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一栋别墅的现代探灵记事

更新时间:2020-08-06 01:58:13

一栋别墅的现代探灵记事 连载中

一栋别墅的现代探灵记事

来源:落初 作者:月湖下的鬼宅 分类:灵异 主角:小陶苏妲己 人气:

主角叫小陶苏妲己的小说是《一栋别墅的现代探灵记事》,它的作者是月湖下的鬼宅最新写的一本灵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个关于救世主的故事。虽然他是救世主,但是他命背,很背!毁灭世界的大魔王碰巧出生在他身边,所以外挂什么的全没了,很怂很怂的活了一辈子。大魔王也很牛,也不毁灭世界了,天天就想着搞事情,立志要把废柴奋斗史变成教你GJ的正确方法。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中心医院的住院部,我和老板并肩而立的望着窗户外的倾盆大雨。

“你说为什么会有戒du所这个地方?人类,明明知道那玩意儿不是好东西,却还是忍不住碰它,搞得身败名裂、家破人亡了才知道后悔。”

我愣愣地摇摇头。

“人有压力,一半来自自己,一半来自生活的环境,承受不住了,坚强的人选择面对,懦弱的人选择逃避。”

我仍是不明白老板到底要讲什么。

“沐晓风可不是一个坚强的人,他想把之前的痛苦都忘掉。失忆之后的这段生活对他而言更像是一场梦,一场不愿意醒来的美梦······所谓的失忆其实是将记忆埋藏,终有一天,它会被挖出来。”老板顿了一下,“失忆之前的‘他’借着机会回来了。”

原来如此,既然这样你收留他、要他做徒弟是不是······是不是想让他这个美好的梦境永远不要醒来?我苦笑了一下,没有把话问出来,我害怕听到“不是”这个答案。

自家徒弟闯了祸自然得师傅收拾,于是我和老板第二天一大早就去了jing察局交涉。

“我希望见一下廖jing官。”老板张口就是这一句,估计这位廖jing官和老板很熟。

有朋友帮忙,很快的,我就接到老板的指令去看守所把沐晓风带出来。

昨晚下过雨,今早天空上还挂着阴云。沐晓风坐在房间角落的椅子上,整个人都躲在黑暗里,他身体蜷缩着,两只手抱着肩膀不停颤抖。

我突然觉得他和那个躺在医院里的人一样可怜。

鬼使神差的,我缓步上前,将他的头抱住:“没事了,你现在可以回家了。”

我的举动令他安静了不少:“我不想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突然变得不像人样······我好害怕······”

“现在不知道的原因以后就会知道。”我说,“别害怕。”

我感觉到他身子的颤动停下来:“······谢谢。”

以前的你或许是十恶不赦,但我眼前的你,沐晓风,不是一个这样的人。他还有,还有一个能被原谅的机会。

昨天晚上和这件事情有交集的其他人——那个女人和那一伙人,濒死的被救回来了,受伤的被治好了,更关键的是他们的记忆已经被抹掉了。后来我和沐晓风和他们见过几面,和健康的人一模一样呢。沐晓风此时一般会笑,他本来就生的好看,这一笑更加倾国倾城。

不过这些再怎么说都是后来的故事,现在提着还过早。

依老板之言,沐晓风这次纵使再不情愿也得在我们家住下。好在晴明早有准备,老板一声令下就开始在群里和大家商量新室友加入的各项事宜。小陶闻理心地宽广,主动提出兄弟二人住一间,不过以后房租得按单间收。殷子辛阔气,一听沐晓风要进来当即拍板入住的一切资金支付算他头上。啧啧,土豪威武霸气。我也跟在大部队后面占了一点小便宜——子辛选的是上下铺学生宿舍标准床,两兄弟一间房,我和沐晓风一间房,总算不用睡沙发了!

除过床之外,衣柜、电脑、地毯······最后子辛还附赠了两盆茉莉花!少爷您不是过来给新室友惊喜是过来下聘礼的吧?!

