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鬼眼巫夫

更新时间:2020-11-24 17:24:28

鬼眼巫夫 已完结

鬼眼巫夫

来源:落初 作者:疏月 分类:灵异 主角:杜鹃花江洪明 人气:

《鬼眼巫夫》是疏月写的一本灵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鬼眼巫夫》精彩章节节选:他不知来自哪里,也不知去往何处身赋神秘异能,却不知天大地大,何处才是容身之所一桩桩,一件件匪夷所思的谜案背后隐藏着怎样的惊天秘密一个平凡的时空,却经历了一段奇幻诡异的经历他与她的命运牵扯,终究该以何种方式落幕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秋日的天气,总是很难让人猜测。

早上明明还晴空万里,此刻却已暴雨如浇,瓢泼而下。

我站在酒店门口,看着早已被雨水淋湿的天地,还有公路上匆匆而过、溅起漫天泥水的车辆,心情如同漫天浮起的薄雾,只觉憋闷的难受。

身后,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我无意识的转头,还未看清是谁走的如此匆忙,便觉眼前一晃,下一秒时,“啪”的脆响传入耳膜,右脸在短暂的麻木后,散发刺痛的感觉,耳边再次响起郭琳刺耳的尖叫,“贱女人,你不就是我男朋友穿了不要的破鞋吗?有什么了不起的,丧家之犬还自以为是,你以为我就怕了你吗?告诉你,从今天开始,我与你的仇恨不死不休,不死不休!”

我看着郭琳狰狞可怕的面孔离我越来越远,是江洪明拼命将她往酒店的大厅里面拽,但她的力气显然也不小,好几次险些挣脱他的手再次朝我扑来,那模样像极了发现猎物的野兽,只教人心中发寒。

原以为他们已经离开了酒店,不曾想还留在酒店里,居然还趁我不备给了我一耳光!我缓缓抬手,抚了抚有些发烫的右脸,眯着眼睛慢慢朝郭琳二人走去,她似感觉到我身上逐渐凝聚的怒意,尚未平复的杀气再次滋长,居然反手一巴掌掴在江洪明脸上,猝不及防下打的他一个趔趄,退后几步方才站稳。

而在这个空隙之间,郭琳又如野兽朝我扑来,高跟鞋急促摩擦地板砖的声音听起来尖锐刺耳,和她的声音一样,毫无柔情可言。

我原不算善类,无端被人打了一个耳光自然不肯善罢甘休,哪怕眼角发现刚刚下来的电梯里站满了人,无数目光落在空旷大厅里的这场闹剧上,也没有就此罢手的打算,否则也太便宜江洪明这对极不受我待见的男女了,没理由他们劈腿还要继续欺负我的道理,那不显得我太窝囊?

所以,瞳孔中郭琳的身影发疯般扑上来的时候,我也下意识加快脚步,柔软的鞋底在地面上奔跑的声音近乎于无,身形却快速移动,几乎与对面的郭琳同时到达酒店大厅的中心地带,两双带血的眸子彼此对视,四条手臂毫不留情的对撕过去。

没想到的是,郭琳看起来娇小玲珑,力气却大的惊人,与我拉扯之间,右腿倒勾,突然朝我的小腹踹了过来,慌忙退让的我顿时失了先机,她反手一抓正好拽住了我的长发,感觉头皮猛然吃痛,我暗吸一口冷气时,便觉眼前一暗,一条身影从侧面快步走来,身形优雅的旋转时,已将占了上风的郭琳推了出去,她发出“哎呦”的惨叫之声,砰然落地。

我咬了咬牙,心想今日真是倒霉,脸上挨了巴掌不说,头皮也险些被那疯女人扯裂一块,幸好世上总是好人多,英雄救美这样的好事终于落到我头上一回,心中略微安慰。

可当我站稳身形,稍微整理了一下乱糟糟的头发和衣服,目光转向这位“英雄救美”的好人时,瞳孔微滞,身躯也略微僵硬。

西装笔挺的男人沉默的看着我,眼神依旧幽冷无光,毫无暖意。

我咽了咽口水,故意扭头去看郭琳,她这一跤摔的不轻,此刻脸色发青的瘫在地上,数次想要爬起来都因鞋跟太高扭到右脚脚裸而无法支撑,汗水顿时如雨而下,半晌才扭头朝愣在身后的江洪明大喊,“你还站着干嘛,还不过来扶我?”

江洪明如梦初醒,急步上前将她扶起,郭琳人未站稳就不忘继续瞪我,顺便威胁,“你等着,今日之事不会就此罢休的!”说罢,又朝江洪明嘀咕了几句什么,后者脸色有些发白,却还是一言不发的扶着她绕过我们,出了酒店走进暴雨之中。

我看着他们渐渐被雨帘遮挡的身影,不以为然的挑了挑眉,对她的威胁全不在意。因为我和她的想法不同,今日之事不会就此罢休,总要连本带利讨回来的!心中想好后,转头去看我的好邻居“凌凯”,正打算不痛不痒的说句“谢谢”时,蓦然发现他也同我一样在看已经离开的郭琳,目光冷洌,浑身掩饰不住的……杀意。

站在他身边的我没来由有些发寒,虽然门外并没有冷风刮入,但周围的空气却似突然冷凝,颇让我心惊,悄悄退了两步,避开这个气场过于强大的男人,虽然我并不觉得郭琳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恨,但既然有人与我同仇敌忾,我又有何不喜?顿时对他的厌恶减少两分,脸上浮起个客气的笑容说,“刚刚……多谢了。”

他似从失神中惊醒,缓缓回头看我一眼,居然连一个字都没说转身就走。

从我身后急步奔来一个人,手里撑着伞,匆匆追上他大步流星的步伐,快到门口时不忘回头朝我友好的笑了笑,正是凌凯的助理梁晓曦。

我虽同他的上司有些“不睦”,但承蒙他多次关照,连忙回应个温和的笑容,等他们上了刚刚驶来的一辆越野车后,才收起笑容,抚了抚犹有余痛的脸颊,默默走到门口,站在屋檐下等雨停了再走。

不料,我还没站足一分钟,便听车轮轧着地面的声音由远及近,抬头看着已经离开的迷彩越野车慢慢倒回,我微微愣神间,它已停在我的面前,梁晓曦从前排副座摇下车窗,顾不得雨珠纷纷溅在脸上,朝我喊道,“云雅,快上车。”

我怔了两秒钟,目光无意识转向后排车座。

深黑色的玻璃窗完全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况,也不知道凌凯是不是坐在里面,我稍微探头贴近玻璃窗看了半晌,依旧分辨不出里面是不是有人。不过转念一想,以他的性格若在车里,肯定不会这般好心载我一程,莫非是他有事离开,梁晓曦出于男士风度才倒回来载我一程?

事实证明,很多事情容不得我们多想,当我拉开车门朝车里钻时,眼角立刻发现端坐在后排的凌凯,他依旧西装革履,坐姿笔挺端正,浑身冷气四溢,仿佛随时随地都告诉外人:不要靠近我!而且对于我上车一事,他连头也未转,只是靠在车座上,双目微阖,似在假寐。

我心中后悔不迭,此时再要退出去更显尴尬,只能装作没有看到他关上车门,身形却悄悄挪动,尽量贴住车门,与他保持一定距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