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多余的人偶

更新时间:2020-07-31 01:41:35

多余的人偶 连载中

多余的人偶

来源:落初 作者:王小祉 分类:科幻 主角:寻思 人气:

完结小说《多余的人偶》是王小祉最新写的一本科幻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寻思,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陈臻,有一天突然收到一封莫名其妙的邮件,说我马上就要死了……果不其然,几天后我遭遇了车祸,幸运的是被一位小明星给救了。但这只是开始,事情一件接着一件,我被莫名其妙污蔑成凶手。而自己的记忆也开始出现混乱……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某个周三的夜晚,在公司加完班之后的我,正优哉游哉地走回家,耳机里放着文雀的《大雁》。

住的地方并不是很远,和公司隔着半小时的步行路程。先直走,再拐个弯,沿街都是老式公房。窗台边上撑出的铁杆上,密密麻麻地晾晒这男男女女花花绿绿的衣服。半个月来的连日阴雨,使空气中总弥漫着一股发霉的味道,特别是走在这半干不干的衣服下面。

但我总能敏锐地捕捉食物的气味。

比如现在,空气中除了微臭的衣服味之外,我还闻到了半条街远的烧烤摊的味道。新鲜羊肉特有的膻味,混着孜然粉,辣椒粉,椒盐粉,虽然我在这住了将近两年,从来没有踏足过这家每天都能路过的烧烤摊,但是每次仅仅是闻着就不由让我食指大动。

我加快了脚步。

只见一个胖胖的男人——就是老板,正满头大汗地提着一只黑色铁勺在炭火上烫着。腰间围的围裙,染着牛羊油与黑炭灰,反光的样子像一张猪皮。

他的背后就是烧烤屋,但烧烤炉子就摆在路边,一串串牛羊肉并列地排开,摊在铁架子上,冒着滋滋的声音。来不及翻转,有几滴油没兜住,落在红黑灰相间的煤炭上,冒出点点火星。

看着比闻着更有食欲!

我吸了吸鼻子,尽情地把这烧烤味吸入到肺里。

突觉胳膊有些冰凉,湿湿润润。我顺手一揩,凑到鼻子前闻了一下,有股霉味。

我顺势抬着脸,看着毫无星光的夜空下,挂着一条条晾在外面的长裤短袖——可能是主人忘了收,突然觉得没了食欲。

叮,手机响了。

“30天内3个台风登陆!申城明日仍有雨!

30天内3个台风登陆!上海创纪录,成最‘招风’的城市。‘努比亚’虽已走,但申城明日仍有阵雨与雷雨,最低温仅27度。”

我努努嘴,刚准备把手机收回去,“叮”地一声又响了,提示有一封新邮件。

是一封广告邮件。

我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大佬追过来叫我回去的通知。于是抬手一滑,想点删除,却不小心滑到上一封——那张已经被我遗忘的,形似我自己的青年截图又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还保持低着头看屏幕的姿态,忽然发现图片给我的感觉很不舒服。

图片上,那个站在人行道的青年身着粉色短袖上衣,上面有一个大大的字母O。

我抬起手臂,看了看胸前的大O,正是让人嫌弃的粉色。

这是一件在老家买的地摊货,已经被珍藏很多年了。如果不是连日的阴雨晾不干衣服,我也不会把它从箱子底里掏出来。

我把目光收回到屏幕前,赶紧放大那张清晰度堪忧的图片。放大几倍后,果然发现图片右上角有一截模模糊糊的数字:2018080823:20:05。

正是这张截图所在的录像时间。

我下意识地锁屏,确认当下的时间。只见蜡笔小新的手机屏幕上赫然显示着:8月8日星期三23:19.

当我的思维还停留在几秒之差的事件里时,一股强大的力量将我的身子整个往后拽。力道直达让我一下子失去了平衡,脚跟还没站稳,整个人便向后仰去。

与此同时,一辆黑色的轿车拉出刺耳的刹车声,擦过我,从我面前冲了过去,撞歪了路边的梧桐树。

“哎呀呀!这什么情况!”烧烤摊的老板明显注意到了这边的情景,提着黑色大勺跑了过来。

他拿着大勺,用力地敲了敲车窗。

一下,两下,急促的敲窗声,也没有换来什么反应。

只见他把勺子别在腰后,脸趴在车窗上,双手捂住脸与车窗之间的缝隙,撅着屁股,往里面张望。

“哎呦,你起来!”

