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龙脊梁

更新时间:2020-11-23 17:48:06

龙脊梁 已完结

龙脊梁

来源:落初 作者:溪忘 分类:灵异 主角:燕飞叶赫希伊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龙脊梁》的小说,是作者溪忘创作的灵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明走阴暗行舟,切忌搭肩不搭手;绕黑棺倒黑楼,驭尸画符点额头;山有形龙无踪,墓深尸寒主大凶;棺无椁尸红衣,黑气缠身命归西。【我们,结识于河神女棺,探底昆仑山的千年冰川之下有何秘葬、长白山里的小草屋是在等待何人归来、秦岭龙窟和乌孙古国被风暴和沙尘掩埋了什么、古布洛陀神话部落的魔盒究竟有何种神秘力量。普天之下,只有倒斗手艺人才知道的秘密】书友交流群659161791,欢迎土夫子们前来交流风水秘术。(盗墓的故事将会从第二部开始继续上演,《龙脊梁2》将会采用第三人称写法,衔接第一部剧情,感谢各位的支持。第一部番外篇单独看还可以,有练笔成分在里面,与正文关系不大,实际正文卷直接跳第二部就可以了。*ω*)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燕飞!你没事吧,别吓我呀——”

燕飞从树上摔下去,我只觉手上一空便慌了神,也顾不得燕飞的叮嘱就睁开眼睛往下看。只见燕飞浑身张开躺在天井里面,眼睛睁得大大的,死不瞑目一样......仰望着头顶上的夜空,皎洁的月光洒遍周身像是要将他包裹起来。他一动不动,甚至眼皮都没有眨一下。

胖子也睁开了眼睛,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打量了一圈四周,“咦,刚才还冷飕飕的,现在身上又暖和起来了,真他妈见鬼了!”

“燕飞,你该不会死了吧!”我嗓子里带着哽咽,竟然快要急哭了。

“喏~”

燕飞嘴唇动了动,似乎被我的话抽搐了一下,不过并没有对我们说话,而是倒在院子里专注而认真地看着夜空。

此刻夜空的乌云已经被彻底吹散开,颇有些拨开云雾看天明的意境,周围的星河簇拥着一轮将圆的明月,月光又清又冷,照拂在庭院里面,心神宁静又撩人心绪。

见燕飞没事,我跟胖子这才放下心来,一个接一个地滑下树去,猜想刚才的阴兵借路应该是走远了,不然燕飞现在都该死透了......不过我也差点被吓死,要是刚才的时候稍微耐性差一点,恐怕还真就见不到燕飞了。

我们也学着燕飞的姿势倒在了天井里面,地面凉凉的,脊背压在上面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爽感。月光撒在原野里,原野顿时变成了银色的汪洋;月光又撒在菩提树枝上,菩提老树就像披上了银色的缎带一样。

迷离的月光下,我也跟着放飞思绪,随风飘向远方的南京老宅。都说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但现在我躺在这里,想到更多的是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不知道爸妈在家里怎么样了,也不知道二伯他们在新疆找到乌孙古国了没有,我想起了表妹秦瑶,想起了九哥秦楚河,还有那个张家的千年大傻哔张品寒也居然在我脑子里闪了一下。

“胖子,你想家吗?”我很认真的问了一句。

“唉,都大老爷们儿的你还问这么煽情的问题....”胖子努力想做出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但还是掩饰不住他嘴角的一丝伤感。

“好吧,我是有点想家了哩,”胖子嘴上终于服软了,“其实我从小就是跟我妈在一起的,我爸在我十岁的时候就跟我妈离了婚,丢下一家老小走了,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不过我也不想知道,因为我讨厌他!”

胖子似乎有些怨恨,“我妈把我从小带到大,我见过我妈各种操劳的样子,所以也就更了解她吃过多少的苦。我就特别瞧不起我爸这种丢下老婆孩子不管的男人,太不负责任了。”

我也挺同情胖子的遭遇,“胖子,其实不管你有多讨厌你爸,可是你的嘴上不还是叫他一声爸嘛,这就证明你心里其实还有他哩。”

胖子轻轻哼了一声道:“那是看在我***面子上,我才叫他一声爸的。我爸妈离婚的时候,我妈才三十多岁,长得也还很美呢,不知道有多少人帮忙说过媒劝我妈改嫁。我妈全都给婉拒了,她对我说一方面是怕我到了新家受委屈,另一方面就是她心里面还有我爸,心里已经放不下其他的人了。我妈这辈子啊,是彻底耽误在我爸手上啦......”

