十年,却从未见过这等尸体,无伤无毒,难不成他是坐化的?”

辛仵作问着:“王班头,是否再验下?”王班头点下头:“你再验下。我去盘问死者家人。”说着掀帘走进屋内。

皇甫天雄也觉奇怪,什么样的死法可导致全身没伤痕?除了猝死外,还有其他原因吗?难道是内脏问题?

此时皇甫天雄见王班头带着一披戴白色孝服女人到厅前。顿时,人群一阵轰动。皇甫天雄忙好奇看去,难怪!那女人长的非常漂亮,身材娉婷,皓齿媚眼,肌肤如雪,再是披上身素装,简直西施在世、貂蝉复活。

俗话说,红颜多祸水。女人哭泣着。

王班头问道:“丈夫何时死的?”女人轻启朱唇,燕声哭语:“昨日未时一刻出门后,一直未归。晚上我曾到街口看望,也未见到他。

今日一觉醒来,犹是惦记,不料出门见他已是死在厅里。”说着轻轻地哭泣起来。

此时从内出的七、八岁左右穿着孝衣的小孩哭叫着。女人弯身将他抱在身边。

“他昨日去做什么?”

“说去收账?”

“可曾说到何处收的帐?”

“好像说是去隔壁丽丘县!”王班头未再问,而道:“请夫人近日不要出门,随时听候传唤。”女人点下头。

“如何?验出些眉目来了?”辛仵作还是摇了摇头。

“你将验尸结果在验尸格目上填好。我回去后向知县大人和周县尉禀报!”辛仵作点下头。

几名衙役将宋木匠尸体抬到一木担架上朝外走去。人群马上让开条通道。

李友亮经过时,皇甫天雄叫声‘爹’,李友亮忙轻声道:“回去和你娘说下,我要晚些回家。”

人群未立即散去,有些无聊之人不断朝房内张望,对着里面吹起口哨,纷纷议论嬉笑着:“如此如花漂亮娘子,没有男人可怎么过啊?”

“如果能与这般美貌女子同床一夜,我就死而无憾。”

“得了吧!别做梦了!”

“你们甚是缺德,人家男人刚死,便这般取闹!”

人群中有人喝道,马上那些人散了。

王雄拉着皇甫天雄走出宋木匠家。皇甫天雄一直想着尸体没有伤、没有毒的事情。

“你今日是怎么了?”

“确是奇怪!一个人如何死才能无伤呢?”皇甫天雄沉思起来,此案要破,则该从何处下手?

“此有何奇怪?人淹死了就无伤,上吊死了也是无伤,还有中毒也会无伤的。”

皇甫天雄听了未出声,仍是不断琢磨着此问题。

“哥哥!你们到哪里去了?害的我好找啊!”皇甫天雄见是小丫头,忙问道:“怎么了?”

“都何时了?娘叫你回去吃饭!”小丫头一见边上王雄,马上扭头去未理他。

王雄脸红着上前:“是我不好,以后再也不敢!”

皇甫天雄见他们二人如此羞涩不觉好笑。

“小丫头不会生你的气!你快回家!我们也回去吃饭!”说着皇甫天雄拉小丫头朝家里走去。

家中饭桌已是摆好饭菜。皇甫天雄确实有些饿了,忙是坐下吃起。

忽想起:“娘!爹说他晚点回来吃饭!”

那女人点下头:“你爹已托人带信回来!”

皇甫天雄将一猪肝塞进嘴里:“宋木匠死了,衙门里的人都在宋家查案呢!”

说起宋木匠,奶奶马上叹口气:“小木头,可是我从小看他长大的,老实本分,自己学的一身好木工活。想不通好端端一人就如此没了。”

李黄氏接着道:“我家那几件家具也是他做的。”

几人正说着。突然响起阵急促敲门声。

几人一惊,相互看着。李黄氏叫小丫头去开门。

皇甫天雄觉的来者不善,起身道:“我去!”

果然门一开,只见隔壁王婶女儿斜眼看着自己。皇甫天雄一紧,她来必定无好事。

正想开口问她,却见她转身对身后几人恭敬道:“少爷,就是那傻子的家。”

皇甫天雄看清在她身后还有几个穿着光亮衣衫的人,再仔细一看,不正是麻球和两跟班。

除了他们,还有四人。麻球上前,张大吊眼:“你就住此!”

说着转身道:“全叔,就是我此位宝贝同窗!”那叫全叔的约三十岁年纪,身穿黄衫,瘦脸小眼,中等个,一看就是那精明干练之人。

看了眼皇甫天雄,上前指着凶道:“就是你—李屠夫儿子。真是吃了豹子胆,敢打我家少爷!”

皇甫天雄嘴角一笑:“你可不要乱冤枉人,此可是他先动的手!”

此话一出,在场人都是瞪大眼紧看皇甫天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