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我的末日

更新时间:2021-02-22 23:02:44

我的末日 已完结

我的末日

来源:落初 作者:七少y 分类:科幻 主角:蓝夏陆梦涵 人气:

《我的末日》由网络作家七少y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蓝夏陆梦涵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蓝夏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毕业生,让她想不到的是原来这个世界真的有末日。  末日降临,她却远离故乡身在远方的挚友所在的市区。和挚友经历过生死离别,患难与共后她深深的明白了末日的残酷。  异能全方位发展,T病毒抗体注入体内免疫所有丧尸病毒的感染,且看末日来临,一届普通大学生如何步步营生,从平凡到不平凡。  末日来袭,且看它是如何打造出一位最强王者!  末日降临,游戏才刚刚开始,你准备好了吗?末日的狂欢,究竟谁才能笑到最后?是不断进化的各类型丧尸?还是智慧与勇气并存的人类?亦或者是一起走向灭亡...  ps:本书已完结,新书《剑斩仙途》已发布,各种求支持~(^_^)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三章末日求生手册

“十一,十二,十三,十四......”

“梦涵加油!加油!”

“呼,累死我了。”

陆梦涵起身坐在地板上,天晓得这俯卧撑竟然这么难做,这么费体力,这数量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原来她的体制已经弱到了如此地步吗?

“梦涵好厉害,我只做了五个,你竟然做了十五个!”蓝夏在一旁无辜的眨了眨眼睛,她一直知道她体弱,但谁知道竟然只能做五个!

“算了,我对你已经放弃治疗了。”陆梦涵无语的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她们两个差不多半斤八两吧,都是战斗力只有五的渣一枚。

然而......她紧紧皱起的眉头已经暴露了她的心情。

她现在很烦躁,但是此刻却真的爆发了一股求生的意志。

记忆里最深刻的昨天,她早已回不去了...回不去了。

“说的我好像还有救似的。”丝毫不知道面前的人心里所想,蓝夏在一边嘟囔道。

“......”

“得了吧,隔壁房间里还有一个跑步机,你先去跑会吧,我休息一会再继续做俯卧撑。”陆梦涵无奈的扶额,她嫌那个跑步机锻炼不出效果就没事先说,结果...这训练简直是惨不忍睹。

“有跑步机啊,你怎么不早说!”蓝夏欢快的蹦跶走了,俯卧撑什么的这么高难度的还是留给梦涵吧,跑步机什么的才是她的菜。

看到蓝夏欢快的身形,陆梦涵苦涩的嘴角彻底显露了出来。

她知道她的,明亮欢快的外表下有一颗聪慧细腻的心。

强装镇定欢脱,只是为了带她走出低谷而已。

心底划过一丝感动,陆梦涵揉了揉发红的眼眶,她知道她的挚友在期待着什么,也明白她爸爸那时眼中的期望到底是什么。

就算很伤心很难过,她也会努力的活下去。

为了不辜负他人,她也要勇敢下去。

半个小时后......

“我去!为毛姐只能跑半个小时,而且还是慢跑!”

隔壁房间,陆梦涵心有余悸的捂着自己的耳朵,一下子想到了什么立马脸色变的惨白。

丧尸对声音很敏感!

陆梦涵飞快上前找到了香水后,立马在家里四处乱喷,然后轻轻的倚在门边听外面的声响,良久,听到外面没有声响了才松了一口气。

出来拿水的蓝夏看到陆梦涵这么奇怪的动作,一下子懊恼的拍了一下自己,怎么这么快就现出原形了,以后可不能这么大声了,把丧尸招来了她上哪哭去。

陆梦涵无奈的看着蓝夏,这厮就是这个毛病,一有什么刺激就不知不觉的开始大声说话了。

走到电视机前,她满怀希望的打开电视后发现它还是黑白的雪花,换了几个台后还是这样,陆梦涵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就在她正准备关电视时,里面忽然传来了官方传统的声音。

“现如今T病毒蔓延全球,请各位居民锁好门窗,不要大声喧哗,如有亲友被咬伤或者陷入深度睡眠请立刻用绳索将其牢牢的捆绑起来观察,各zf已经在施展救援,请大家不要惊慌。再重复一遍,现如今T病毒蔓延全球,请各位居民锁好门窗,不要大声喧哗,如有亲友被咬伤或者陷入深度睡眠请立刻用绳索将其牢牢的捆绑起来观察,各zf已经在施展救援,请大家不要惊慌。”

陆梦涵拿着遥控器苦着脸看着蓝夏,蓝夏也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她们现在在市中心人群最密布的地方也是丧尸最密布的地方,恐怕还没有等到救援,她们就已经饿死了。

陆梦涵侧过头,眼眶上又不自觉的有湿润润的东西涌上来。

抬手将它抹掉,她强装镇定。

“看看,T病毒蔓延全球,不过这深度睡眠是怎么回事啊?”