我听着倒是挺感动的,就问道:“你爸妈离婚中间会不会有啥隐情呢,其实也都无所谓啦,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你觉得你妈快乐就行了呗。”

我看向一旁一直在观察星空的燕飞,自始至终就跟块木头一样,要不是看他时不时的还眨着眼睛,我差点以为这是个活死人了。

“哎,燕飞,你都穿越到我们这个世界几天了,有没有想过万一以后回不去了,怎么办呢?”我看了看有些发呆的燕飞,问道。

“嗯....其实,我觉得以后要是回不去的话,在你们这个世界还挺不错的,”燕飞嘴角突然笑了笑,“至少你们这个世界没有战争、没有饥饿与颓败,相比起我那个时代,真的好多了呢......”

燕飞眼角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失落,又道:“可是......子不嫌母丑啊,说到底...那里还是生我育我的家呢....”

“不过嘛,来到了这个世界,我又认识了你跟胖子两个好兄弟,而且....你们这个世界好多我从没见过的东西呢...总得先痛痛快快的活一场再回去嘛,不然白来一趟呢。”燕飞突然揽过我的肩膀,一脸神往的绽放出大大的笑脸。

“你在那边....呃...我的意思是,你想家人吗?”我轻声问道。

“我早就没有家人了,”燕飞一脸淡然的说道,“从小我就跟陈阳师父长大,一日为师终生为父,陈阳真人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啦。不过....自打师父跟马玉子发生意外以后,世间我便再无牵挂的人了,索性便去参了军,然后...就遇到你们啦。”

“那你师父从来没对你讲过你的身世吗?”我有些八卦的问了一句。

“其实讲过的,”燕飞又重新将双手枕在后脑勺上,像是陷入了一个久远的回忆当中。

“在当年那场动荡的阉党之乱中,东林六公杨涟、左光斗、魏大中、袁化中以及周朝瑞先后被害,仅剩顾大章活着。所以魏忠贤跟许显纯打算立即杀了他,那年九月初,这项决定刚一通过,监狱看守就知道了,良心发现的看守将消息偷偷告知了一位名叫燕大侠的江湖人士。

燕大侠买通了看守,看守以人头担保顾大章五天以内性命无忧,就在五日后,许显纯将顾大章从牢里提出来,声色俱厉的说道:‘几天以后,你还是要回来的!’说完话,许显纯就匆匆忙忙的走了。作为魏忠贤麾下头号走狗的许显纯,权倾天下,然而却在燕大侠许诺的五日期限内主动放走了顾大章,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顾大章参加了刑部主持的会审,一上来尚书李养正就呵斥顾大章,让他老实交代。顾大章拒不认罪,‘我不能代死去的人,承受你们的诬陷!’堂上的人沉默了,他知道顾大章是冤枉的,但他依然做出了判决:杨涟、左光斗、顾大章等六人,收受贿赂、结交疆臣、图谋不轨,斩!

形势急转直下,燕大侠也慌了。在夜里,他找到顾大章,告诉他情况可能很棘手。然而顾大章并没有反应,他说:‘我要把凶手的姓名播之天下,等到来日世道清明,他们断无遗种,吾瞑目矣。’第二天,顾大章招供了,招供的内容包括杨涟的死因、左光斗的死因、许显纯的惨无人道折磨,以及....绝笔血书、无耻的谋杀!刑部知道了,朝廷知道了,全天下人都知道了。

魏忠贤不明白,甚至燕大侠也不明白,顾大章之所以忍辱负重,活到今日,不是心存侥幸、投机取巧。他早就想死了,和其他五位舍生取义的同志一起,光荣的死去,但他不能死。当血书绝笔递交到他手上时,他的生命不再属于自己,他知道自己肩负着一个重大的责任,要把诏狱里发生的一切,把邪恶的丑陋、正义的光芒,告诉世间所有人。

一天后,顾大章用残废的手指写下了自己的血书,当晚自缢而死。一月后,叫燕大侠的人拼死抢出顾大章的尸首下葬,并将一名婴孩交到武当山陈阳真人手上,‘此是吾儿,托汝善养,名曰燕飞,愿飞者高,权当报十年前余之活命之恩!’”

燕飞说完,便沉默了下来,我怔怔看着他,心里久久不能被这个故事平复下来,心里顿生怜意。

正看着他,燕飞突然躺在地上拍了一下大腿,惊道:“我懂了,我终于琢磨出第一句话的意思了!”

