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被黑暗吞噬的少女

更新时间:2020-04-24 05:38:52

被黑暗吞噬的少女 已完结

被黑暗吞噬的少女

来源:落初 作者:华尘一 分类:灵异 主角:梁佳张鹤 人气:

经典小说《被黑暗吞噬的少女》由华尘一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梁佳张鹤,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每个人心中都有无穷无尽的欲望,释放出一些就成了动力,释放的多了如果不加以控制就成了负担,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可以承担起全部释放这些欲望的后果。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明明仰望的是同一片夜空,可在乡村和城市是完全不同的感觉,总觉得乡村夜空中的月亮和星星更明亮更可爱一些。可是无论身处在什么地方,渺小的人类永远不会看清隐在乌云背后的月亮究竟是什么形态。

张鹤回头什么却也没看见,正巧月亮又被一片乌云遮挡夜空瞬间黯淡了许多。杨淼紧紧的闭上了眼睛,脸色十分苍白,张鹤能看见杨淼扶在门框上的手在不停的颤抖,他不知道杨淼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你怎么了......”

“不要说话。”

后面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杨淼就突然打断了张鹤,眼前的一切既不可理喻又十分诡异,他又隐约猜测杨淼是不是不欢迎他才装成这幅模样来吓他。

还是走吧。

张鹤转身想要离开,这时杨淼突然跑过来紧紧的拉住了他的手臂。

“不要走。”

说话的声音很轻,手臂上传来的轻微抖动显示着身旁女孩的不安和恐惧。

直到此时此刻张鹤才真的相信杨淼是真的在害怕而不是为了吓他而装模作样。杨淼比张鹤要矮上许多,又低着头,张鹤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

靠的如此近,张鹤能闻到杨淼身上的气味,不是香味也不是臭味,一句在那个年代烂大街的词语迸进张鹤的脑海。

熟悉又陌生。

月亮从乌云背后翻身出来时,张鹤明白了为什么会觉得杨淼身上的味道熟悉,因为这种味道和昨天早上他们在村尾小溪那里闻到的味道很类似,可仔细回想又觉得十分不同,更奇怪的是张鹤竟觉得杨淼身上的味道比他遇到的任何一个女孩身上喷的香水都要独特好闻。

明明不是香味却自有幽香。

像是尸体腐烂很久之后的味道,这是那天许晋鹏说的话,可是杨淼身上的味道张鹤可以肯定和腐尸半点关系也没有。

身旁女孩覆在他手臂上的手掌很冰冷,寒意甚至可以通过衣服的布料传达给他。手掌很白皙细长,隐约可以看见青绿色的血管。她的样貌和村里的其他女人完全不一样,她看起来很瘦让人怀疑是不是营养不良,可一双乌黑的眼睛却亮的让人惊心动魄,粗布烂造的衣物也无法掩盖她的美丽,不是小家碧玉是摄人心魄的美丽。

她不真实,不真实到不像个人类。

张鹤被这个想法惊出一身的冷汗,要不是因为杨淼紧紧抓住他的手臂所带来的一丝痛感,他几乎要逃跑,远离她远离这个地方。

他快要被迷了心智了。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杨淼慢慢平静了下来,她松开张鹤的手臂,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红色来,此时的杨淼才终于像个正常人。

“对不起。”

张鹤身上的白衬衫的手臂的位置被她拉的起了一圈又一圈的皱,一时很难恢复成原样。

“没关系。”

张鹤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的问题。

“你刚才怎么了?”

“你那个朋友找到了吗?”

杨淼没有回答张鹤的问题,反而向他抛出了一个问题。

张鹤摇摇头,脸色十分难看。

“你最后一次见他是什么时候?”

杨淼一边说话一边示意张鹤随她进屋。

“昨天下午,准确的说是我晚上醒来之后他就不见了。”

张鹤坐在一张藤木椅子上,手里握着刚刚杨淼给他倒的一杯热水,他微微抿了几口,口是干的心是渴的可越喝越觉得焦躁。

“那他有没有说过会去哪里或者他在隐没村有没有认识的人?”

杨淼没有坐下来也没有看着张鹤,可她的视线存在着焦点,和今天早上遇到她时一样的眼神。

“不会的,我和他分开时他说过会回房间休息。晚上还约好了要一起吃饭,冯霖和我们其他人都一样都是第一次来隐没村,并没有认识的人。”

张鹤放下水杯,没有味道的白开水此时在他的嘴里也成了苦味。

听完张鹤的话杨淼眉头紧锁在思考些什么,脸上却没有太多的表情流露。

“你们有遇到过陈飞吗?”

许是看见张鹤一脸疑惑杨淼便向他解释陈飞是谁并描述了一下他的外貌形体特征,只说了陈飞就是张鹤他们住的旅馆家老板的亲弟弟,其他关于陈飞的事杨淼没有多说。

关于陈飞的外貌形体特征这个就更好描述和辨认了,陈飞的左脸上有一个从耳垂下几乎要延至嘴角的疤痕,这个疤痕还是当年杨淼拿刀划的。

“我们昨天早上从小溪那儿回去之后在旅馆遇见了他。为什么要问起他?”