“我怎么知道,一般这种情况,小说里都说醒来后就有异能了呗。”蓝夏耸了耸肩,看来她们已经不能坐等官方zf的救援了。

“异能?夏夏,你没生病吧?那种科幻的事情你也相信?”异能?

那种科幻Xing的东西真的会出现在现实世界里?

“梦涵,那换以前有人跟你说有丧尸横行,你信吗?”蓝夏昂起头反问道。

怎么可能相信啊......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父母甚至还深受其害的话......她怎么可能相信。

相信、这一切都是真实的、残酷的。

“额,说的也是啊,要是真有了异能就好了,至少大家还有保命的技能。”

故作轻松的说道,她侧过头,不去看蓝夏的脸,她害怕自己现在的表情会让蓝夏也觉得绝望。

蓝夏咕咚咕咚的把一整瓶矿泉水都喝下去了,白了陆梦涵一眼就回到房间继续训练了,她也就是随便说说,这货还真信了,如今她们可以依靠的只有自己。

收到白眼的陆梦涵无辜的摸了摸鼻梁,不是她说的有异能嘛,这都什么事啊。

不过、蓝夏没有看到的是,他走后,身后那人低下的头,眼眶中一滴滴掉下的泪水。

恐惧、难过、悲痛、都无法说明此刻她内心的心情。

每一次,只要一闭眼,那重复的无止境的场景就会一次又一次的出现在她的眼前。

看了看那个欢快的身影,陆梦涵低下头去连忙将眼中的泪水擦拭干净。

伤感解决不了问题,她现在首先要思考的应该是如何活下去。

在这么残酷的世界、活下去。

为了节省资源,陆梦涵已经和陆姑妈达成统一意见了,她们一天只做一顿晚饭,做饭的时候,陆梦涵想到大家都一天没吃饭了就多做了一点。

饭桌上,蓝夏直接手指大动的吃了两大碗的米饭,正打算给陆梦涵夹点菜的时候,才发现对面的那个长的圆滑的小子直接用饭盆开始吃了。

小朋友!

你知不知道那是饭盆啊!

饭盆啊!!!

蓝夏吃惊的长大着嘴巴,陆梦涵一脸无语的给蓝夏夹了点菜,自己也开始海吃起来,看来现在不能省,再说了,她们天天训练也是要吃饱了才有力气的。

而且、陆梦涵眼瞳闪过了一丝寒光。

姑***所作所为让她很厌恶,还不知收敛。

洗完碗后,蓝夏还是那副见了鬼的样子,陆梦涵实在受不了的上前把她的嘴巴合拢了。

“我的天呐,那小子怎么那么能吃。”这样吃下去,她们还能支撑几天啊?

陆梦涵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咱们以后就要吃好喝好不能省,我原以为能支撑半个月的,现在看他的吃法,恐怕我们最多就只能支撑三天了。”

“三天?我去!那我们必须得抓紧时间了!”

刚说完,屋内的灯一下子就变的漆黑了。

蓝夏随意的翻了翻柜子开口道:“看看,停电了吧,梦涵,你家有蜡烛没有。”

“等着,我早就准备好了。”陆梦涵从一边的登山包里拿出了一根蜡烛点亮后,整个屋子都变的明亮多了。

“梦涵呐,你说我们现在算不算生死与共。”蓝夏躺在床上仰着小脸看着漆黑的天花板。

生死与共啊,这样的场景,做梦都是想不到的。

此刻她脑子里也是乱的很,梦涵的爸爸妈妈都死了,那她的呢?

