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一个人的水浒传

更新时间:2020-04-18 05:51:38

一个人的水浒传 连载中

一个人的水浒传

来源:落初 作者:尊雨雨 分类:历史 主角:郝汉史大郎 人气:

经典小说《一个人的水浒传》由尊雨雨所编写的历史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郝汉史大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毕竟,能够随意成为一百单八将中任何的一位,是件很爽的事。是宋江,是卢俊义,是燕青,是扈三娘,是史进......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什么叫鸡?自己只是叫鸡!

嗐。郝汉想想,自己是解释不清楚了,索性也不解释,便起来洗脸。而后和李忠草草的吃了早饭。

“有人带着自己的女儿上山来与大王相亲。”喽啰禀报。

郝汉觉得有意思,还真有人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便让小喽啰将他请上山来。转头对李忠道:“哥哥,一会你我都去大厅,你先帮我看着,我在一旁转头不看。”

李忠疑惑这是为何?

郝汉笑道:“我寻觅那梦中的女子已经天长日久,已经身心疲惫,想来一个惊喜。”

李忠点头微笑。

郝汉和李忠自上了山寨大厅,李忠坐在主椅上面对大门,而郝汉坐在了一旁,将脸转向里面。

不过一会,便听到走步声进来,郝汉听声音竟然有七八个人?这是送女儿上山寨么?还是集体相亲?围一圈报爆灯的?

李忠道:“老丈,你便坐在两旁。”

听得来人是老者声音道:“还是不坐了。想着是对大王尊敬,我们站在这里就行了。”

郝汉仍旧转着头,听得来人说话气不喘,语不断,甚是平静淡漠。此人是不惧怕上这强人的山寨啊。

李忠呵呵一笑道:“老者,这六个姑娘都是你女儿么?你为何要把女儿送给我们绿林的好汉?”

老者道:“人嘛,便是图一个荣华富贵。我自本事没有,只是有这些女孩,因此将女儿送上来。”

李忠道:“好吧,你让二寨主选吧。”

“大寨主先不要推。”老者道:“我的女儿不止今天上山这些,还有很多。你先选一个。再让二寨主选,都是够的。”

李忠都笑了道:“你有多少女儿?”

老者道:“十多个。给钱的话,都可以送上山寨来。”

李忠哈哈大笑道:“我心中已经有唯一之人,你还是让二寨主选吧。对了,你旁边的汉子是谁?”

老者道:“是我侄子,陪他妹妹们来的。”

郝汉心中微微一笑,李忠哥哥,我知道你寻思什么呢?好吧,既然让我选,那我就开始选。他从座位上跳将下来,一转头,猛然的一愣。

让郝汉一愣的人并不是那五六十岁的老头,而是老头的旁边站着的那个侄子,高高大大,身材魁梧。

这人,自己见过。

这个人并非是周通见过,而是说陈达见过。

不久以前,是的,就是在不久以前。郝汉还是陈达的时候,曾经在史家庄被赛伯当用烂布塞住嘴,被人从史进的宅子里抬了出来扔在了马车上。当时有两个汉子帮助赛伯当抬的,一个是自己知道名字的李吉,而另一个呢,就是面前这个人。

自己以为他在那天,少华山好汉和史进斩杀官兵的时候死了,没想到他居然活着,没想到他竟然来到了这里。

“二弟,你在看那些姑娘发愣吗?”李忠笑道。

郝汉忽然想起来自己因为想事正愣神,要是这样,会被对面的那人察觉出来的。马上转变成了一个笑脸,道:“好吧啊,让我选选。”

郝汉下来,围着姑娘们转一圈儿,见她们眼中怯懦,一遇到自己的目光便躲躲闪闪。她们害怕,郝汉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她们很可能是第一次来这强人的所在,只不过,他在她们的脖颈边沿,却隐约见到了一点鞭笞伤痕,怎么会有?

围着姑娘们转了一圈,郝汉忽然对那老头侄子喊叫道:“你叫什么?”