张鹤虽不像冯霖那般处世八面玲珑,但他是个尤其在意细节的人,现在杨淼提到他绝对不是简单的询问。

“是不是他和冯霖的失踪有关系?”

张鹤的声音急促又有些破碎,他昨天还和冯霖警告过,强龙不压地头蛇。凭直觉陈飞那样的人绝对不好惹,不是他故意诋毁自己的兄弟,如果真的发生冲突,冯霖绝对打不过身强力壮浑身肌肉的陈飞。

昨天那个陈飞看向齐雪的眼神,是个男人都明白那是赤裸裸的欲望,张鹤知道冯霖这辈子最不能忍受的事情之一便是有人觊觎他的女人,虽然齐雪还没最终同意,可冯霖追了那么久,齐雪也没有拒绝两人的暧昧,在男人劣根性的引导下自然已经把齐雪当成了他的女人。

再联想到今天上午齐雪不正常的行为举止,张鹤几乎可以肯定冯霖的失踪一定和陈飞有关系,可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果冯霖真的和陈飞发生冲突,齐雪为什么又说没有见过冯霖。

不行,他得再去找齐雪问一下,这次无论如何也得让她开口说话。

张鹤这样想着便要回旅馆,杨淼看他神色便知道她的指引已经起了作用,虽然不能告诉他实情但好歹让他知道该从何处下手,许是今天晚上他帮了她或者是他的身上太温暖,杨淼觉得张鹤不是个坏人至少不是通俗意义上的伪善者。

除了奶奶和已经过世的母亲杨淼觉得这辈子都不会再喜欢上任何人,甚至她讨厌大部分她遇到过的人,可对还算得上是陌生人的张鹤虽不是喜欢但也没有丝毫的厌恶。

最讨厌和人接触的杨淼却是个识人的高手。

跟着张鹤出了屋子来到院子里,看着他的背影,杨淼想他应该很关心很喜欢他那个叫冯霖的朋友吧,杨淼长这么大几乎没有朋友,更不要说深交的朋友,她不渴求却也从心里隐隐生出一丝羡慕来。

她想张鹤的朋友应该也同样关心他喜欢他吧,要不然也不会从早上一直到现在都跟着他,仿佛眼里只有他,甚至没有注意到她这个特殊人类的存在。

杨淼尚未把张鹤送出她家门外,只见奶奶慌慌张张的从后山那边跑了过来,杨淼发誓她从小到大就没见过奶奶如此慌乱过,奶奶是大户人家的女儿,读过书还弹得一手好古筝。在杨淼的印象里奶奶一直都很温和生气的次数很少,即使生活很艰难,奶奶总是想办法让生活有趣一些,用简易的食材做出美味的晚饭,用她的双手缝制一条让人羡慕的裙子,家里被她收拾的井井有条,这几点就连母亲也比不上奶奶。

“哎呀哎呀,不好哩出大事了,阿水你赶紧去叫上其他人,记住一定要先去通知陈家爷爷赶紧过来。”

说完杨奶奶便跌坐到了院门前的石墩上大口的喘气,刚才从后山一路跑来实在耗费了她全部的力气,要不然此时她定是要亲自去叫陈家的人,当年孙女受他们陈家人欺负过,她也不想让孙女独自去面对蛮横的陈家人,可现在事情耽搁不得只能让杨淼跑一趟了。

见杨淼什么也没有询问杨奶奶这才觉得有些蹊跷,她拉住孙女的手制止了她正要行走的脚步。

“你,见到他了。”

杨淼犹疑了几秒钟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那他...”

杨奶奶似乎在斟酌后面的话语,可她在脑海中搜刮了几遍也没想出该如何询问。

“没有,他什么也没做,待了不过几分钟就走了,没找我说过话我也没看他,他估计只是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然后就走了,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她们两人之间的对话一旁的张鹤完全不能理解,因为说的是方言张鹤并没有能全部听懂,她们从始至终都没有提到任何名字一直以他来称呼,两人缄口不提姓名的他到底是谁?

“小伙子,你能陪阿水一块去吗?”