当然,子辛少爷没空理我,他正忙着缅怀青春呢。

子辛在大学时代有个异常low的昵称——“扫厕所的白马王子”。

冒昧问一下,少爷您大学时代过得是怎样的生活?

据他所说,这和他的一个舍友有直接关系。他们宿舍有个不成文的规定,玩扑克赢的人不用打扫宿舍卫生,剩下的人依次负责扫地擦窗等活计,输得最惨的那个负责扫厕所。那位室友可谓是天然黑啊天然黑,次次出老千稳坐头牌,子辛很惨次次垫底。

妲己觉得子辛这错误挑得太过:“你要是实力看得过去也不至于那么惨,关人家什么事。”

子辛听完冷哼一声,道:那是因为你和这货还没有正面交锋。

终于有一天,子辛翻身农奴把歌唱,联合一众舍友让那小子也垫了一回底。让那小子扫一次厕所肯定不能报子辛多年扫厕所之仇,子辛直接提议让他光着上身穿着人字拖在宿舍走廊上溜一圈。当时六月气温高,也不算亏待他。那位仁兄听此当即表示誓死不从,呵,子辛多年累积下来的怨念可不是盖的:你不动手,我帮你月兑!

小陶咂了咂嘴:“你们可真够狂野的,不怕隔壁来串门的刚好进来?”

“你们这是聚众非礼!”闻理一语戳穿事实真相。

不过,聚众du博我知道,聚众非礼是啥。

子辛露出一副你们什么都不懂的表情:我们男生浴室连个隔间都没有,洗澡的时候都是坦诚相见,谁没见过谁啊!要非礼也得非礼个不爱在学校洗澡的。

故事继续进行,眼见一朵小雏菊就要惨遭子辛毒手,天降神兵啊,宿管阿姨路过查宿舍啦!那位仁兄一个利落的一闪跑到宿管阿姨的面前告了子辛一状,说他半夜对同屋舍友上下其手意图不轨!好嘛,子辛他爹大晚上的被学校领导叫了过去处理儿子性取向不正常的问题。

其实子辛挺直的,自从跟老爹在订婚事件中半和好后他就一直利用手机电脑在各大相亲网站上寻找真爱,但到现在也没有找到,蛮可怜的。

一见要叫家长了,仁兄先生终于知道这次玩大了,赶紧找到在领导办公室外罚站的子辛求原谅。子辛表示看你如此诚恳的份上就原谅你一次,等会儿我爸出来问话你得帮着我,咱俩可没半点关系。万万没想到,仁兄先生竟然会反咬一口,为啥?子辛说他嫌弃自己在老爸面前说他太黑而自己因此在宿舍的生活各种凄惨云云。

子辛又说,自己的爹,除了坑儿子就是胳膊肘往外拐,帮理不帮亲,啊呸,是帮外不帮亲!真当自己老婆辛辛苦苦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宝贝儿子是垃圾桶里捡来的便宜货不成。

当晚子辛就被老爹拖回家做思想教育。被亲爹数落的烦了,子辛脑子一抽顶了句嘴:爸,我不是你亲生的对吧!此话一出,结果可想而知,默默在家用药酒擦外伤的子辛相当委屈。

仁兄先生偏偏此时还找上门来,要不是思考到还有同学爱这种东西子辛早就动手了。仁兄先生此番登门当然是抱大腿求原谅:我是一时鬼迷心窍啊亲,人家不是故意的啦!

要说子辛也是心软,在一通疑似有洋葱参与的眼泪战之后还就真把仁兄先生给原谅了。当然不可能白白原谅,仁兄先生被动承包了子辛的内裤和袜子的清洗任务。

不能理解,完全不能理解。

晴明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你进来的晚,还不知道子辛的那两样东西的威力毫不逊色于生化武器。”

我还真不知道。不过我倒是没想到少爷以前虽然是个大高个但性格还挺软的,发脾气了哄哄就好,估计他就是因为这一点才被苏妲己这只狐狸吃得死死的。

“你看见架子床触景生情了?还有没有其他好玩的事。”沐晓风坐在上铺晃着腿。

“再没有了,这就是我整个学生时代印象最深刻的事。”子辛用手摸着下巴,貌似想起了什么,“狐狸,上个月你和我斗地主你丫到底是不是出老千了?”