那人低头道:“太平郎。”

郝汉问道:“你不是本地人吧?”

太平郎道:“不敢隐瞒寨主,我确实不是本地人,我自西边逃荒来投靠叔叔。”

郝汉见他深藏不漏,定然还有更深的隐瞒,那自己就陪着他耍耍,色眯眯笑道:“老丈女儿都是貌似天仙,我一时爱不释手。不是我贪心,我想想见你其他女儿,最好一个个都归了我当这寨主的夫人。你放心,金银不会少。”

老丈道:“好汉喜欢少女,人之常情,明天我便将她们领上山来。”

郝汉道:“我这山寨从未有过女子留宿,因此喽啰眼睛里都长了钩子,我怕惊吓到姑娘们。不用你领她们上来,我还是到你处吧。”

老丈和太平郎答应了,自领着那些姑娘下山去了。

过不两天,郝汉听闻喽啰报山下上来一个前日来的女子,便叫她上来。

那女子道:“老丈特地请寨主下山,到庄子上做客。”

郝汉寻思此一去说不定会有凶险,便从刀枪架子上挑了一个折叠成三段的细杆枪,折叠后放在裤子里。又叫了三五十个喽啰,抬着自己的走水绿沉枪,一起跟着那女子下山。

走了二十里路,路过一条小河,水面不过三四米宽。

郝汉闻听人说,这条河原本名叫桃花江,有十多米宽度,水流湍急。不知为何,如今变得如此狭窄浅薄。

过了水,来到一个庄子。庄园围墙稍稍破损,里面青草略高,大屋的门上写着落花庄。

老者和太平郎出门迎接,让郝汉进去。

为了能深入的了解这太平郎的阴谋,郝汉让喽啰在门口停住,将自己的走水绿沉枪让他们看着。自己往进去走,来到了庄园中的大堂。却见里面一张大八仙桌,周围站着五个妙龄少女,都是面带笑容,衣装轻薄,再看眼角嘴角却难掩惶恐之色。

郝汉扫了一眼这般女子,轻薄的衣衫将身材展现,便有些小心动,暗中咽了口口水,却听太平郎从外面将门关上。

“大王,请过来饮酒。”这帮女孩聪聪过来,拉扯郝汉到桌子旁坐下,纷纷给他倒酒。

郝汉知道,这帮人要引诱小霸王了。但此时,他却丝毫没有感觉好任何的爽快,却觉得周围暗藏着一股杀机。但仍旧色眯眯对众女子道:“来,来,先排成一排让我看看。”

这些女孩儿站成整整齐齐一排,同时低头道:“大王好。”

郝汉听她们说的轻松,但能从她们微弱的口音中听出是不同地方的人。既然是不同地方的人,怎么可能都是那老丈的女儿?不过,想要打探出来虚实,自己还需谨慎。

过来两个女子,倒了一杯酒放在郝汉身前,却笑道:“大王,不如,我躺在你怀里给你喂酒喝罢。”

郝汉色眯眯笑道:“说实话,猛然见到你们五个妙女子我这当大王倒有点紧张。先让我喝杯酒壮胆,再来应战你们。”

五个女子听了,都掩住了嘴笑。

郝汉抓起那杯酒,寻思这酒里面不会有蒙汗药吧,这是水浒传里最常用的杀人越货的正品口服液。所以不是兄弟相聚,最好是不喝酒。因此用袖子挡住面孔,偷偷的倒进了脖颈里面,转而拿下来袖子,将酒杯放在桌子上。又把双眼装的色眯眯一层。

“大王,你再来一杯。”一个女子便又来倒酒。

“我的乖乖。”郝汉站起来,眯着双眼便伸展双手来抱那女子,口中叫道:“乖乖,别跑,让我来亲个嘴。”

“嗯,嗯。”那女子叫了一声,却跑到了一旁。

郝汉装作想追,却身体一软便倒在了桌子便,眯着双眼叫道:“不行,我醉了。”说完,装着醉了闭上眼睛。

“今天,这药效怎么这么快啊。”

“这大王也不济了吧,定是被酒色掏空了身体。”

郝汉听到周围女子议论,只是憋着笑,不睁眼。

“快去叫太平郎来。”一个女子道。

但听得吱呀一声,地面微微颤动,好似是拆地板的声音。过了不大一会,便听到有人从屋子里出来,对女子道:“倒了?”