越想越心烦,越想越寝食难安。

“得了吧你,想啥呢,赶紧睡觉。”陆梦涵侧过脸去,不去看蓝夏的脸。

泪水无声的滑落,她真的快崩溃了,只能用忙碌严格的训练来麻木自己。

“梦涵,俯卧撑你现在能做几个了。”沉默了良久,蓝夏还是问出了声。

“恩,满打满算勉强可以做五十个了。”陆梦涵赶紧擦干了泪水,如实回答道。

“五十个!”蓝夏一下子就惊的坐起身来,这也太厉害了,这才一天就锻炼的已经可以做五十个了,看来她明天要加把劲了。

“行了啊你,赶紧睡觉,累了一天了,你烦不烦啊。”陆梦涵的语气里充满了不耐烦,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害怕再继续这样的话题,她会忍不住哭出声来。

“哼。”蓝夏一下子就钻进被窝里不说话了,太可气了,怎么人和人就这么大的差距呢,她今天慢跑最多也只能跑一个小时,明天必须得试试快跑和俯卧撑。

然而当蜡烛的光芒也熄灭了时,蓝夏的眼瞳中出现了恐惧、伤感、还有迷茫。

末世降临的第三天,经过深层思考的陆梦涵还是恢复了一日三餐制,奇怪的是,往日总是吵吵闹闹的陆姑妈和小侄子今天格外的安静,而且也没说什么话。

匆匆吃过早饭的陆梦涵和蓝夏就各自训练各自的了。

路过冰箱的时候,蓝夏停顿下来了。

想了想,她还是把冰箱打开了,本来是想拿一瓶水的,眼角却看到了一瓶红色的液体。

“梦涵,这是什么东西?”蓝夏皱着眉头问道从她身边经过的陆梦涵。

“这是鸡血,我家里常备着的。我妈喜欢吃小麦鸡血粥。”不经意的回答道,陆梦涵身形猛的一僵,眼眶中似乎又有什么东西要夺眶而出。

连忙抬起头制止住,陆梦涵移开了眼,匆匆和蓝夏擦肩而过。

看到陆梦涵异样的神情,蓝夏这才反应过来,手脚一顿,可是看着陆梦涵匆匆离去的背影,她的脚步就像是被固定在哪了一样无法动弹。

沉默了片刻,她将那小瓶鸡血放回了原处,然而就在转身要走的时候,她又折转回来悄无声息的将它放在了自己的包里。

也许以后,会用得到。

中午,陆梦涵用毛巾擦了擦浑身的汗走到了门口,看着蓝夏玩命的快跑心里也是百感交集。

想了想还是没有出声打扰,正打算去厨房做饭的时候就看到了陆姑妈鬼鬼祟祟的走到了大门口。

陆梦涵一下子就退后了一步隐藏了身子,只见陆姑妈打开了门和对门的一个长相猥琐的男人鬼鬼祟祟的说话。

到底怎么回事?

“我说你看见那两个小姑娘了没,这长的可真是没话说的。”

“嘿嘿,大妈,你屋里的那两个我全要了。”

“全要了?行!我找机会给她们下下那个安眠药,不过嘛,这物资可就得...”

“咳,大妈,你放心,我现在什么都缺,就是不缺物资!”

“那行,那咱们就说好了,明天晚上让她们放松警惕后我就动手!”

“行,大妈你可得把这件事办好。”

“嘿嘿,这你放心,明天晚上,你就能抱得美人归。”

陆姑妈小心翼翼的关了门,疑神疑鬼的四处看了看,然后就躲回房间了。

心脏‘砰砰砰’的急速跳动着。

陆梦涵在一旁心惊胆战的轻喘着气,她不是小孩子了,他们说的什么意思用膝盖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枉她们还好心的收留他们呢,这就是引狼入室,恩将仇报!

同时,她也为现在人的薄情伤感,一点点物资现在就可以毁了她们吗,这个世界还有没有人Xing了!

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了,渐渐的她哭出了声,呜咽声很小很小,但却是她第一次哭出了声音。

不知道哭了多久,她终于回复了情绪,同时因为这次的发泄,她的内心深处对生存有了更加的渴望和执着。

午饭陆梦涵小心翼翼的避免陆姑妈做好了,确定没有其他问题后她和蓝夏一起吃完了,她根本没有做那两个人的份。

陆姑妈一出来看见没有自己的份刚开始还是很气愤的,但是转念一想就什么都没说的自己去厨房做了。

陆梦涵悄悄地在一边盯着陆姑妈没做什么手脚后就拉着蓝夏回到房间了。

一关上门,蓝夏就立马问道:“梦涵,你姑妈改Xing了?怎么这么好脾气了。”

梦涵家的姑妈这几天的相处蓝夏也是对她服了,尖酸刻薄为人处事都带着一副小家子的味道。

那副尖酸的嘴脸让她看着都难受,什么都喜欢斤斤计较,根本就是反客为主的典型。

她十分怀疑梦涵的那个姑妈是不是已经忘了到底谁是主谁是客了!

