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正一道士异闻录

更新时间:2020-09-13 13:58:36

正一道士异闻录 连载中

正一道士异闻录

来源:黑岩 作者:原生木浆 分类:灵异 主角:阿毛展阳 人气:

《正一道士异闻录》由网络作家原生木浆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阿毛展阳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正一道士异闻录》由作者原生木浆所写的灵异悬疑小说。小说精彩节选:这是一座不算太小的赣北县城,名曰湓城县,北襟长江,与湖北省隔江相望。时值九五年九月,一大早县城老街便已经热闹起来;今天是阿毛四年级开学日,阿毛嘴上咬着包子,手上正胡乱的系着红领巾,冲出家门跑到对面一户人家门前胡乱拍门,啃了口肉包子大喊:展阳~~~走啦!!快点下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二人离开书店后,上了辆出租车;展阳一脸钦佩的望着阿毛。

“还是你厉害,妞也泡了,钱也省了,一箭双雕啊!”

阿毛没搭理展阳,低着头按着手机,时不时的傻笑一下,展阳瞄了眼手机屏幕:“微信号加上啦?按你这效率,要是我和她哥在楼上再晚个把小时下楼,我估计你都求婚了。”

“去去去,别捣乱,这八字还没一撇呢!”阿毛手指在屏幕上飞舞。

“嘿嘿嘿,她让我晚上小心些。”阿毛看着微信里媛媛发的信息,傻笑着:“看着没,关心我了!”

展阳翻了个白眼:“好好好,知道了知道了。”

阿毛瞄了眼展阳,忽然想到了什么,于是一脸坏笑:“你们道士是不是不能找女人啊?可怜的娃,是不是熬坏了?”

“别闹,我是正一派的,结婚喝酒吃肉样样来,全真派的才是出家道士,什么都不能碰。”

“那你怎么没女朋友。”

“闭嘴,是不是觉得现在了不起了?”

他两正闹时,周昊的电话打了过来,说是在乡下买到一只野兔,让他们两去当铺,晚上烧兔肉吃;于是出租车直奔周昊的当铺而去。

夜幕降临,当铺内,三人围着桌子大快朵颐。

“真香,我说你小子手艺不错啊!”展阳满嘴是油:“我跟你说,今天阿毛走桃花运了。”

于是展阳把今天在书店的事说了出来,周昊听了后激动的不行,说一定要听听他这个情场高手的实战心得,一套套攻略对着阿毛狂轰乱炸,把阿毛听的一愣一愣的。

三人吃完晚饭,又瞎聊了一会,已将近十点。

展阳起身:“到和老陈碰面的时间了,你们两今晚还去么?”

周昊也站起来:“狗日的,能不去么,虽说帮不上什么,总不能让你一个人在公园里玩命,我们两躲这睡觉吧。”

阿毛也暂停了和秦媛媛聊天,收起了手机干脆的说道:“走!”

三人驱车再次来到了人民公园门口,刚下车便看见了已经在门口等待的老陈和程胖子,见展阳他们来了,胖子飞快的又躲进了车里,老陈则快步走了上去。

“凌先生,今天可准备好了?”

展阳点了点头,照旧给大家开了阴眼符,开完眼后,果然看见了在公园大门口探头探脑的两个阴差。

展阳走了对阴差拱了拱手:“二位,又见面了。”

阴差赶忙回礼:“凌先生果然守信,此事我们已向城隍爷汇报,城隍爷对凌先生挺身而出的行为很是赞赏。”

展阳说道:“分内事,应该的;不过今晚有事想拜托二位差人。”

阴差伸了伸手:“凌先生请说。”

“今晚我若有个闪失,那阴魂必会四处搜寻我有无同伙,到时候很容易就会发现我这三位朋友,万一出现这个状况,二位能否保他们三位全身而退?”

两个阴差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个说道:“凌先生放心!”说着这个阴差抖了抖手中的拘魂索:“我们二人虽然能力有限,但好歹是阴司正式任命的阴差,那阴魂应该明白袭击地府阴差的后果。”

“对!”另一个阴差接过话:“这行为就如同阳间匪徒杀死警察一样,影响会很严重的,到时候会有大批高级别阴差前来追杀,他插翅难逃!你放心进去,如果出现你所说的情况,我们自当挡在他们三位面前,量他也不敢出手!”

“就算他出手……”那阴差顿了一下:“即便是拼的魂飞魄散,我们也会争取时间让你三位朋友逃至城隍庙避难。”

展阳听完,对着两个阴差鞠了一躬说:“如此,我便放心了!”

说罢展阳挥手招呼他们三人过来,便一起踏入公园大门;几人行至门口假山时,正欲绕过去,展阳抬手示意停下。

“今晚你们三人就躲在这假山后面远远看着就行,记住,你们千万不可过去,如果情况不对,赶快转身出去找那二位阴差,他们会保你们周全。”展阳一脸严肃,说罢起身绕过了假山,向里面走去。

月光下,展阳本就白皙的脸显得格外冷峻,一双黑色的眸子倒映出点点湖光,众人第一次见到展阳如此严肃,甚至感觉到,他全身充满了杀意。

展阳右手扶着插在后腰的金钱剑,猫着腰,脚步轻盈,左右不断的观察,边走边搜索那阴魂,走至昨晚躲藏的灌木丛附近时,展阳停下了脚步。

一个白色的身影,出现在湖边的栏杆旁,距展阳大概两百来米;展阳小心的蹲下,拿出随身携带的蘸有朱砂的毛笔,在自己左右肩膀及额头上画了个遮阳符,掐起指决轻轻的念起遮阳咒,暂时遮住了自己的阳气,从而不易被阴魂察觉。