郝汉听出这正是那太平郎之声。

这些女子都战战兢兢道:“是的。”

太平郎低声喝道:“都滚一边。碍事,我剥了你们的皮。”

只听那些女子都轻手轻脚的走到一边。

太平郎将郝汉拖拽开桌子,一直往下拖着。

郝汉只觉得自己身体向下,而后又是平道,再往里拖拉了很深,才觉得那太平郎将自己放下。自己估摸,这里是一个地下暗道。

“来了。”是老者声音。

“嗯。”太平郎踌躇道:“不知道为何,我从这周通眼神中,感觉他认识我。可我们从没见过呀。”

“矮丘乙郎。”老者笑道:“你真是太小心了。”

矮丘乙郎?

郝汉猛然惊觉,在水浒传中,史进察觉李吉偷看他的庄子,那李吉撒谎说只是到史进庄子上找矮丘乙郎的。原来他就是矮丘乙郎。

却听矮丘乙郎道:“田豹,想在摘星堂得个荣华富贵,能不小心么?今日,便将这周通送往青州,以防夜长梦多。”

田豹?

这名字,显然是田虎的弟弟啊。

难道他是假扮的老者?

郝汉暗自笑道:也好,正愁没有摘星牌的消息,你们本想来绑我,我却要绑了你们。想着,猛然窜起来喝道:“你们两个寻死么,竟敢来打我小霸王的主意。”

矮丘乙郎和田豹猛然吓了一跳,跌倒在地。

郝汉从大腿一侧掏出来细杆枪,顺手一甩,已然成了三节的长度,只是一抖,一枪刺中田豹胸口,将他朔倒在地。

回头却见矮丘乙郎已经爬起来,身子一展,蝙蝠般速度去够墙上的宝剑。

郝汉见他武艺匪浅便转头一甩,用枪杆子扫中了矮丘乙郎的肩膀,将他扫倒在地。顺势用枪尖抵着他的喉咙。

“你没中蒙汗药?”矮丘乙郎脸色铁青。

郝汉将细杆枪的尖又往他喉管递进了一寸,怒道:“你那点小伎俩,岂能够骗的了好汉爷爷我?快说,你到底在做什么?李吉还活着吗?”

“李吉?”矮丘乙郎瞳孔放大道:“你,知道李吉?”

郝汉笑道:“我是天上下凡神仙,自然知道。快说,否则我送你进地狱。”

矮丘乙郎却一咬牙道:“想做恶人,就不用怕什么地狱。既然失败了就成王败寇!”说着头一挺,噗呲一下喉管正扎在细杆枪的枪尖,登时气血四散,一下死了。

“死有余辜。”郝汉皱皱眉,用枪挑开田豹和矮丘乙郎的衣衫,想要寻找摘星牌。却把田豹的假胡须和头发都剜掉了,果真是个壮年男子。

不过,将他们的身体都扒光了,没有找到。

郝汉寻思他们估计还没拿到摘星牌,转头见果然是个地下的密室,面积长宽竟然十米有余。身后是通往方才大堂的上去之路,那对面呢。

郝汉疑惑着往前走了二十米,一转弯,忽然听到有少女喘息之声。仔细一看,见对面有一个铁栅栏的小牢房,铁门用大锁锁住,里面关着十来个妙龄女子,其中五六个,是自己在桃花山上见过的。便问道他们是何人?

