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覆殷商

更新时间:2020-04-24 05:53:21

覆殷商 连载中

覆殷商

来源:落初 作者:丘清鲤 分类:历史 主角:聂聂伤 人气:

《覆殷商》是丘清鲤写的一本历史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覆殷商》精彩章节节选:三千年前,血色殷商。笼罩在迷雾中的神秘王朝,崇鬼神,喜血祭,低贱之人被肆意宰杀。一个人牲,在祭天仪式上侥幸存活。这个时代,巫鬼横行,魔焰滔天。重生的奴隶,要对抗的是一个恐怖狰狞的强大国家……(本书有科幻元素,伪低魔世界,非正统历史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喔喔喔!”

黯月早沉,天色黑暗,还未见一丝光明,雄鸡就已经伸着脖子打鸣了。

要不是来赶人的家奴也同样一副睡眠不足的样子,聂伤真怀疑有人像周扒皮一样半夜学鸡叫。

“没听见鸡叫吗?都起来!”

外面亮起了火把,大门朝外拉开,两个缠着麻布围腰的家奴站在门口,一边打哈欠一边叫喊。

奴隶们窝在乱草里,像一地死尸般没有丝毫动静,他们实在太累了,能多睡一会是一会。

家奴叫了几声,就见爬起一个圉头乌鼬,其他没有一个动弹的,气的直瞪眼:“不长记性的东西,非要鞭子抽着才行!”

二人本不想踏入满是污秽的圉棚,气急了也顾不得脏,立刻冲了进去,脚踩着黏糊糊的地面,心中更怒,一顿竹鞭狠抽,乌鼬这厮也帮着踢人。

“啪啪啪……”

“起来!起来!”

“还站着?懒骨头!往出走!”

“粘在矢尿上了吗?你们这堆臭蛆!”

……

奴隶们还在争取时间睡觉,直到打到自己身上,才抱着头磨磨蹭蹭的爬起来。

家奴抽打着奴隶的光脊梁,像赶猪一样把他们驱赶着出门,一边打一边咒骂,同时用手遮住口鼻,一副恶心欲呕之色。

同为奴隶,这些家奴的地位却高的多。

他们有的是破产、犯法等原因沦落为奴的商国庶民,有的是做了好几代奴隶,取得贵族信任的熟奴后代,还有的是奴隶中的农夫、工匠、牧人等生产者,虽然也会被主人处死,但却没有被宰杀献祭的危机。

总而言之,家奴的等级再低也是人类,完全有资格歧视聂伤一伙‘牲畜’。

别人都在挨打,聂伤却不愿受辱,在乌鼬朝自己冲过来时,便招呼眇老起身,自动跟上前面的奴隶。

家奴们已经见惯了他的自觉,没有施之以鞭,乌鼬没打到他,也只能悻悻的推了一把,喝他快走。

一出门便见火光明晃,人影摇动。围栏圈起的空地上,一个留着齐耳短发,脑后拖着几根小辫子的中年人负手站在中央,正是斗耆候家管理奴隶的家臣,称作隶臣。

隶臣周边还有五个家奴,其中四人举着火把,提着棍棒短戈散在四方,剩下一人立在隶臣身后,手里牵竟然着两条黑色巨犬!

此兽高近四尺,狮头宽吻,肌肉发达,样子极为凶猛,却蹲坐不吠,一看就训练有素。

它们是被专门培育出来的用来追捕逃奴的犬种,常食人肉,极擅猎人,对眼前的奴隶有很强的敌意,正呲出獠牙,嘴角流涎,择人欲噬。

奴隶们甚惧那对黑犬,都缩着身子尽量远离它们,乱哄哄的挤做一团,聂伤也见识过‘猎奴犬’的凶残,异常警惕的躲在人群中间。

两个家奴把人都撵了出来,命乌鼬组织奴隶排队,又钻进了旁边的一个圉棚里。那是乙棚,他们所在的是甲棚,斗耆候家里所有的男性贱奴都关在这两个圉棚里。

“呆头鹅,看我作甚?还不快挨个站好!”乌鼬踢打着众奴隶,把他们一个个塞进队伍里。

聂伤看着他神气的样子,心中忽然一动。

圉头是隶臣默许的存在,他们能帮助管理奴隶,只要不打废、打死人,可以在圉棚里为所欲为,同时还伴随着一样巨大的好处——被挑做祭品的几率要低的多,毕竟隶臣也不愿意杀掉自己用熟的走狗。

“能多出一点活命的机会也好。”聂伤紧盯着乌鼬,目光灼热烫人。

“你的圉头之位,我要了!”

……

队伍很快排好了,几个家奴用竹篾编成的圈把奴隶的脖子挨个套上,再用绳子把圈套上的扣一串,竹圈便收紧难脱,很快就把两个圉棚六十多号人串成了四串。

“出发。”隶臣已经等得不耐烦了,一挥手,驱动队伍离开了圉棚。

此时天边已经泛白,能见度好了许多。聂伤被串在中间位置,低着头,借着垂下的长发遮掩,边走边在暗中观察周边环境。

他们所在是畜院,就是斗耆候家饲养牲畜的地方。院子足有百亩大小,圉棚在南墙边,附近有好几个大棚和兽栏,里面饲养着大群家畜。

周边一圈一人多高的篱墙,竖木为干,柳条编框,再塞以荆棘,又宽又厚,遍身是刺,难以逾越。

“哦,隶臣,今天这么早啊?”

