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心灵赞歌

更新时间:2019-10-08 14:34:54

心灵赞歌 连载中

心灵赞歌

来源:落初 作者:王子的花生 分类:灵异 主角:安危文明 人气:

《心灵赞歌》是王子的花生写的一本灵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心灵赞歌》精彩章节节选:这世界由何而来,又由何而去?神魔到底是什么?人类的发展是否有人在操纵?那里才是世界的尽头?身为人类的我们究竟该怎样面对我们的过往?这是一篇人类奋进不屈的乐章,这是一部百折不挠的童话,这是一曲荡气回肠的歌谣,这是一段儿女情长的佳话,这是一个年轻热血的舞台。这是一本关于守护者的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郑宇在努力的“看”着周围的一切,可总也什么都看不到。他也想静下心来,可是脑中,总是时不时的想起亲人惨死的一幕。每当闭上眼睛,母亲就会出现在他的脑海。他很迷茫,不知道别人是否也会有同样的经历。

修炼的光阴总是枯燥而乏味的。在这个封闭的小空间中,他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也感觉不到空间的变化,更感觉不到生命的气息。孤单笼罩着内心,也让他悲痛变的更加荒凉了起来。

如果不是因为,灵魂时时刻刻都处在被滋润的状态,他恐怕就像一个犯错的战士,被关了无休止的禁闭,内心早已奔馈。他拼命的想让自己静下心来,可越是这样,思想越是像脱缰的野马一样,四处奔逃。

时间过了好久,久到郑宇内心的伤痛慢慢平复,久到他不再抱有任何幻想。终于,他的心灵一片空洞,他看清自己的周围,也看到了不远处的点点蓝光。这蓝光在一片白色中,是那么的耀眼,那么的美丽。

他伸出手去,想要抓住那些光点。可每当他靠近,那些光点就会四下跑开。他尝试着去想着它们,然而心中却无法出现那些光点。无数次的试验,无数次的失败,直到某一天,远处出现了一个黑洞,他被吸了进去。

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离去的瞬间。一个脸庞出现在了空间之中,赫然是离。他看着离去的郑宇,说道:“守护者牺牲的已经太多了,就由你来改变这个世界吧!下次再见面,我会好好补偿你的。”

郑宇感到了一阵的撕扯,等他再睁开眼,已经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魂阔在旁边看着他,看来他的确信守着自己的承诺。郑宇的脸上有点发烫,他不想看到魂阔失望的眼神,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身为巫王,郑宇的一切自然瞒不过魂阔的眼睛。魂阔有些怜悯的看着郑宇,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或者他也不会安慰。人族的希望,就这样破灭了吗?定了定神,他问道:“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

声音有点温柔,却没有了来时的恭敬。毕竟,一个不能彻底觉醒的人,是无法成为王者的,即便他是先辈们选定的。郑宇的神色有点黯然,声音有点发苦:“我已经无路可去了。”自已家破人亡,连报仇都没有了门路,那里还能有什么去处啊!

魂阔看着郑宇,想了想说道:“要不,你就留在这儿吧。我身边缺少一个仆从,虽然比不上那些武者的强大,但也是无人敢惹你的。”在他想来,一个巫王的仆从,是好多武者都梦寐以求的,何况是个普通人。

谁知郑宇听了这话,忽地站了起来。是啊,自己虽然做不成巫者,但总可以做个武者吧!可是神帝和武重那般强大,自己又辜负了别人的信任,恐怕不会收自己。那……对,就找他,那个当初救自己的大帝,可他叫什么呢?好像只听那魔族说是什么最接近神的大帝。

他急忙问到:“大爷,您知道谁是最接近神的大帝吗?”大爷?这个称呼让魂阔一愣,他是巫王啊!目前心族的第一高手,有多少高手想做他侄子都不敢提。现在居然冒出个凡人叫他大爷。他苦笑了一下,说道:“你是说阴阳吧!”

“对,对,就是他,您能带我去他那儿吗?”郑宇问到。

魂阔的心中气结,他是巫王啊!虽说是与大帝平级,但是论战力,一般的神都不一定是他的对手。他就在眼前,这小子居然要去找别人。你就算装一下,想拜我为师,被我拒绝然后才去找大帝不行吗?有什么比被无视自己更让人不能接受。

他面色一变,冷哼到:“不能”。本来心情大好的郑宇,被弄晕了,他结结巴巴的说:“为什么?”魂阔冷笑道:“不为什么,老夫不爽”。这下郑宇没招了,他用手抓着后脑勺,喃喃的说:“要不,你就送一次呗!”

正说着,远处飞来一只天马。马上一个英俊的男人含笑而坐,正是他们口中的大帝。

魂阔撇了一眼大帝,阴阳怪气的说道:“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啊,正好这小子要找你,赶紧带走吧,我还有事,就不奉陪了。”说完,转头走出了大殿。

再次看到了大帝,郑宇非常的激动。一来这是他的救命恩人,二来,他如果真能拜师成功,那么这就是他的师父。他正要开口,大帝却制止了他,说道:“回我那儿再说吧。”说完,纵起天马,带着郑宇离开了灵魂圣殿。

守护者之界帝府

在小客厅的中央,摆着一张案台。两杯热茶正散发着沁人的清香,大帝和郑宇相对而坐。郑宇无心感受茶的香气,只是呆呆地望着大帝。心里盘算着,该怎么说,大帝才能收他为徒。

大帝轻轻地品着茶,嘴角含笑,透着无比儒雅的气息,让人感到沐春风。郑宇的事情他全都看在眼里,心里也在为他叫屈,可脸上仍是那付波澜不惊的笑容。他在等,等着郑宇先开口说话。

