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恶魔的三重打工

更新时间:2020-04-26 06:45:24

恶魔的三重打工 连载中

恶魔的三重打工

来源:落初 作者:苹果中的懒虫 分类:灵异 主角:高文举周 人气:

《恶魔的三重打工》作者:苹果中的懒虫,灵异类型小说,主角:高文举周,本小说主要讲述了:诡异的失踪案将高文举这个勤劳的大学生兼职打工仔卷入其中。诅咒、厉鬼、尸王、凶兽……惊悚世界的大门向他敞开。不过世界并未因此变得更加恐怖,当看见人群惊惶逃窜时,他倒能气定神闲地喝着咖啡。因为他的角色是……恶魔!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感受着金币从手中如流沙般划过,听着它们回归金币堆的叮咚脆响。

这就是富裕的感觉吗?

高文举不合时宜地陶醉在财富环绕的氛围中,脸上暴露出痴汉般的笑容。

在金币堆上躺下,享受着离别前的短暂幸福余韵。

这么多金币无法统统带走真是莫大的遗憾。

回味却被楼下敲敲打打的装修声打断了,这下面似乎是图书房,四五间房大小的金库和楼下图书房大小相近,真是对暴发户的讽刺。

三个方位发出声响,阴阳眼一探视,果然是冷幽等人正布置房间,是要与恶魔开战了吧。

一想到要离开这堆金币简直心如刀割,但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看看自己的小皮袋再看看堆积成山的金币,只能发出叹息。

把金币装入袋中,几乎装满时,再塞一枚,看看缝隙,还能塞一枚!

带着关爱的眼神把皮袋封死,这里面装满都是幸福啊!

先不急着下楼,细想想就明白了,在这个还原罪恶伯爵古堡的奇异空间中,既然出现了与罪恶密切相关的场所,那么这里十有八九会出现对方重视的东西。

比如恶魔的弱点什么的。

房间里四处一望,没什么稀奇古怪的事物,或者说这里所有东西都对高文举太稀奇以至于无法冷静判断什么与恶魔有关了。

阴阳眼开!

再一次为自己的正确选项感到明智,有准备的人总是很少走弯路。

视野之内,一个散发恶魔气息的大箱子就藏在这堆金币中。

拨开上面沉甸甸的金币,露出一个约有半人高度的古朴大箱子,不知在这里待了多久的岁月,与古堡里崭新的其他物品截然不同。

里面可别藏着尸体之类的东西吧,高文举皱起眉头,即使已经见过更恐怖的场景也不代表他能习以为常。

如果要从尸体内找东西可怎么办?他想起爱丽丝赠送的探查手套,真遇到这种情况就用它吧。

箱子上面有个陈旧的锁,高文举拿出从守卫室带来的小刀劈砍它。

哗啦,开了。

哟,没想到还是柄削铁如泥的利器。

打开箱子,还好没有出现预想中的恶心场景,至少比预想好很多。

空荡荡的箱子里只有一颗心脏,心脏呈灰铁般的颜色,明明单独放置在这里却如同正工作一般地跳动着,是嫉妒的心脏吗?

楼下传来一阵震动,大约是开战了,这可正好。

举起小刀,果断地刺下去!

叮!清脆的声音响起。

卧槽,刀断了!这比铁还硬啊!

楼下的等等,我换个称手的再来。

……

说是设置陷阱,但现场有限的资源实在不足以制造出极具杀伤力的陷阱。

当嫉妒打开房门时察觉到上面有重物坠落,头也不抬,一刀劈去。

哗啦啦的墨水顿时淋遍全身。

漆黑的墨水露出了嫉妒与它剑的轮廓,隐形恶魔不再隐形了!

嫉妒环顾四周的灯火,在明亮的月光下似乎没有优先熄灭灯火的价值。

更何况正面还站着挑衅自己的人类之一,旁边似乎没有她的同伙。

冷幽淡然站在书架最深处无惧地直视着显形的嫉妒,从轮廓看大概是个身披盔甲的高大骑士模样。

嫉妒冷静地与冷幽对视,并不为这小伎俩感到愤怒,它将剑竖举于胸前,似乎在完成骑士进攻前的礼仪。

冷幽不为所动地看着它,右手发出微光,是那份具有治疗效果的力量,嫉妒讨厌这股力量,里面有着神圣的气息。

嫉妒冲了过去,这种娇弱的对手怎么承得住它沉重的攻击。

在它刚提起速度之时,忽觉脚下有细绳绊住,细绳隐没在书架间的阴影中,可谓极其阴险,身体一失衡,顿时栽倒在地。

而两旁的书架在细绳的牵引下竟倒下来压在嫉妒身上,只露出个头。

更远处的书架也在郝龙和李向阳两人的推动下继续压在前面的书架上,嫉妒顿时没了动静。

“成了吗?”李向阳问道。

冷幽皱眉道:“不成,你们看。”

冷幽指向嫉妒的肩头,在书架倒下时那里被撕出一道很深的伤口,墨水都流入进去,而现在里面的墨水正被缓缓挤出,似乎伤口有即将复原的征兆。

郝龙瞪大了眼睛:“这怪物难道是不死的吗?!”

