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毛脚道士

更新时间:2020-11-24 17:38:53

毛脚道士 连载中

毛脚道士

来源:落初 作者:咸火腿 分类:灵异 主角:张婶张 人气:

完结小说《毛脚道士》是咸火腿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张婶张,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鬼怪能怎样?渡了就是!妖魔又如何?降之不难!妖魔鬼怪都是人心所致而已。只是这鬼可渡,妖可降,唯人心难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何建平来到姜禄阿公的床前仔细观察着,这一看他心中不由得一紧。

姜禄阿公惊惧的脸色,丝毫掩饰不住眉间那阴沉到浓郁的黑气。顶上三魂躁动不安,大有离体而去的迹象。七魄之中被一股鬼气缠绕,不断的侵蚀着那本已经衰败的精魄。

“鬼阴锁魄,这可是不死不休的局。”何建平心中大惊,姜禄阿公即便熬过这一劫,只怕也。。。。。

对于姜禄阿公,何建平是很敬重的。他做的善事不少,一直都倍受乡民的爱戴。到了晚年,落下个下肢瘫痪不说,现在还被恶鬼缠上。何建平心中为姜禄阿公叫着不平,可却改变不了什么。

“建平啊,我恐怕是熬不过这一关了,我请你来,是想你帮我为我家人消灾避难。”姜禄阿公看见何建平,马上开口说道。

“禄阿公,千万别这么说,你功德不浅,吉人自有天相的。”何建平开口安慰道。

“你就别安慰我了,我也是学了一些三脚猫功夫的,我自己的情况,我清楚得很,只是希望不要连累到家里其他人。”姜禄阿公虚弱的说道。

“禄阿公,这恶鬼怎么缠上你呢?”何建平问道。

姜禄阿公胸口剧烈地浮动起来,可是最终还是只摇了摇头。

“禄阿公,你不要害怕,我虽然不才,但拼尽全力,也会护住你家的。”

姜禄阿公的眼睛缓缓闭上了,好像有些累,何建平见状,也只好出了房间,让他先好好休息一下。

何建平来到屋外,找了一个地方就坐了下来,眼光有些涣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建平,我有件事我有点搞不懂,为什么我看见那个鬼,觉得有点熟悉的感觉?”赵秋这时候把心里的疑惑说了出来。

“哦?”何建平听到这句话,眼睛一亮,说道:“那你仔细记一下,你的先人中有没有跟禄阿公有过节的?”

赵秋仔细想了会,无奈的说道:“这个我真不知道了,阿公阿婆我都没见过,我爷老子死之前,我还记得受过禄阿公不少恩惠。我那跑了的娘亲,我更是不知道了。不过他跑之前好像没有跟谁有过口角啊。”

何建平顿时又焉了下来,随口说道:“那估计是哪天走夜路的时候碰到过。”

赵秋顿时尴尬之色就露了出来,坐在旁边也不好说什么了。

姜家的东西准备得差不多了,何建平竭尽所能,在屋外布置了不少符阵,屋里更是可以用密不透风来形容,只要那恶鬼来,何建平有把握让她有来无回。

布置完后,何建平也没有回家,直接在姜家住下了,赵秋也沾了光,姜家把他留下了。

当夜恶鬼没有再来,只是何建平心里有些感觉,明晚那恶鬼必定会到。

白天,何建平暗中作法,一遍又一遍的清理着姜家残留的暴戾之气和阴气、姜禄阿公自昨晚以后就再没开口说过话。这个状态何建平十分担心,却也无计可施。

姜家的异状,自然引来了众人的目光。只是此刻姜家闭门谢客,也问不到情况。但是围上来的乡亲越来越多以后,何建平不得不随便编了一个幌子,把众人糊弄离开,并且叮嘱,这几日晚上不要出门。对于何建平,乡民们还是比较信服的。

姜家人准备了非常丰盛的晚饭,可是在场的人都没有多少食欲。饭毕后,何建平耐心的在姜家老小所有人身上划下了灵符符文。在姜禄阿公身上,何建平给他戴上了一尊玉佛。

确认过准备的法器后,何建平就在房子前席地而坐,眼观心,心观鼻,气定神闲的打坐等待恶鬼的来临。

子时已入,四周阴气到了最浓郁的时候。何建平身边吹起了一阵刺骨的阴风。他知道,那恶鬼来了。

他稳定了身形,开了天眼。可是那恶鬼一副让所有人都知道他来了的样子,并没有隐藏鬼体。在何建平身旁的赵秋吓得连连后退,全身控制不住的发抖着。

“小道士,让开!”那红衣鬼影冲着门前的何建平说道。

何建平被围绕在那鬼影身旁宛如实质的戾气和怨气压抑得全身生疼,赶忙运转道法护住身体。开口说道:“恶鬼,劝你现在自入轮回,不要落个飞灰冥冥的下场。”