那些女子却摇头不肯说话。

“放心,那矮丘乙郎和田豹都被我刺死了。”郝汉大叫道。

女子们都瞪大眼珠,仍旧不信。

郝汉只得将矮丘乙郎和田豹尸体都拖过来,踢在监牢门前。

哇的一下,女子们都哭了起来。

郝汉看不得,一枪挑开牢门大锁,将门打开放她们出来。从她们断断续续的话语中,得知矮丘乙郎和田豹都是拐卖女子的,年纪小的用来勾引男子,年纪大的就直接杀掉。

郝汉一惊,了解到,其中三四个说是外地的,剩下的都说是青州地面人。就对她们道:“如此这样,你们快回自己家去吧。家里人找不到你们,必定着急。”

几个女子却不走,指着一旁的柜子里示意有东西。

郝汉用枪挑开,却见里面都是金银,便让女子都分了。自己也留下了一包。

几个女子转身顺着暗道走了。

郝汉背着金银出了大厅,来到门口,招呼把守的小喽啰走。

那小喽啰却调笑道:“大王用了这么长时间,一定享受到了无限的春色吧。”

郝汉苦笑道:“走吧。”

几个小喽啰在前面趾高气昂的便走。

“不要让贼匪跑了。”

忽然一片喊杀声。

郝汉转头一看,周围黑压压的一片官兵朝着自己围攻而来,脚步踢踏落在地上的桃花,再翻飞起来。转眼间,官兵便来到十米开外,举着刀枪便来。

郝汉提枪怒道:“你们不去抓那落花庄的田豹,何来抓我。”

冲在当头的官兵道:“田豹和我们老爷有交情,要作死了你,当做天地星号人,送到东京高太尉处。”

他们说着,一瞬间,砍倒七八个小喽啰。

郝汉一怒,将金银扔在地上,抖开走水绿沉枪与他们相对。一枪下去扫倒一片,又一枪下去扫倒另一片。哗啦啦的,竟然冲到了桃花江水中。一时,水花飞溅,连同桃花花瓣飞舞。

恍惚间,郝汉觉得竟然跟自己梦境一样。

不知扫到多少人身上,越来越累。郝汉觉得筋疲力尽,已经坚持不住了,再上来三四个人,就会被他们挑破肚皮当场死去。放弃?放弃。郝汉甚至在这一刻,觉得自己就要放弃。忽然隐约中看到一个女子从对面而来,当面叫了一声:鸡。

要说是别的字,郝汉可能估计再也醒不来。

但是这个字。

实在是,无数次在他梦里出现。

因此,郝汉忽然的醒来,王霸之气陡然增加,挥手又扫到了一片。

“兄弟,我来了。”

忽然听到喊声,却是李忠哥哥带着桃花山喽啰冲了下来,一下子将官兵冲散了。

“哥哥。”郝汉身体如烂泥,双手一撒,走水绿沉枪一下掉在原地。眼前一黑,无有知觉。

等郝汉醒来,发现自己已经在山寨里,周围一帮小喽啰。当中是李忠,他提着从矮丘乙郎那里得来的金银笑道:“兄弟,有钱啦,你可以继续相亲啦。”

郝汉听罢,大笑起来。

小喽啰们也都大笑。

接下来,一日挨一日,郝汉仍旧下山相亲,却没有遇到合意的,渐渐有些心灰意冷。这天上午,他想让喽啰们不再去寻找。

那喽啰却笑道:“大王,今天是最后,跟我下山去吧。”

郝汉本是不愿意。

“呃。”李忠也劝道:“你去吧,没准最后一个才是缘分呢。”

“好吧。”反正郝汉在山上也是呆累了,便跟小喽啰下山。当走到了桃花村中,他猛然察觉出点什么,问旁边的喽啰:“今天是哪家?”

喽啰道:“今天是桃花庄刘太公之女。”

啊?

郝汉吃一惊,你这小喽啰没看过水浒传,我还看过水浒传呢。《水浒传》说周通就是在这刘家庄的刘太公家,被鲁智深结结实实的暴揍一顿,今天怎么安到他家了?因此叫道:“不好,不如我们先回去寨子吧。”

喽啰皱眉道:“平常,寨主您都是勇猛向前,真是一副银枪小霸王,霸王硬上弓的表情,怎么今天就是霸王卸甲了呢?”

