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安德鲁的咒怨

更新时间:2019-06-22 09:50:19

安德鲁的咒怨 已完结

安德鲁的咒怨

来源:落初 作者:小爱的尾巴 分类:灵异 主角:安德鲁钟楼 人气:

主角是安德鲁钟楼的小说《安德鲁的咒怨》此文是小爱的尾巴原创的灵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罪恶源于心生,因果造就一切,咒与怨的交缠往往谱的是人始终最根深的悲凉。是谁在叹气,又是谁在迷茫,谁又承担这谁的咒和谁的怨?是他!还是他!此书为《档案秘史》下部!上架开始每天双更保底8000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最近的H市似乎不大太平,虽说H市从来都不是个太平的地方,不过像最近这样因一件事闹得沸沸扬扬的,也是挺少见的。

早起之后直接发车,一路上谢绝了打车的乘客,安德鲁直接开车来到昨晚约好的地方。下车进了一家茶楼,等着安德鲁走进茶楼最里侧的包间时,阴歌早就到了。

包间内除了阴歌外,还坐着一个男人,年纪不大,不算白皙的皮肤透着健康的肤色,虽然身材不是特别壮实,不过身上还是自然的散发着浩凛之气。

那两人就那样坐在茶楼里,男人盯着面前的那一杯茶,看样子像在想着什么。至于边侧的阴歌,随身携带的塔罗牌摊铺在桌上,展成扇形,她也正好伸出手按着其中一张,打算抽出来。

指尖才刚碰压,还没来得及抽取,阴歌就察觉到安德鲁的进入。维持着抽卡的动作,阴歌抬头看了过来,随后说道。

“迟到咯!”展了笑眸的调笑,只是安德鲁实在不是个懂情趣的人,仅是瞥了一眼阴歌,随后走了进去径直坐在男人的对面,说道:“这一次的委托人?”

无趣的直询叫阴歌不喜的“切”了一声,不过也只是咂舌切了一句,很快的她又恢复原本的笑,说道:“没错,就是这一次的委托人,不仅委托的事让你感兴趣,委托人的身份也很有趣哦。你说是不是呢,范警官?”

最后一句话是冲着那位被称警官的男人,或许是第一次接了这样的任务,叫阴歌这样问这名年轻的警官瞬间显得有些拘谨。不自然的皱了一下眉头,显然是在纠结身为一名人民警察,不以科学为依据反而来这儿寻求两个神棍的帮助,传出去会不会遭人民群众的鄙视。

第一次接这样的任务,恐怕每一名警察心里都要承受这样的思想搏斗,阴歌最喜欢的就是跟新人小警官打交道。看着范礼那蹙眉紧皱完全不信的样子,阴歌笑道。

“别紧张,每一个刚和我们接触的警官都跟你一样,不过没事的,多来往几次就习惯了。”

“我没紧张。”阴歌的调侃显然让范礼有点不舒服,直接看着她下意识回着,不过这样的正色回应阴歌也是见惯了,又是轻佻一笑,说道:“你这样子跟你家萧队当初第一次见我们的人时候,反应简直一模一样,真是可爱极了。难得看到这么可爱的小新人,干脆我免费帮你占卜,如何?”

话音落下原本冲着无人方向的塔罗牌突然调了转,扇形右移四十五度正对着范礼。这些神神鬼鬼的事范礼实在难以说服自己接受,就在他的眉心皱到极致时,坐在一旁喝茶看着阴歌调戏人民警察的安德鲁开口说道。

“这一次的单子,到底委不委托?要是你们不打算细说,我先走了,时间宝贵,我可没时间跟你们浪费。”一句话就这样插了进来,虽然话不好听,却也算替范礼解了围。也是因着安德鲁中途插话,阴歌才放弃劝服范礼抽一张牌,指尖划过桌面上的牌,塔罗牌好似有生命般整叠合起,阴歌这才瞥看着安德鲁说道。

“真是的,一如既往没有耐Xing,实在不讨人喜欢。不过说来也对,时间的确宝贵,所以范警官,能麻烦你详细说说这一次委托单子的具体细节吗?”她只是个中间人,虽然调侃人民警察挺有趣的,不过工作也得赶着完成,当即也只能收了自己的喜好,随后提醒范礼时间紧迫。

说真的,范礼实在不信这一些,就算交付这一项任务的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他也觉得上司的脑子抽了,这个世上怎么可能存在着子不语乱力谋的鬼话。虽然心里头是极度不信这种神鬼之说,可既然来了,他也只能老实完成自己的任务。当即在两人的注视之下,范礼从身旁的背包里拿出一个档案袋,随后将档案袋放在桌上说道。

“最近市里出了那么多命案,我想你们应该都知道,不过我还是得声明一下个人立场,虽然我被指派来执行这一次的任务,不过我压根不信什么鬼神之说,我坚信最近的案子就只是有人装神弄鬼的恶Xing杀人案件,而且警方也必然能抓到那名罪犯。”

宣誓一般的话,听上去挺带感的,身为人民警察,他必须坚守自己的原则,不过很显然,他的这一份坚守宣言边上两人好像全选择没听见。伸手将档案袋移了过来随后抽出里头的东西,阴歌一面翻着一面挑眉说道。

“这就是最近这几起案子的通报?哇哦,亡灵登报发布咒杀通告吗?”