一听见蓝夏这么说,陆梦涵就是气不打一处来,同时心也很寒,现在想来腿还有一点发软,这好在她及时发现了,要不然还真不如死了算了。

看了看有些疑惑的蓝夏,陆梦涵咬了咬牙还是在她耳边低声把她听到的重复了一遍。

蓝夏不可置信的捂着嘴,末世这才几天啊,就已经有这么龌龊的交易了,而且这还是有血缘关系的亲戚啊!

人Xing已经泯灭到如此程度了吗?

即使是血缘之亲,也可以为了利益和物资出卖掉自己的亲人吗?

稍稍清理了一下情绪后,蓝夏镇定下来了:“梦涵,你把我们要带的东西都收拾一下,再找找趁手的家伙,我们今天晚上就悄悄的走,不能再耽搁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现在也管不了去哪了,车到山前必有路,我现在就去收拾一下东西,你等等,我家里还有两把唐刀,我去找出来。”陆梦涵镇定的理了理思维,现在这么紧要的关头绝对不能自己乱了手脚。

蓝夏惊喜的说道:“唐刀?我去!你家怎么这么牛啊,竟然还有唐刀!”

“现在还真要谢谢我爸了,他以前就喜欢搞这些,我记得在他书房里,走,我们一起去找找!”陆梦涵说罢就拉着蓝夏静悄悄的走到了书房。

只是心中的苦涩却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爸爸那么热爱唐刀,热爱武术,虽然一直没有缘分和时间去学习,但是他却将所有的业余时间全部投入到了这里。

想起父亲最后的脸庞,陆梦涵的眼角又缓缓有泪珠划过,悄无声息的擦掉,就像它从未出现过一样。

书房里,蓝夏把门反锁后,就站着在一边看着陆梦涵把书房翻的乱七八糟的找东西,这毕竟是陆梦涵的家,她也不好插手。

而且,她相信这个地方有着梦涵爸爸和梦涵父女俩最美的回忆和羁绊。

“找到了!夏夏,快过来看!”陆梦涵的声音很激动很激动,她红红的眼眶中虽然不住的流淌下眼泪,但是嘴角却是弯弯的。

记忆深处那些最美丽的回忆,永远会被她珍藏到内心最深处,它们将是她前进的最大的动力。

蓝夏跑过去看到陆梦涵手上的那两把唐刀喜不胜收,一把长约一尺过一点的宽唐刀看上去非常的锋利,最最最重要的是,这把刀它竟然开刃了!

但是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她侧过头呆呆的看着陆梦涵的侧脸,那张美丽的脸庞上虽然有泪珠流淌而下,但是那弯弯的嘴角却异常的美丽。

有些时候悲伤会成为我们放弃的理由,但让人更加难忘的是悲伤后面的美好回忆,它恰恰会成为我们前进的最大的动力。

陆梦涵揪下一根头发轻轻的放上去一下子就被割断了。

二人狂喜的对视了一眼,默契的把视线移到第二把刀上,这把唐刀要比前一把长一点,大约二尺有余,做工要比上一把精致多了,全身呈火红色,看上去拉风的不得了。

蓝夏默默的把手放上去在刀刃上摸了一个来回,默默的把完好无损的手拿回来了。

这把刀也开刃了啊,可是都这样了竟然连手都划不破。

“梦涵,这就是一把观赏用的刀吧。”蓝夏失望的说道,第一眼看上去的时候她就很喜欢这把,结果竟然是观赏用的。

“那,要不你用这把吧!”陆梦涵把那把锋利的唐刀递过来了,蓝夏摇头拒绝了。

“算了,这把刀我挺喜欢的,大不了我再找一个长一点的武器,和那些丧尸面对面的打,我还适应不能啊。”

看着好友执意如此,陆梦涵也没说什么,掂了掂手上的刀,还是有些份量的,随时绕了几下,看的蓝夏是一脸的崇拜。

“哇塞,好酷啊,梦涵你竟然会玩刀。”蓝夏星星眼的望着陆梦涵,就差把‘我想学’这三个字写在脸上了,陆梦涵尴尬的退后了几步谦虚的说道:“其实也没什么,都是以前我老爸自己研究出来的,没事老逼着我学,我也只会一点点,一会我全部教你。”

父亲、我会活下去的,会用你教给我的一切的一切,坚强的活下去的。

“哈哈哈,咱家梦涵不愧是十项全能!”蓝夏嘚瑟的想着,以后有十项全能的梦涵开路,她们称王称霸的道路还会远吗?