郑宇终于忍不住了,这种气氛让他心里十分没底。他踌躇着说到:“我的事情,可能您也知道了。我也不想的,可无论我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接受传承。我不想回去,回去就是死。更重要的是,永远都无法为我的亲人报仇了。所以,我想拜您为师。我一定会好好学的。”

郑宇没有得到传承的事,是武神王告诉他的,武神王让他好好照顾郑宇。可没想到,郑宇竟然要拜他为师。按理说,照郑宇这个年纪,早已过了合适的年纪,可现在这种情况,却让他有点不忍拒绝。

微微沉默了一下,大帝的表情又恢复如初。他看了郑宇一眼,低头品继续品着茶。郑宇的脑门上渗满了细密的汗珠,他忐忑不安的看着大帝。良久,大帝说话了:“给我三个不得不收你的理由。”

郑宇皱起了眉头,咬了咬牙,说道:“学习武技,我只认得神帝、武神王和您。他们两人极别太高,不可能收我为徒。即便收了,也没时间管。您是最接近神的人,想来应该不差。再说了,您去救我,说明他们让你管我。”

大帝听的有点好笑,他怎么听都觉得是在说自己弱。虽然是事实,但这人这么不会说话,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激将法,就想听听他再说什么,轻吐了一个字“一”。

郑宇暗松了一口气,他刚才真是赌了一把。如果大帝真不想收他,他今天肯定没戏,所以他想试试对方是不是反感他,现在看来,这事大概能成。

他略一思索,诚恳的说道:“我要报仇,大多数的人类不了解自己的过往。可我不仅知道了,而且还和他们有深仇大恨。我想报仇,不仅为了亲人,也为了人类,更为了那些死去的英魂能够安息。”

大帝一听,心说:好家伙,敢情你不傻啊!这么一个帽子扣下来,别说我了,神帝也受不了啊!要不收你为徒,那我岂不是不为人类着想,不让前辈英魂安息的了?且看你第三条理由是什么?难为难为你。他看了一眼郑宇,笑意盈盈的说道:“二”。

看到了大帝的笑容,郑宇的心开始发慌了。他记得,救他的那天,大帝对付魔族时,就是这种笑容。他知道自己的小聪明有点过头了,他开始觉得大帝的笑容有点冷,绞尽脑汁的思考起来。

正在这时,一阵香风飘来。人未到,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已经传来:“老公啊,我刚从龙域回来,我可听说了。那个秦朗也快到突破关头了,你可得加紧点。要是让他先突破,姐姐又该开始在我面前显摆了,我可丢不起这人。要是你落后了,哼哼,有你好受的。”

郑宇明显看到大帝打了一个寒颤。这时,一个绝色佳人有些着急的冲了进来,因为来的太快,没有注意到郑宇。

郑宇暗一拍手,机会来了。他高声说道:“我已经无处可去了,又要报仇,只有您能收留我。因为每一个善良的男人,都有一个美丽、善良、温柔而且贤惠的妻子。”

大帝听了这话,只想抽他,什么跟什么呀!自从两年前妻子看了人类世界的实录之后,好好的一个人就变了。也不叫相公了,开始叫老公,而且对自己是各种欺负。

以前生气了,只是使使小性子。现在好了,人类世界整老公那套他全会了,自己看见就发悚。害得自己都变成人类世界的妻管严了。他刚想说什么,那女子却已经先说话了:

“好眼光!我老公这人吧,没什么别的优点,就是特别善良。以前有句话就是说我老公的,‘扫地恐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至于我嘛,那些美丽、善良什么的,只是我的一小部分优点,其他大部分的优点,还有待大家更多的发现。呵呵!”

说完,才发现有人,纳闷到:“哎,你是谁呀!”

大帝的脑门上有了黑线,真是一世英名全毁老婆身上了,还没等他开口。郑宇先说话了:“我是来拜师的,刚才那是最后一条理由。”大帝一听,完了。这关人家算是过了,再想为难人家,恐怕自己先受难了。

果不其然,只听那女子说道:“拜师?拜师好啊!师娘跟你说,你的这些师兄弟啊,一个个见了师娘恨不得马上就跑。虽然我是长辈,可我平易近人,丝毫没有架子。当然,因为长幼有序,你们这些小辈,总不能老是和我聊天。但像你种实话实说的人,太少了!

你们做小辈的,要敢于说真话。敢于发现别人身上的优点,这样才能进步的,对吧!”大帝已经扭头了。郑宇心中发笑,敢情这师娘还是个话唠啊!就顺着她说道:“师娘所言极是,郑宇非常愿意聆听师娘的教诲。”

那女子一听这话,眉毛就是一挑,抓起大帝的杯子,一口把水喝光。大帝一看,这是要喝点水成心说啊!这人丢的啊!他赶紧说道:“郑宇啊,你先下去吧!明日你正式拜师,师兄弟们都会来。先让人带你到府里转转,省的到时候出洋相。”说完,叫来了下人。

郑宇随着下人走出了客厅,还听那女子说道:“我还没说完呢!”他心下有些好笑,也有些侥幸,但无论如何,这对他来说,都是一个新的开始。而守护者之界,也终于慢慢的向他拉开了面纱。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