走到畜院门口,两个守卒揉着睡眼从一旁的草屋里走了出来,朝隶臣打声招呼。

“嗯,这几日都会很忙。”隶臣微笑着点头。

守卒随意扫了眼奴隶队伍,一个过去推门,一个将系在门旁的两条恶犬牵走。

穿过篱墙大门,前方亮着几点火光,火光下是一堵黑乎乎的高墙,墙里就是斗耆候的庄园。作为贱奴,聂伤从没进去过那里,只见过庄园门口的持械守卫和不断进出的车马。

“快走!”

狭窄的小路上,两个家奴在前面领路,隶臣和黑狗压阵,其他四个家奴在队伍左右来回巡视,鞭子一直没停过,喝令奴隶快行。

众人的活动激起了连片的狗叫,四周狗影重重,狗群攒动,对着奴隶们大声吠叫,那是斗耆国饲养的守夜吠犬。

这个时代还处在半蛮荒状态,人类定居点之外全是丛林荒野,遍布未开化的野人和猛兽,加之城池建设水平低,夜间危险重重,所以各部族都会养很多狗来报警、守夜。

此外,犬狗还可以用来追踪、狩猎和作战,是用途非常广泛的畜力,有实力的贵族和国家还会有专门的养犬人,设立养犬官职,大批饲养犬狗。

犬类对此时的人类异常重要,他们的养犬规模之大,驯犬水平之高,远超后世之想象。

由于狗的存在,使奴隶逃亡的成功率降到了最低点,这种嗅觉灵敏的动物会追的你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聂伤也正因为顾忌狗群而不敢逃走。

走了不远,天色渐渐亮了,天地间升起了白雾,如薄纱一样缓慢流动,隐约可见远处阴沉的密林和高大的山影,而他们所在的地方,则是山间林地中的一大片平原,平原上散布着一个个村落,铺满了人类开辟的田地。

一行人趟着着浓重的露水,在大片农田阡陌中快速穿行。田里杂草蔓生,庄稼稀疏,不时有小兽窜起,鸟雀蓬飞,仿佛后世的荒田一样,但聂伤知道,这是这个时代农田的正常状态。

隶臣催的紧,队伍走的很快,急急赶出近十里地,又进入了难行的树林之中,就在奴隶们体力将要耗尽时,眼前豁然开阔,出现了一大片空地,满是砍伐的痕迹,残根参差。

聂伤在这里劳作过一次,知道此地是一个伐木场,周围的树林则是斗耆候领地里最好的林场。

这里地势平缓,灌木稀少,生长着高大的优质木材,榆、枣、槐、栎皆有,甚至还有很多贵重的檀木。

依着伐木场的路口,还有一圈木栅立在那里,里面是几间木屋和一个简陋的哨塔,驻扎着守卫林场的戍卒。因为此处也是斗耆候领地的边界,常有野人出没,所以有士兵驻守。

哨塔上的士兵远远看到来人,朝里面叫了几声,便见十几个衣衫不整的商人士兵并几条摇头摆尾的狗走出栅门迎了上来。

“哈哈,隶臣来了。”

“扰了戍长美梦。”

“汪汪汪。”

“汪汪汪。”

双方打过招呼,那相貌粗野的戍长好像和隶臣很熟,拍着他的胳膊说道:“仲柏,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早?”

“唉!”叫仲柏的隶臣叹气叫苦道:“苍兄,柏祸事至矣。”

“哦,出了甚事?”

“你也晓得,那家宰一直欲除我而后快,这次故意为难于我,命我三日内备齐七十料原木,却又不给我添加人手车马。说要是完不成,误了侯主出征之事,定然饶不了我。”

“怎么可能!”

那头目苍闻言大惊,扫视了一遍眼前无精打采的奴隶,道:“就这些风都能吹倒的废物,全部累死也不可能采完木料。”

仲柏苦笑道:“所以我才天没亮就带他们过来干活,争取多运点回去,到时在主事的芹夫人面前求告一番,或许能免掉惩罚。”

“此事难矣。”苍摇摇头,又问道:“你可找贞人卜过?”

“当然卜过。贞人占曰:帝令出,亡忧。说让我放心去做,难题自会解决。”

仲柏不悦道:“你说他这卜的是什么?等于没说嘛。白费我几斗新粟。”

苍挠挠头,也无法可想,只能安慰仲柏:“我会帮你督着这些贱奴,让他们偷不得懒。”

仲柏谢过了,抬头看了看周围,问道:“山中野人没再来袭扰吧?”

“哈哈哈。”苍拍大笑道:“来过两次,不堪一击,都被我逐走了。”

仲柏叹道:“本来就难以完成采木之责,若是再有野人骚扰……唉,家宰那土豚定会谗言免我之职。”

苍拍了下他的肩膀,安慰道:“吾弟且放心,有我驻守此处,保证野人扰不到你。”

“那就好。”

“我这就取器械与你。”苍对手下嘱咐两句,几个士兵便从屋里抬出了两筐工具。

“吾弟,最近候主大造兵器,金器紧缺,本来规定奴隶只能用石器,怕损坏了贵重金器。”

他指着箩筐里的青铜器说道:“不过今日事急,我把所有金质斧钺都给你用,你只要留心看着点,别让坏心眼的贱奴故意毁坏了就行。”

仲柏感动不已,躬身施礼道:“苍兄这番情义,弟铭记肺腑。”

二人不再多言,立刻命人把奴隶赶到树林里劳作。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