“你们这些神棍,这世上哪来的亡灵和咒杀。”

“如果没有?那么小警官,你能解释一下这个东西,还有最近的这几起案子,究竟为什么?”戳了戳那几份从档案袋里取出来的东西,看着范礼被她呛得说不出话,阴歌这才将那几份东西丢到安德鲁面前,说道。

“来,瞅瞅,这可是警方那儿才拿得到的第一手资料,别的地方可拿不到。”

顺手扔到面前,那一叠报纸跟资料散开,范礼给的档案袋里除了一些资料,还有六张晨报。晨报是市面上最常见的那种报纸,虽然现代高科技下很少人在订阅晨报,不过市区中还保留着几家售卖晨报的摊贩。晨报,本应该渐渐消失在人们视野中的一种新闻承载模式,最近又重新火了起来,而它之所以又重新得到人们的追捧,并不为其他,而是因为这几天报纸的头版新闻。

拿起其中一张,安德鲁的注意力直接被头版吸引,并不是因为头版的新闻如何牵引人心,而是因为这一张报纸的头版,恐怖阴森得叫人瞧了一眼就不敢在细瞧第二次。

报纸的首版常理应该是彩色的,一般都是近来较为重大的新闻头条,然后他们手中的这一份报纸却非常特别。报纸首页整个版幅没有新闻,也没有国际形势,一整个版面都是黑色的。漆黑如墨的头版上印着两只蜡烛,黑色的底,白色的蜡烛,叫这一张报纸透着说不出的诡异。尤其是头版的正中间还印着一个死人遗像常用的画框,画框里的男人嵌在框内,头部像是被什么东西砸中,脑袋凹陷连着脑浆都迸流出来,极其渗人。而这渗人的遗像下还有一段血红的文字,暗红的颜色,那是鲜血干涸之后特有的颜色。这暗色的红标注的字样,好像是在提示着谁寻找着遗像上的人,每一张晨报的下方都有一段文字,而且文字的描述随着晨报时间的临近,越来越详细,也越来越有针对Xing。

这一张报纸是五天前的报纸,五天前的早上,它就那样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报纸的头版上。一开始市民们根本没在意,毕竟这年头谁还没事去订阅一份没用的报纸,可接下来的几天,几乎每天的新闻头版刊登的都是一副不同人惨死的遗像以及那透着鬼气的白色蜡烛,这报纸上亡灵的死亡通告也在H市内炸开了锅。

每天一张通告,晨起发起,当天H市内必然死一个人,报纸上的通告,遗像上的那个人,以着报纸上的死法,必然在当天惨死。

已经连续五天了,至今为止四个人丧命,然而警方却查不到任何蛛丝马迹,亡灵登报寻找替死鬼的事在H市更是传得沸沸扬扬。

五张晨报,对应着五个人的资料,其中四人已经死亡。现场的照片跟报纸上遗像的高度雷同总叫人瞧着莫名觉了瘆得慌。就在安德鲁一一扫过并且拿起最后一份报纸时,看着今天晨报上头版遗像中那身子对折断裂头部几乎跟脚跟贴凑在一起的女人,安德鲁说道。

“这是今天亡灵登报要带走的人。”

“根本没什么亡灵登报,这肯定是哪个变态杀人犯故意做出来的噱头,这个人的身份我们局里已经查清了,现在二十四小时有人贴身保护,绝不会在让那人得逞。”

“哪个变态?你们口中的那个变态还挺有钱的,连续五天影印这么多报纸,还得无声无息的放到摊报上,挺有能耐呢。”这话刚刚落下范礼又一次被呛得说不出话了,话音落下看着范礼那一脸吃瘪的样子,安德鲁再道。

“二十四小时盯着?你觉得二十四小时盯着就有用?”

“当然!”立改刚才一脸吃瘪眼,范礼自信的说道。刚从警校毕业出来的警察,身上总能自带一种说不明的自信,这一点安德鲁一直都搞不明白。自信的人的确让人敬佩,只不过什么都不懂却盲目自信的人,就叫人觉着可笑了。

视线已从报上的遗像挪开,落在范礼身上的那一双眼就好像能透过他身上的那一层皮直接探看至皮下的根本,就那样盯着范礼瞧了半晌,安德鲁说道。

“如果二十四小时的贴身保护真的能救下这个女人的命,你们警方根本不会让你来下这一单委托。”手点在报纸上,指尖正好戳在那幅遗像中女人血肉模糊的脸,安德鲁突然说道。

“时间,应该差不多了。”

话音刚落,包间里突然响起手机响铃,听了响铃后范礼急忙从口袋里拿出自己的手机,接通电话只听范礼“喂”了一声,随后是短瞬的沉默,也不知电话那头说了什么,范礼的面上惊露诧愕。仿佛听见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事,范礼拿着手机僵处在那儿,半晌之后才看见他拿着手机大声问道。

“什么,你刚刚说什么?那个女人?那个女人死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