一下午,蓝夏都认真的跟着陆梦涵学习挥刀,其实陆梦涵也只是会一点点,来来去去就是挥,劈,砍,挡这四个最基本的。

晚上,陆梦涵偷偷的在晚饭时间前就把饭做好了拿到房间里和蓝夏海吃海喝了一番,家里现在也就只剩下几斤面粉了。

过了一会,陆姑妈大概是再也忍不住了,隔着门骂骂咧咧的骂了好大一会才罢休。

蓝夏和陆梦涵皆是无语的对视一眼,然后就各自开始检查东西。

现在她们就要离开这个末世后呆了三天地方去面对外面的丧尸了。

这些天,虽然她们大厦还是安全的,可是不管白天还是夜晚那些陆陆续续的惨叫声还是在刺激着她们的心脏。

现在她们就要离开这安全的堡垒去外面随时可以毙命的地方求生了。

蓝夏顿了顿,拍了拍包里一个鼓鼓的地方,心脏‘砰砰砰’的紧张快速的跳动着。

蓝夏和陆梦涵给对方绑好带子后再次各自的检查了一下,二人都背着包,陆梦涵主要是背着一些食物还有生活用具,手里提着一把刀,其实里面装的东西并不多,而且考虑到她们体力的关系,她们甚至连换洗的衣服都没带。

而蓝夏的包里装着一些矿泉水饮料还有一些零食和打火机地图一些必用品,还有那把红色的唐刀也被她塞进去了。

蓝夏接近一米七的身高一般都不怎么穿高跟鞋,现在才想到,梦涵只有一米六啊,怎么看上去跟她差不多高呢。

视线下移,看到了梦涵脚上的那双高跟鞋后,她是彻底的醉了。

“我也是醉了,梦涵,我们是去逃生啊!你怎么还穿高跟鞋,要是一会扭到脚了怎么办!”

“啊?哎呀,我忘了,你等我一会啊,我去找找看。”

陆梦涵立马跑到鞋柜旁边翻来覆去的找平底的鞋子,经过翻来覆去只有一双挺搞笑的运动鞋,不信邪的再翻了翻,最后还是没办法的穿上那双一时兴起买回来的卡通鞋子了。

“你这是要去杂耍?”蓝夏无语的看着陆梦涵脚上穿的鞋子,还是喜羊羊的图案。

“我也没办法了,就这一双平底的,我拖鞋也有八公分高啊。”陆梦涵一脸苦瓜色的看着蓝夏,这鞋子换平时她根本穿不出去。

蓝夏无语的翻了翻白眼,感情这位平时除了高跟鞋其他根本穿都不穿。

半夜两点钟,夜深人寂的时候,蓝夏手上拿着一根木棍【其实是拖把演变而来的】小心翼翼的打开了大门,往楼下走去。

然而就在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她又顿住了。

“梦涵,你说过这里只有你们两家居住是不是?”

听到蓝夏莫名其妙的问题,陆梦涵很疑惑,但还是很忠实的点了点头。

“买下这里房子的人都是一些商人,他们常年在外,再加上这里才刚刚开盘,所以现在只有我们俩家搬进来了,有些地方甚至连装修都没有进行。”

手心中冒着汗水,蓝夏伸出手在包里摸索了很久很久,终于将那个瓶子翻出来了。

看到蓝夏手里的鸡血,陆梦涵一下子反应过来了。

“夏夏!你难道!”

咬了咬牙,蓝夏飞快的将瓶盖打开:“对不起!我的确是想......”

她飞快的将瓶中的鸡血倒在了两边的大门上,随后一下子拉着陆梦涵飞速的跑下楼梯。

她在心中一次次自我催眠着,这不是她的错。

要不是他们太过分了她也不会这样,没错、不是她的错,不是的!

冷汗直流,心脏‘砰砰砰’的跳个不停,只有她自己知道现在她有多害怕,心脏都被提到嗓子眼上了。

被蓝夏拉着飞速往楼下跑着,在跑到最后一层楼梯的时候陆梦涵突然她只觉得脑海一阵昏迷,胸口气闷,半扶在楼梯口上,死死支撑着。

“梦涵,你怎么了?”觉得身后不对劲的蓝夏一回头就顺着手电筒看见了一脸惨白的陆梦涵。

陆梦涵摇了摇头,抓着蓝夏的手一声不吭,怎么就偏偏在这种时候出了问题呢,好在她们已经用香水把全身都喷了一个来回,丧尸应该短时间内发现不了她们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