在张鹤神游的期间杨淼和杨奶奶之间已经结束了对话。

“好。”

虽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绝对不是小事,刚才杨奶奶那么恐慌,现在杨淼的脸也崩得很紧,仿佛下一秒只肖触碰一下她就会立即爆发。

可奇怪的是即使事情很紧急,杨淼也的确走的很快,可她不曾跑起来,一秒一步也没有。

为什么呢?在这种情况下用跑的速度定是比走的要快上许多呀。

一路上张鹤不是不想向杨淼询问,奈何杨淼根本不给他任何问话的机会,而且这么快的步速他有些气喘没有多余的力气和杨淼斗智。

大约十分钟后他们来到了一桩大房子前。这隐没村真是人不可貌相的典型代表,眼前被众多石灰水泥房和瓦房触拥的三层小别墅格外吸引眼球,更独特的是这栋房子竟还带了点欧式建筑的风格,中式风和西式风混杂的并不是很好所以显得有些奇怪。庭院大门上繁复的花纹足以彰显这家人的财气。

杨淼并不似正常人一样一边敲门一边叫喊,她无声的不断的重复着抬起又放下的敲门动作,即使在持续一分钟的敲门之后依然无人应答时她也不曾叫喊或者是加大手上的敲门力度。

神秘诡异固执或者还有愚蠢这些词语似乎全部都可以加注到杨淼的身上,但张鹤没有打扰她不发一言只是默默的观察着杨淼。

门在持续三分钟的敲门后终于打开了,开门的是一个老人,睡眼惺忪头发凌乱,身上披着一件外衣显然是被这不间断的敲门声吵醒的。

老人身材高大脸庞是常见的国字脸,逐渐清醒的一双眼睛更是透着处世的精明,待看清门外站的人是谁时,老人的脸上浮现出了惊讶的神色,其他的表情遮掩在脸上的皱纹里,张鹤无法探知。

“阿水,这大半夜你咋跑来了哩。”

乡村里的人睡得早起得早,这快到夜里九点的时间对他们来说确实已经是大半夜了。

“陈爷爷,我奶奶让你赶紧去后山一趟,最好多叫一些人一起。”

杨淼说话的时候一直低着头,张鹤走近了一些才发现杨淼的右手手指不停地扣着牛仔裤上的缝合线。

她在恐惧紧张。

为什么恐惧和紧张,又是在害怕谁,眼前的老人虽然身材高大眼神精明但面相却一点儿也不凶狠,对着杨淼说话也很温和,杨淼到底在害怕什么。

“后山?发生什么事了?”

老陈表情瞬间变得凝重,后山可不是一个深更半夜正常人想去和敢去的地方,全村除了杨奶奶和眼前这位瘦小的女孩几乎没人敢在天黑之后上后山。

“您去了就知道了。”

说完杨淼也没有再给老陈询问的机会转身就往来时的方向走去,张鹤一头雾水却也不得不跟着杨淼回去。

他能感受到杨淼不喜欢刚才那个老人,话语行为不一致甚至应该还怀有隐隐的敌意,说明她害怕的不是老陈,那她刚才怕的到底是什么。

一直在前面走路的杨淼突然停了下来,抬头望着又圆又明亮的月亮。

“张鹤,如果,我是说如果你的那位朋友不在这个世上了,你会怎么样?”

隐在月光下杨淼的脸格外动人,但也有一丝摄人心魄的恐惧。

张鹤的心骤然缩紧喘不上气来,“你是不是知道冯霖在哪儿?他是不是出事了?”

人在从别人口中听到他人消息时,第一反应总是往坏处想的,无论他是敌人还是朋友。

“你知道为什么奶奶指定要我先找陈家人吗?”

杨淼转移了话题,她多次无视自己的问题让张鹤有些生气可又无可奈何。她是给予者,而他却是祈求者的局面一直未曾更改。

“是因为和陈家有关。”

张鹤不是个莽撞不会思考的人,相反他极其聪明。

“后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杨淼直视着张鹤的眼睛,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这么近距离的观察杨淼的脸张鹤是第一次,所以直到此时他才发现原来杨淼的眼睛一个是单眼皮一个是双眼皮,额头也微微有些凹陷,可这些缺陷一点儿也不能掩盖或者说阻挡她的美丽,真正的原因恐怕是她那双又黑又亮的眼睛,张鹤发誓这辈子没见过比杨淼眼睛还要漂亮的人,即使是欧美那些蓝眼睛的人也比不上。有人说多彩的眼睛里有星辰和大海,而杨淼的眼睛里像是有整个世界,你无法看到里面全部的景色,所以被不停的吸引着一直看下去。

突然间一只冰冷的手覆盖上了他的眼睛。

“不要直视着我的眼睛太久。”

覆在眼睛上的手异常冰冷,耳边传来的话语却是温柔如水。

这个叫杨淼的女孩给了张鹤一招致命的袭击。

待眼睛上的手移开时杨淼也已经不再看着张鹤了。

“杨淼告诉我好不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再在无知中度过一天张鹤会疯掉。

“陈飞死了。”

平静的水面上突然投下了一颗石子,打破了水面上的平静,水面从石子落下的地方开始荡起阵阵水波。

“你的朋友也不在人世了。”

继石子之后又投下了一块又大又重的石头,水面已经无法再努力去恢复原态,所幸不再做任何尝试,仍它溅起无数水花,仍它荡起无数杂乱的水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