“哼!”那女鬼冷哼一声,不再理会何建平,直接往姜禄阿公的房间飞去。

何建平马上在桃木法杖上一点,瞬间法杖就朝那女鬼后背飞去。只见那女鬼头也不回,衣袖一挥,法杖就倒飞回来。这时闷雷声响起,一道天雷直直的劈在了女鬼头上。

那女鬼被天雷劈得青烟直冒,但是她好像感觉不到痛,去势依旧不减。何建平心中惊讶,他没想到这女鬼居然强悍如斯。不容他多想,女鬼身子马上就要穿窗而过了。

何建平马上运转法力,提着桃木杖跃身而起,口中法令频出,砸向了女鬼。女鬼的手已经伸出,一掌拍在了贴满符纸的窗户上。窗户顿时金光顿起,遇到鬼气,符阵被激发了。一道金光从符阵上射出,不偏不倚就击中了女鬼的胸口。女鬼终于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叫声,瞬间被击飞了。此时何建平的桃木杖正好迎上了她飞出的身体,重重的砸在了女鬼的腰间。

女鬼重重砸到了地上,何建平哪会放过这个机会,手上法印结起,伴着法令,一道金光化成的符文就从何建云指尖飞出朝女鬼印了过去。女鬼此时刚抬起头,看见符文,明显有了些怒意。冷哼了一声,手抬起,随手那么一挥,那道符文居然应声而碎。

这时赵秋按照何建云之前的交代,端着黑狗血,就要泼向女鬼。女鬼转头,眼中幽光一闪,赵秋居然觉得身体突然就动不了了,黑狗血也倒在了地上。

不待何建平有其它动作,女鬼一拍地面,又飞向了姜禄阿公的房间。这次她同时向窗户拍了两掌,金光再现,窗户纹丝不动。女鬼大怒,发出了一生历啸。

何建平再次提起桃木杖攻了过来,这次桃木杖上泛着金光,金光上符文涌动。

女鬼不敢大意,转身运转法力,和何建平纠缠起来。

“小道士,你这样保这个老东西,有意义吗?他还能活几天你难道不清楚?”女鬼阴冷的说道,

何建平手中桃木杖飞舞,说道:“天道轮回,皆有定数,我在一刻,就不会让你个恶鬼害了他性命!”

“哈哈哈…”女鬼一招,逼开了何建平的同时,发出了异常刺耳的笑声。“小道士,不管我能不能进入这房间,里面那老东西都会死于我手,何不让我抽了他的魂,给他一个干脆?”

“想得倒美,如若他阳寿未尽,我自有办法救他,即便是阳寿尽了,禄阿公的魂魄,也不能让尔等阴暗之物污了?”

听到这里,女鬼又发出了一阵大笑,这笑声让人无端的心里难受。

突然,笑声骤止,女鬼眼中红光一闪,厉声说道:“小道士,你毕竟只是凡胎,要是我现在杀他们,你能救下几个?”女鬼的手指指向了聚在一起看着这里的姜家众人。

何建平心中顿时一紧,和女鬼过招,他也确实知道女鬼的厉害,要是女鬼胡乱杀人,何建平还真没把握能全部救下。他心中暗恨自己低估了女鬼,口中却说道:“大不了鱼死网破,你应该也知道,我若舍弃一切和你同归于尽,你一个人也别想碰到!”

这次轮到女鬼吃惊了,她没料到何建平有如此决心!

“你觉得值得吗?我知道你在这屋子外面布下了天罗地网,可是我却还是进来了,你以为我怕灰飞烟灭吗?”声音变得疯狂起来。“我只想杀那老东西一个,别逼我杀他全家。”

“不要!”随着一阵门响,传来了一个虚弱的声音。众人发现,下肢瘫痪的姜禄阿公居然下了床,用手支撑着身体爬了出来。

“放过我家人,我的魂你拿走就是”姜禄阿公说道!这时他的子孙们马上跑了过去,把他扶了起来挡在了身后。

“都让开!”姜禄阿公说道。“建平,停手吧,让她来取魂吧!”

众人都要来劝姜禄阿公,那女鬼再一次的笑声打断了所有人的话语。

众人的目光都落到了她身上,只见她面像突然变换起来,一转眼就变成了一个妙龄女子。面相清秀可人,柳叶弯眉,大眼睛中透着俏皮的亮光,樱桃小嘴上挂着微笑。若这是她本来面目面貌的话,真是一个罕见的美女。

只见她朝姜禄阿公一笑,说道:“禄哥哥,你认不出我了吗?”

“啊,是你?”一声尖叫,却是禄阿婆口中传出。姜禄阿公却显得并不意外,只是说了一句:“我早知道是你了。”

女鬼没有理姜禄阿公,只是朝着禄阿婆说道:“可不是我吗?秀姐姐!”

禄阿婆推开了众人,走到了女鬼跟前说道:“你不是不见了吗?怎么会变成鬼来害你从小青梅竹马的禄哥哥?”