卧槽,尼玛能不能别这么一惊一乍的,刚才还一脸忧郁的深沉,一眨眼就变了!

“你琢磨出啥来了啊,说来听听。”被燕飞一惊一乍吓了我一跳,顿时没好气的问道。

“‘月色匆匆,食夜仰望天相,彼岸花于焉降临人间’其实就是暗暗蕴含了乾坤阴阳的道理。天地设位,而易行乎其中,天地者,乾坤之相也,设位者,列阴阳配合之位也。往来既不定,上下亦无常,坎戊月精,离巳日光,日月为易,皆禀中宫。

所以这月相的盈缺变化以及星宿的走势变化,暗暗迎合了中宫的位置,中宫里一定就存在着彼岸花!”

燕飞说的一脸激动,我跟胖子也不是听得太懂,只是跟着点头,我便问燕飞,“你说了老半天,说到底中宫到底在什么地方啊?”

“你们往天上看。”燕飞向我们指了指夜空。

只见极美的星夜中,浮云四散开来,满缀着钻石般的繁星。再抬头的时候,惊然看到一颗明亮的流星划破夜空,这颗流星变成了一道闪光,划破黑夜的长空。瞬间的璀璨后悄然坠落天际,夜空依然宁静,闪烁的点点繁星一切如旧,似乎这颗迅速划过的流星从来没有出现过。

燕飞手指着天空,顺着流星滑落的方向指向身后,这座半悬于山腰的诡异寺庙,道:“中宫,就在此山中!”

清冷皎洁的月光照在这座庙宇上空,银霜凝结成诸般形态阴晴不定。

燕飞从菩提树下走出去两步,将尼泊尔军刀重新拾起,听得刀身微微轻吟一声便沉寂下来,“走,我们进庙里面看看。”

燕飞一面向前走着,嘴来还在嘀咕着:“悬相著名,莫大乎日月,穷神以知化,日月相掸持....”

我来到庙宇大殿的最中央,几人散开,我用狼眼手电随手一照,恍然发现大佛的后边好像还有什么东西。我心里面一盘算,反正大殿就这么大,基本摸了个遍,唯独这里还没仔细看过,就过去看看吧。

我这次十分小心,也是长了记性,省得再出糗惹他们两个笑话,又特意注意了一下脚下有没有东西绊人。走到佛像后面,狼眼手电打量一圈,发现这里是个细长的房间,乍一看像是个走廊似的,其实就是个暗室,里面并没有什么东西。

然后把光往远处照去,发现就剩下墙皮了。我在墙上摸索了一圈,发现并没有什么机关之类的触发。转过身摸了一下大佛像的屁股,一种金属的质感从指尖传来,摸上去凉凉的,一路**下去,‘喀嚓’一声,似乎....可以按下去的!

“吱——”

我听到身后的墙皮有动静,便回过头去看,居然看到墙皮从中间向两边分开,露出一个门来,门上面有一扇圆形的小窗户。

“秦蓁,你又搁这儿瞎捣鼓啥呢?”

机关的声音挺大,所以胖子他们听见有动静便赶了过来,也看见了这扇门,不禁叫道;“秦蓁啊,看不出来你还真是显山不露水啊,趁我们不注意居然把机关弄出来了!”

我没理他们,故作谦虚地摆了摆手,借驴下坡的装出一副身怀绝技又不愿显摆的样子来。便一直打量这扇门,是扇木门,木材还是挺稀俏的上等货那种,上面什么雕纹也没有,只是孤零零的一扇窗户。

我从窗户里面往外看,结果很失望,黑漆漆的一片,外面还不如庙里的天井亮堂。又用狼眼手电照过去,还能勉强看见外面也是片林子,好像还有一座桥。我寻思了一下,这桥好像不是铁索桥,貌似还是个高级货,为了看个清楚,我就半蹲下身子杵着墙把脑袋想要伸出去看看。

“秦蓁,你小心点哈,小心脑袋卡在里面。”胖子在旁边抑揄了一句。

“快闭上你的乌鸦嘴,贼他妈讨厌你哩!”我脑袋一边挤进去一边嚷嚷道。

外面还是一片漆黑,勉强还能看得见桥的轮廓,是那种比较大型的石拱桥,我侧过头去,好奇的想看一下这座庙宇的后面是什么,全是山壁吗、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谁知我刚扭过头,就见墙根下趴着一个什么东西,我能明显的感觉到这家伙肯定是活物!

它也正仰着头瞪着发绿光的眼睛看我,四目相对之下,我吓得两眼一抹黑差点背过气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