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鬼匠

更新时间:2020-11-20 18:32:40

鬼匠 已完结

鬼匠

来源:落初 作者:陈八仙 分类:灵异 主角:明白老东西 人气:

经典小说《鬼匠》由陈八仙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明白老东西,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匠心原创,精品打造】为了延续香火,父亲用九月天砍下的黑柳木贯穿我九个哥哥的尸体,烧了三天三夜。本书以纪实手法再现主人翁十四年鬼匠生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听师兄这么一说,我也不敢再问下去,只好站在门口的位置。师兄估计是怕我犯困,临进门时给我塞了一包烟,他则拎着一只大公鸡、三斤黄纸、一对红蜡、以及几件五颜六色的纸衣服。

说到这纸衣服,这里面有个故事值得提一提,先前我们三人吃饭时,师兄忽然对魏德珍提出一个要求,说是让魏德珍找黑、红、绿、蓝、紫、橙、黄七种颜色的彩纸,又让魏德珍将这这些彩纸剪成衣服的模样,其中黑色的彩纸剪成大人衣服的模样,剩下六种颜色剪成小孩的衣服。

要说那魏德珍的双手也是灵巧的很,不到片刻时间便找了一些彩纸,按照师兄的意见,将那些彩纸剪成衣服的模样,而师兄则在那些纸衣服后面写了一些字,我当时想看他写的是什么,但师兄没给我看。

不过,我却听到师兄问了魏德珍几个问题,大抵上是问魏德珍男人的生辰八字,以及在她腹内夭折的几个小孩的夭折时辰。

故此,我估摸着,那些纸衣服后面应该是写着那些人的生辰八字。

很快,师兄提着那些东西走入堂屋,令我看不懂的是,师兄刚进入堂屋,并没有径直朝前走,而是在棺材前头停了一会儿,嘴里轻声嘀咕了几句话,后是拿起纸衣服思考了一阵,又把纸衣服在棺材前扬了扬,最后将纸衣服收了起来。

做完这一切,师兄深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继续朝前走。

我那个时候不是很明白师兄的意思,后来才明白过来,师兄这样做也是有缘故的,一般棺材打成之时,附近那些孤魂野鬼肯定得惦记。毕竟,孤魂野鬼之所以称为孤魂野鬼,说穿了,也就是没个居住的地方,而一般新打好的棺材,在没做法事之前,属于无主之物。

这种无主之物,在孤魂野鬼眼里是香饽饽,师兄停在棺材前头,看似啥也没做,实则是在那劝说孤魂野鬼离开,他拿纸衣服是向那些孤魂野鬼许诺,意思是,等棺材弄好,给它们烧点衣服过去,免得它们受饥寒之苦。

当然,这种做法是源于中国的传统美德,先礼后兵,师兄那次运气不错,仅仅是许点好处便将棺材内的孤魂野鬼也打发了,若是棺材内的孤魂野鬼不愿离开,想要鸠占鹊巢,只能请祖师爷鲁班出场了。

而这请祖师爷鲁班出场,算是一阵震慑手段,众所周知鲁班是木匠一脉的祖师爷,但凡能被称为祖师爷的,其神像通过特殊的手艺能占点仙气,可以镇住孤魂野鬼,一旦配上木匠的咒语,其威力大盛,能将那些孤魂野鬼给打的魂飞魄散。

可,上天有好生之德,像魂飞魄散这种事,无论是道家、佛家都极不愿意干这事,因为这事杀孽太重,损阴德,容易断了自己的轮回路。所以,我们鬼匠也不愿意干这种,除非是情非得已的情况下。

在棺材前头停了一会儿后,师兄将手上那些东西放在脚步,他则开始闭目养神,说起来也是奇怪的很,那鸡公原本在地面蹦达的很欢,就在师兄闭目的一瞬间,那鸡公好似受到什么恐吓一般,立马静了下来,匍匐在师兄脚下,纹丝不动。

师兄闭目的时间约摸三十来秒,陡然,他猛地睁开眼,整个人的精气神在这一瞬间,好似变成了另一个人,看上去宛如太上老君下凡一般,他先是饶有深意地瞥了我一眼,后是朝堂屋神坛鞠躬了三次,最后又转过身,朝堂屋门口跪了下去。

我当时正在门口的位置,吓得我连忙缩到大门边上,偷偷地朝师兄望了过去,就发现师兄跪在地面,格外虔诚,双手手背伏在地面,手掌朝上,嘴里振振有辞,念:“弟子王青山一叩祖师爷传艺之恩,二叩祖师爷庇佑之恩,三叩祖师爷赐我仙术震诸邪。”

念完这话,师兄缓缓起身,又朝东方鞠躬三次,方才直身。

师兄的这番做法,实则也是有根据来源的,按道理说,他应该先拜祖师爷,但中国历来讲究入门先拜神,所以,师兄这才先朝堂屋内的神坛鞠躬,但在拜祖师爷的时候,却是用下跪以及鞠躬,个中礼仪轻重,一见便知。

当师兄起身后,他右手持菜刀,左手持公鸡朝神坛、堂屋门口以及棺材前头作了三次揖,然后站在棺材前头,一刀抹向公鸡的脖子,值得一提的是,师兄杀公鸡时,那公鸡好似毫无知觉,任由师兄的菜刀在脖子上抹动。

待鸡血出来后,师兄先是滴了三点鸡血在棺材内,后是提着公鸡在堂屋内走动起来,一边走着,一边将鸡血撒在堂屋的每个角落,最后在走出堂屋,将鸡血撒在堂屋前头的阶梯上。

我想跟上去,被师兄一个眼神给制止了,只好继续站在门口的位置,看着师兄走进堂屋。

但见,师兄进入堂屋后,提着手中的公鸡围着棺材转了几圈,陡然,他嘴巴开始念词,他念出来的词深奥难懂,而且是极不规则的四字短语,与此同时,师兄的表情十分凝重,整个伫立在棺材边上,宛如老僧入定一般。

足足念了接近十分钟的样子,师兄停了下来,也不晓得是我看花眼了,还是咋回事,就在停下的一瞬间,我隐约感觉那棺材好似变了,具体哪变了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真要说的话,我只能说,那棺材四周好似多了一面看不见的气墙,给人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

然而,师兄并没有停下来,而是将手中的公鸡,猛地朝棺材内甩了进去,就听到咯咯咯三声公鸡叫,那公鸡忽然就没了气息。

师兄好似挺满意的,将那公鸡从棺材内提了出来,然后在棺材前头、神坛以及堂屋外面烧了一些黄纸,又在棺材底下,点燃一对红蜡烛。

看到这里,我呼出一口气,虽说那个时候看的不是不懂,但却觉得师兄很厉害,就准备进入堂屋,毕竟该做的都做了,应该没啥事,哪里晓得,师兄在堂屋内深呼一口气,嘀咕道:“一个时辰内,这对红蜡没熄灭,说明这次的法事可以了。”

我那个时候啥也不懂,就跟下意识问了一句,“要是熄了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