这些突如其来的变化,都惊住了众人,连何建平在内,所有人都不再有动作,只是静静的看着。

“秀姐姐,看来你也知道,当年我喜欢禄哥哥啊。”女鬼说道。

禄阿婆点点头,当年眼前这女子是乡里最漂亮的,追求的人不少,可她却钟情于姜禄,只是后来突然不见了,姜禄也娶了自己。

“秀姐姐,当年啊,其实禄哥哥也喜欢我的,我们早就私相授受,只差一场酒席了。”女鬼继续用清秀的声音小声说道。脸上还漏出了不好意思的表情。

“啊!你们……”禄阿婆被惊到了。

“我相信禄哥哥一定会娶我的,我就给自己做了一件喜服。”说着张开双手左右转动了一下,显然她身上穿的这件就是她为自己结婚准备的喜服。“那晚我穿着它,到了我和禄哥哥经常幽会的山头,要禄哥哥看看我做的喜服漂不漂亮。可是禄哥哥一点都不开心,我吓坏了,问他怎么了。他说他要结婚了,新娘就是你,秀姐姐。我当时就哭了,问他为什么。他总是摇头不说话。我说那我要去找你,告诉你我们才是一对。”女鬼说到这里,情绪有些激动起来。

突然,他一下变回了厉鬼的样子,声音也恢复了之前的阴冷:“就在这个时候,我最爱的禄哥哥居然对我下起了狠手。他用石头把我砸死,看我穿着红袍,怕我变成厉鬼报复他,他用乌木钉钉住了我的天灵盖。镇住了我的魂魄。这样他还是不放心,把我倒埋在了一个阴阳逆转的阵法内。让我永世不得超生。”女鬼气息急促起来,那暴戾和怨恨之气浓郁到了极致。

“可是禄哥哥,你不该把我埋在那阵法的阳眼里啊,那是阴阳逆转阵啊,阳极生阴的,虽然我魂魄被你镇住,可是阴气能滋养鬼魂啊!”

听到这里,所有人都被震惊了,一向以大好人身份出现的禄阿公做了这样的事,谁都接受不了。可是禄阿公的神色,却说明了女鬼说的都是对的。

何建平彻底蒙了,这一切他真的很难接受。

女鬼没管其他人的表情,一直在那说着:“多亏了这场暴雨,把阴阳逆转阵冲塌了,把我的尸骸也冲了出来。”突然女鬼转头看向赵秋说道:“你往日里偷鸡摸狗的,却真是有副好心肠,看到我的尸骸你居然想到的是把我埋起来,也多谢你,帮我把天灵盖上的乌木钉拔掉了。你给我选的坟地我很喜欢,正如你说的,后背有山,前面有水。谢谢你!”说完,居然朝着赵秋深深鞠了一躬。

赵秋和何建平心中都明白了,为什么见到女鬼,赵秋有熟悉感。

禄阿婆此时两眼呆滞的看向了禄阿公,可是禄阿公却把头低下了。

“秀姐姐,你说我该不该来找禄哥哥呢?”女鬼看着禄阿婆说道。

禄阿婆突然就哭了起来,哭声中透着失望和沧桑。

突然,女鬼手掌向禄阿公一招,禄阿公的魂魄就被他抓在了手中。这一变故就在那么一瞬间,谁都没想到女鬼会突然发难。

“姜禄,虽然你中了我的鬼术必死无疑,但是难解我心头之恨啊,我那么爱你,你却亲手将我杀死,还把我封了那么多年。我现在亲手取你的魂,还你当年的恩德”

女鬼转头看向何建平说道:“小道士,你现在可以杀我了,不过我告诉你,善恶不是你用眼睛可以看清的。动手吧!你发力高深,别让我太痛苦!”

何建平在女鬼抽魂那一下就已经祭起了桃木杖,只是女鬼动作太快,他根本来不及救。此时女鬼这样一说,他却不知到底该怎么做了。

就在此时,在禄阿公尸体旁边,打开了一道光门,这道光门,除了女鬼和何建平,没人能看到。光门中走出了勾魂二使,对女鬼说道:“苏玲,你大仇已报,凡事已了,跟我们去地府受罚后重入轮回吧,至于姜禄,一并带入地府受罚。”说完,女鬼和禄阿公的魂魄就进入了冥门。

二使转头对何建平说道:“何建平,你功德颇高,这是地府诸君奖励你的。”说完朝何建平一指,何建平先是一愣,马上就弯身拜下。

冥门关闭,何建平直起身子。他知道刚才那一幕凡人是看不到的。于是对众人说道:“各位,女鬼已抓入地府,禄阿公也跟随去了地府,不管怎样,办好禄阿公的后事吧……”说完,就开始收拾东西。

他本来想安慰下姜家人的,尤其是禄阿婆,可是却无从说起,有些事,不是安慰就能凑效的。

经过姜禄阿公的事,何建平收获很大,不只是地府的奖赏,更是对天理的认知。

不过另一个人收获也挺大的,那就是赵秋,禄阿公的事完了没多久,一个逃荒的女子居然留在了赵秋家,和赵秋结成了好事,赵秋也一改之前的习气,不再偷鸡摸狗,好吃懒做。一年后还喜得一个大胖小子,把他家香火延续了下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