随后展阳悄悄行至那阴魂背对的方向,猫着腰开始向那阴魂走去,随着距离阴魂距离越近,展阳的脚步逐渐加快,待距离阴魂大概五十米时,展阳突然启动,以飞快的速度的朝那阴魂冲去,在冲刺的过程中展阳左右两手各拿出一枚铜钱,向那阴魂后背射去。

“嗖嗖……”

两枚铜钱击中阴魂后背,冒出两股青烟,那阴魂只是稍微震动了一下,未等他来得及回头,刚奔至阴魂后面的展阳飞快的抽出金钱剑,挑起一张杀鬼符,朝他后背刺去。

展阳这一系列暗杀式的动作行云流水,杀鬼符击中那阴魂后背的瞬间,像烟花似的燃烧起来;那阴魂像被人从背后撞击了似的腾空向前飞出去两米,落在地上。

“何人!!”那阴魂很快起身,转过头来盯着展阳吼道。

展阳这时才看清楚这阴魂模样,一身白色汉服长袍,头顶一个发髻,典型的明朝男子发式;白净脸上看去却是一副柔弱书生的气质。

展阳面若冰霜,黑色的眼眸闪着寒光,喝道:“妖孽!不去阴司报道,竟留在世上几百年,祸害多人!今晚我就替天行道,要你魂飞魄散!”

“小道士,休得冤枉我!”那阴魂显得很愤怒。

这时周围阴风四起,温度陡然下降,那阴魂突然速度极快的瞬间出现在展阳身前,手呈爪状,向展阳胸前抓去。

展阳大吃一惊,未料到这阴魂速度如此之快,在这电光火石之际,展阳本能的抬起金钱剑护在胸前。

“当!”

这一爪力度极大,打在金钱剑上,发出清脆的碰撞之声。

展阳握剑的手感到虎口一麻,金钱剑脱手,被打飞进湖里;展阳被震的连退几步,但手上却迅速的用杀鬼符包住几枚铜钱,在向后退的过程中朝那阴魂胸口射去。

“轰!”

火花四溅,那阴魂被击中后也退了两步,扶着栏杆,停下来盯着展阳;而他那只打在金钱剑上的手不断的哆嗦着,显然金钱剑对他也造成了一定伤害。

展阳此时胸口剧痛,挣扎着站直了身,咳了两下:“上来就想直接把我魂魄拉出体外?你当我是盘菜啊!!”

“小道士,你有些本事,但你这么不分黑白的就攻击我是不对的,我从未为祸人间,只是在此等候一人,在等到之前,我绝不能魂飞魄散!”那书生模样阴魂脸上,此时竟浮现出凄凉的表情。

展阳仍是一脸冰霜:“你逗留阳世数百年,有违天理!如果你乖乖束手就擒,我可以留你一个全魂,送你去阎罗殿受审,你害没害人,到时自见分晓!”

“你为何不信我!!见到她之前,我哪里都不会去,你不要逼我!!”那阴魂吼道。

随即四周阴风乱起,卷起满地的落叶,忽然,那阴魂在夹杂着树叶的阴风里,凭空消失。

“有点道行,想隐去身形暗算我?”展阳捂着胸口,强忍着。

说罢展阳摸出剩余的十几枚铜钱,撒在自己四周,拿出了那张六丁六甲符,夹在掌心。

“元气大伤啊,还不知道能不能催动这六丁六甲符。”展阳捂着胸口心里想道。

四周死一般的寂静,展阳警惕的环顾着四周,夹着六丁六甲符的手呈掌状,随时准备出击。

“哼,我说你不会就这样跑了吧!”展阳对着四周空气用挑逗的语气说道。

“滋滋…”

忽然,展阳左侧地上两枚铜钱冒起青烟,展阳没丝毫犹豫,朝左侧空气一掌劈过去,掌中的六丁六甲符随即爆裂,轰的一声,那阴魂应声现形,惨叫一声后,被轰飞十来米,落在地上。

展阳此时也被反冲力推倒在地,挣扎着坐起身来,嘴角淌出一丝鲜血,望着躺在地上的阴魂:“到底是几百年的家伙,这一符下去竟没有当场魂飞魄散!”

说着展阳艰难的起身,走近那阴魂。

此时那阴魂倒在地上,身形涣散,已呈透明状,双眼无神的看着展阳,看来已接近魂飞魄散。

“自古正邪不两立,休怪我无情,这就给你最后一下!”说着展阳掏出一张杀鬼符,半蹲下,准备朝那书生模样的阴魂头上拍去。

正欲拍时,展阳忽然看见,那书生模样的阴魂眼里,竟流出了两行清泪。

“鬼流泪?”展阳停住了拍符的手,心里想:“师傅教过,一般鬼是不会流泪的,最多只是哀嚎;能流出清泪的鬼,必有极大的不甘心之处,但仍心存善念,一般不会加害于人;否则,几百年的道行加上害人之心,早已血债累累,进而戾气缠身变为厉鬼!而厉鬼流出的,可是血泪。”

“小…小道士,你为…为什么不相信我,我只是…只是在等她……”那阴魂极度虚弱,眼神无力的看着展阳。

展阳仍保持着拍符的动作,内心却陷入了挣扎。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