上个月的事可简单了,妲己和子辛斗地主,输了的人在脸上贴纸条画乌龟。狐狸苏妲己妥妥完虐子辛,玩到最后子辛的脸已经变成了便利贴板,岂止一惨字了得!妲己还特开心的弄了个直播要网友点赞。

“老子是du神嘞,出老千这种没品的事情我才不会做。”

话是说的不错,不过妲己你眼睛能不能别四处乱瞟,你丫莫不是心虚了?!

关于子辛,说是讨厌其实更多是对他的羡慕。他家境好长得帅易相处,就连他嘴里说的“精彩”的大学生活我也是没有的。他说那位仁兄先生坑得很苦B很悲催,可我纵是想苦B想悲催也没机会。

晚上睡觉的时候月亮透过窗户就能看见,月光如霜,撒了满屋。瞧了瞧窗外的上弦月,我忽然想起再过几天就是中秋呢。

抬脚踢了下头顶的木板:“睡了没?”

“没有,想说什么尽管说。”

“唔~”我小小犹豫了下,“还有几天就是中秋团圆节,你一进来就赶上了过节,真幸运!我和小陶负责买月饼,你要吃什么陷儿早点说。”

“月饼?”他在上面翻了个身,头伸出来看着下铺的我。

“一种过节的小点心。”我耐心的为这个古人做了解释,“当然你也可以吃螃蟹。”我挑了个他能听懂的东西给他说。

沐晓风把头缩了回去。

“我不喜欢那玩意儿,长得好看吃着不行。”我把手从被子里拿出来搭在床边,“我真不知道别人怎么就那么喜欢。”

“我不挑食的。”上铺传来沐晓风的声音。

我咂了下嘴,嘀咕了一句:“就知道你会这样说。”

我和沐晓风最大的相同之处在于我们在睁眼之后都是要面对一个自己一无所知的全新世界。可他那么幸福,见过一面的人要收他当徒弟,才聊一会儿的人甘当他挚友。回过头来看看我,花了一年的时间才有他所数日拥有的东西。沐晓风这家伙啊,真跟开了挂似得,所有人都围着他打转。

因为收了徒弟,老板便也不像以往那般买衣购包钓帅哥的混日子,她特地买了一副无框粉红小眼镜尽职尽责扮演教师。为了营造良好的教学氛围,她又特地的把店里的大仓库装饰成了一座大型的——花房。吊兰、青藤、小玫瑰······基本都是按打算。我不想思考她在一个晚上是如何完成花房装饰的,人家是妖精,办事效率不能按人类的标准看。

亲爱的老板,我知道您得道成,精前是一棵神树,您要是想怀念之前的野外生活也别拿咱家店当牺牲品啊,这里是古董店,古董店呐!

老板甜甜一笑:呵呵,我的地盘我做主,你丫少BB!

我怂,还是乖乖和沐晓风一起坐下来听课吧。我听课肯定不为实践,只求以后不当“睁眼瞎”。

老板给我们上的第一课关于整个世界。

万物之初,总共分为三类:神、人、兽。神为至高者,居于天外天,统掌命运轮回。人类生于大地,死化烟尘,有实力、有智慧,只可惜寿命太短。人类后期分为仙、人二族,仙——实为人类在寿命上获得重大突破的体现。他们就仗着自己寿命长一个劲儿的装B,人仙不能相爱啦,一相爱就要世界毁灭呀,说实话我最讨厌的就是仙族,一直都是装B装到死的调调,看着就惹人烦。兽类后期融合与精怪并称妖族,千年之前划破虚空自立妖界。数百年来与人类的修真者矛盾不断,近些年关系倒也还过得去。