郝汉想了想,想不到推辞的主意,就糊涂应付道:“你不知道,我们当寨主的。每个月都是那么几天,心情十分不舒畅,容易脾气暴躁,因此我怕把那女子打了。所以,我们回再去吧。”

谁知道喽啰阻拦道:“寨主不知,这刘太公乃是汉高祖刘邦嫡系孙,这是女儿也算是金枝玉叶,您不尝尝?”

郝汉一惊,自己这个小霸王自认为是项羽气质,所以一听到刘邦就生气,一时霸王的气质上身,寻思不就是一顿打么,对小喽啰道:“那就去见见。”就带着喽啰走进刘太公庄。

见刘太公正站在那里,一派心有成竹道:“请寨主进洞房。”

郝汉暗想:我他妈明知有诈,还去?只是对刘太公道:“泰山,咱们是真的是刘邦孙吗?”

刘太公点头确实。

郝汉道:“实不相瞒,我祖上与刘邦有深厚交情,我念及恩情,悔不该贸然将太公之女霸占,假如能让女儿出来见我一面,我便取消这门婚事,你觉得如何?”

刘太公疑问真的吗?

郝汉点头道:“好汉不打诳语,真的。”

刘太公踌躇一会儿,正寻思自己要不要把女儿叫出来。

“刘太公不要听这强人的胡话,他在骗你。”一个胖大的黑和尚从里面窜出来,举手便朝郝汉就打。

郝汉见得,正是鲁提辖剃了光头,成了鲁智深,忙喊:“鲁提辖哥哥停手。”

鲁智深收手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郝汉连忙解释,自己与李忠相遇的过程,多从李忠哥哥那里听到了鲁提辖哥哥的英雄豪杰,因此方才猜的,没想到果然就中了。

“恩?”鲁智深皱眉道:“我变成了这样,你还认得?”

郝汉只是说自己日夜想见鲁提辖哥哥,因此都在自己心中形成了一个轮廓,所以能够一下猜准。转口,又连忙叫小喽啰去桃花山请李忠下山来。

“完喽。”刘太公双手一拍大腿道:“他们是一伙的。”

不一时,李忠下来山,来到刘太公庄,见到鲁提辖兴高采烈欢喜不已。将所有的事情与鲁智深说了。

“这么回事儿。”鲁智深对郝汉道:“小霸王兄弟,那这样,我帮刘太公便要跟你说个清楚,他只有这一个女儿,还要招贤婿养老的,所以你放过她吧。”

郝汉觉得能得到鲁智深的原谅也是件大好事,不过自己费了这么大的周折,都是为了这刘太公的女儿,今天不看看正主,是说不过去的吧。便对鲁智深道:“哥哥,既然你答应了,我也给你面。但是我有一件事,因为是小喽啰替我相亲,我认为和这个女子还是有缘的,我只需见她一面,我便答应你了话。”

鲁智深呵呵一笑道:“见一面倒也无妨,我在这里,想你也不会动手动脚。”

刘太公在一边却皱眉道:“如果说你们不是一伙的,我还有点相信。但现在你们是一伙的了。如果是让这周通大王见了,不会改念头抢我小女走吧。”

郝汉转头大笑道:“太公,还不知道我鲁智深哥哥英雄侠义之心。他既然答应你,那便把这桃花山扳倒也必定答应你。”

鲁智深听了郝汉夸赞很满意,让刘太公将小女请出来。

刘太公吹了吹胡须,也只好用将他的小女子拉出来。

女子十七八岁妙龄,身着粉白衣裙,桃花一般。出来后对众人拜两拜,目光与郝汉相对。

郝汉一惊,这女子粉面桃花般,不是和自己梦中那女子一模一样吗?因此止不住对她大叫了一声:鸡。

刘太公之女也是一惊,问道:“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小名?”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