不死?冷幽听到这个词产生了一个猜测。

“郝龙,你把匕首给我。”

郝龙听话地交出匕首。

冷幽蹲在嫉妒身前,嫉妒头部缓缓抬起,似乎嫉妒正看着冷幽。

冷幽伸出右手,治疗的光芒浮现,嫉妒在神圣的光芒下发出了痛苦的呻吟。

将匕首刺入嫉妒脑袋,嫉妒发出痛苦而狂怒的嘶吼声。

伤口依然缓缓愈合了。

“没有用吗?”冷幽退后几步保持安全距离,把匕首还给郝龙。

“队长这可怎么办?”郝龙不怕强大的敌人,但面对不死的怪物实在让人感到无力。

“先离开这里,既然是针对恶魔的诅咒,那么它们绝不可能是无敌的,一定有弱点。”冷幽安慰着惊慌的队友,说着便要离开。

书架下的嫉妒开始剧烈挣扎起来,胡乱地用利剑劈砍身前的书架,刚一摆脱压制,震地一跳,拦着门口。

“这里,都,别想,离开。”嫉妒用生硬的人类语言说着要命的威胁。

正面难以抗衡,三人立刻跑回书架丛中,打算借以书架遮挡嫉妒的视线。

嫉妒挺身追出,凭借声响刺向书架另一侧。

郝龙一脚踹出书架压向嫉妒。

同样的招式嫉妒早有准备,一刀劈开书架,却没想到郝龙并没有躲开的打算,趁着这一刀的空隙正面扑向嫉妒,挥动匕首砍断掉它持剑的手,再翻身又一脚将它踹出。

没等郝龙松口气,断掉的手居然自行接回了嫉妒的躯体,嫉妒半蹲蓄力后一击跳劈砍向郝龙。

嫉妒的反击实在太过迅速,郝龙已然来不及回避,眼看即将殒命。

只见嫉妒背后李向阳猛地蹿出,撞向嫉妒,尚在空中的嫉妒措不及防被撞出几米远,李向阳趁胜追击在嫉妒起身前从背后锁住它的双臂,竟是擒拿技。

“不禁打嘛,小子。”终于找到可以嘲讽郝龙机会,李向阳大出一口恶气。

郝龙一阵后怕地笑了:“别指望我说谢谢哦,大个子。”

“呵。”感受着嫉妒反抗的力气越发加剧,额头冒汗,力量渐渐不支的李向阳只能简短地回复。

“起身。”郝龙看出大个子支撑不住了。

李向阳果断站起,双手解放的嫉妒顺势便要回劈,只见郝龙又是蓄力一脚将它踢飞。

“脚法不错嘛,小子。”李向阳发自真心地佩服郝龙这套行云流水的招式,不论是否是兑换的能力,能在关键时刻派上用场就是一种本事。

“你的擒拿技也不赖啊。”这么能打的新人可不多见,至于为什么会擒拿技可不是现在该追问的事。

李向阳得意地一笑,被踢飞的嫉妒又要起身了……

……

“为什么这么远啊。”高文举抱怨道。

他所知道的最近的武器库便是方才守卫的休息室,回到休息室找个大力的兵器。

还真有,一把体积夸张的大锤,高度几乎人高。

其他小武器似乎并不比方才的小刀强上多少,于是高文举铁青着脸,卖老命地拖着这把大锤拖上楼梯,肺都快炸开了。

多希望出现个十字架之类,看上去能从玄学方面打碎那心脏的东西,可惜这城堡似乎极为拒绝教廷的事物,上上下下都不留教廷的痕迹,都是伯爵造的孽啊。

终于回到了伯爵的小金库,太好了,心脏还在那里等着他呢。

还未踏进房门,只见眼前又出现了鬼影,似乎是长大后的奥娜,正手持十字架站在这堆金币前看得入神。

身后一名女仆走入:“小姐,该去大厅了,各位公爵、侯爵们都已到来祝贺小姐的成年礼了。”

“大主教大人也来了吗?”

“是的,红衣主教们也到齐了。”

“真是劳烦大伙了,我知道了。”

奥娜转过头发现女仆还在那里看着自己。

“怎么了?”

女仆慌忙回道:“没什么,只是小姐这么久没有回家,比小时候漂亮了很多呢,”小声羞赧道:“看入迷了。”

“呵。”奥娜看着女仆的羞赧表情不由笑出声了,而泪水也失去束缚流出眼眶。

“小姐?”女仆不明白为什么这庆祝的日子小姐会哭。

奥娜摇摇头走出房间,一挥手,只有她能听到的嘈杂哭喊声随之消失。

在她的视野里,声音源头们源源不绝痛诉着伯爵的罪孽,不断从她面前飘过,展现出灵魂上残留的累累伤痕。

她哭,是因为她爱着苍生。

在奥娜离开后,伯爵做贼般悄悄溜入这个房间,顿时苦着脸捶胸顿足起来。

没了!

全没了!

数十年积累在这里的无数冤魂全没了,全被女儿净化了!

早知道就不该送她去王城读书,就不会遇到那些伪君子,就不会学些莫名其妙的法术……

“哎,算了,虽然那破书会削弱不少,但女儿开心就好了。”

伯爵自我安慰着,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自己的小金库,突然又想起方才在大厅时主教们对自己的警告。

哼,这群伪君子明明没什么本事,放狠话倒是很专业。

“我可不会悔恨,就算犯下这累累罪孽。”

“现在该结束了,你的罪孽。”高文举郑重地对着尚未完全消失的虚影说。

绷紧全身力气,高举大锤,对准心脏重重锤下,再配上给力的口号:“80!”

轰隆一声。

下方的李向阳、郝龙目瞪口呆地看着刚被踢飞的嫉妒顶上天花板忽然坍塌,一柄沉重的大锤砸向下方的嫉妒让它顿时没了反抗能力,一颗灰铁色的心脏在空中徐徐变成粉末消散,一名眼熟的男子狠狠摔倒在地。

他们不由得想起方才冷幽对高文举的评语。

“这也太神出鬼没了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