魔!老板把声音提高不少,敲黑板记重点啦。它们是人和妖思想走极端之后新产生的品种。记住,千万不能把它们和西方神话里的恶魔划等号,恶魔那类生物在我们的划分归类里属于精怪。魔的品行和攻击招式用一句话就能概括: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提问!”重点学生沐晓风举手,“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攻击招式为什么不换掉?明明害人终害己。”

“那是你不知道它们的攻击力有多强悍!”老板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框,“以后交手了自己体会。”

接下来,老板针对各国神话给我们普及了一下现代社会可能存在的妖魔鬼怪。山海经或者各国身后里提到过的异兽是真实存在的,不过很多已经灭绝了,但仍有一部分化成人形在我们的身边生活。因此以后要是见到斯芬克斯和芬里尔千万不要惊讶啊。她特别强调,真正意义上的神和神话中的神完全不同,他们司掌的是本源力量,尽管和不少仙阿妖阿的展示方式相同,但威力绝对不在一个水平线上。在本国地界上的神灵我们以屈原先生的名作【九歌】中诸位神灵的姓名称呼,也就是东皇太一、大少司命等。关于外国神灵,现在的研究资料不多,教学内容待定。

最后,老板点名称赞了一下日本的阴阳道。我举手问原因,咱们可万万不能崇洋媚外啊!老板听完送我一个一指禅:你丫能不能有点国际精神!我们的修真者是吸收天地之灵气加强自身体质,而阴阳道则是以自身灵力为报酬借机与强力妖魔签订契约,类似于现在的公司招揽员工。比起咱们自己苦B修炼和西方的同恶魔契约奉献灵魂,他们的方法实在是聪明太多,谁叫吸收灵力是很简单的事。

不得不感慨,人类的智慧真是无穷的。

课一上完老板就又跑没影了,课后作业什么的不布置了吗?到时候沐晓风考试挂科怎么办?!沐晓风对此暂无异议,老板给过他一个网站的会员账号,里面有关于修真者协会与现代社会的妖怪们更详细的信息。他现在正霸占着店里的笔记本上网呢!

我闲着无聊便把老板从现“花房”原仓库里搬出的东西整理一下,该搬得搬,该叠得叠。突然,一副丝绸轴画映入我的眼帘。店里的进货卖货我可是在一个小本本上记着帐的,我怎么不记得老板有向店里进过轴画这种东西。

出于好奇心,我把这幅轴画徐徐展开:画中是一个异族少女穿着华服在祭天台上跳舞的样子,长袖随风而屋,银铃轻轻晃动,当真是栩栩如生啊······诶,老子好歹是古董店员工哩,是不是祭祀类服装我一眼就能看出来,能不能多点对我职业的尊重!

画中的少女感谢我慧眼识金,特地向我抛了个媚眼······嘿嘿嘿,画中美人向我眨眼了,我不晕倒,不晕倒。

“沐晓风,这画有问题!!”我手一抖直接把画扔了出去,我只说不晕倒,可没说手不抖腿不软。

沐晓风从电脑前抬头,瞅了一下我被吓得呆滞的怂样,勉为其难的移动双腿把那副被我扔出五米远的轴画捡回来看了下:“没什么问题啊。”

“不可能,她刚才明明向我眨眼了!”

“那现在呢?”沐晓风把画的正面朝向我。

画中的少女明眸皓齿,面容上对于神灵的敬畏丝毫不减,眼神中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我,是不是在鬼巷里呆久了出现幻觉了呢,我拍拍脑袋想可能是之前看错了。

“没事了,刚才是我眼花。”

中午吃饭前还得给妲己送个快递,糟心!苏妲己这人很精明,自己上班的酒吧在上班时间收快递是会被扣工资的,所以他网上买东西一般都填我们店作为收货地址,还说什么我们店常年有人绝对不会担心收不到。你怕扣工资我就不怕啊,就没见过这么坑自家人的!

妲己接了快递后喜滋滋的准备回酒吧,忽然他好像发现了什么把头凑在我的脖子上闻了一下:“盈盈,你身上怎么有生魂的味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