当我还沉浸在老板的大屁股背影时,从我身后传来了另外一个清亮的声音。

我低头伸手往后一探,才猛然发现自己正坐在一个人的身上——准确地说,是肚子上。我提着险些被扯脱臼的胳膊,有些歉意地看向身后那人。

只见那人是黑色带着卷儿的头发,前面的刘海扎了起来,即使在这深夜,依旧带着一副墨镜,看上去有些神秘。

我瞅着他的下颚骨线还有下巴,觉得这人有些眼熟,但又一时想不起来是谁。

“哎呦,你别愣着!”那人对我吼了一句,见我仍然还没反应,呆若木鸡般坐在他的肚子上。于是便伸手推了我一把,把我从他肚子上挪开。

啪嗒一声,我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双股间的疼痛终于让我回过神来。

原来,在刚刚过去的几秒时间里,一辆没开车灯的黑色奥迪朝我直接冲了过来。而这位戴着墨镜的神秘男子,以这迅雷不及掩耳之速,从后面拉住我。才让我与死神擦肩而过。

我摸了摸裤子,才发现手机已经滑到一米远的草丛里。

闪电状碎裂的屏幕昭示着过去几秒的惨烈。

23点20分。蜡笔小新的屏幕上显示这最新的时间。

撕——

我倒吸一口凉气。

“哎,你咋还坐着?摔傻了?”那人站了起来,逆着路灯,整张脸都隐藏在黑暗中。

他回头看了看撅着屁股的老板,再转身瞟了我一眼,确定我没事之后,径直走到老板身边。

老板见他走了过来,终于收起屁股,手指着车窗,和他讲了几句话。

“咋回事呢?”老板又把脸贴近车窗,扭着头往里面张望。

站在一旁的卷毛见状,摘下眼镜,弯下腰,贴在车窗往里面张望。

天!这不是!不是!

我被撞懵的神经终于清醒过来了,打开微博,直接热搜第一条——沈亦诚视觉中国。

如此清晰的大图!我一边拿着手机,一边起身。在距离他不到3米的地方,来回仔细对比。

只见那张脸突然回头看了一眼,冲我大声喊道:“干啥呢!愣在那边!”

吓得我连忙收起自己的手机。

“怎么了?”我拖着胳膊走到他们旁边,试探地问道,“里面有人?”

烧烤摊老板点点头。

只见他大力地敲打着车窗,哐哐哐!震得车门都在抖动。然而车内的人毫无反应。

我见状,私下搜寻了一番。从旁边的花坛边上捡起一块大小得体的石头,走到车旁。

“让让!”我推开卷毛和烧烤摊老板,撸起袖子,直接抡起石头往车窗上砸。

哐哐没几下,车窗玻璃就成了镭射状破裂。

卷毛伸手一推,玻璃直接散落在车内的座椅上。

一股混杂着浓重的酒味、呕吐味、空调味、以及引擎汽油味袭面而来。车内灯光幽暗,驾驶仪上的蓝光映射在驾驶座的那位男子脸上。只见他趴在安全气囊上,意识不清。

“嘿,你小子挺猛的!”烧烤摊老板一边看着我,一边伸手拉开车门。

不巧卷毛刚好站在门口——车门一开,里面的男子顺势往外一歪,整个倒在卷毛身上。

那人的脸直接抵在卷毛的大腿上,随着他说话起伏的动作,轻微晃动。紧接着,就看到呕吐物开始在卷毛的大腿上敞开来,白的黄的,连着安全气囊。

气味感人。

“我去!”卷毛摊着手,脸上的五官都快皱成一团了,大声吼道:“那谁,你快报警啊!这……”

“哎呦,沈哥!发生了什么?”这时,从小小的烧烤屋中又走出一人,和沈亦诚一个腔调,手里嘬着一口鸡翅,翘着兰花指赶了过来。

“哎呦呦,这是谁呀!竟然靠在我们沈哥身上。”来人一把推开我,亲自上手稳住了靠在卷毛大腿上摇晃的脑袋。

“哎呦!这什么呀!恶心死了!”现在淌在他手上的东西,添了极具粘附性的口水,更加不可描述。

我看着那人手里的黏答答银丝,胃里泛着一阵阵恶心。

烧烤摊老板从他那猪皮一般的围裙下掏出手机,按了几个键之后,冲着电话喊道:“喂,110吗?这里是虹口区三坪路口。对,是的,我要报案——这里发生了车祸。没,没有车子相撞,就是酒驾。现在人还昏迷者呢!哎,是,是!”

他挂了电话,从屋里拿出一包纸巾递给快要崩溃的两人,说:“来,擦擦。”

那翘着兰花指的男子骂骂咧咧地接过纸巾,撕开包装,把手擦干净之后,才抽出一大堆纸巾递给旁边的卷毛。

卷毛捋了捋头发,开始整理仪容仪表。

我拿出手机,再次打开了那张沈亦诚——视觉中国拍摄的高清大图。对着他的脸,再靠近一点,换了个角度仔细对比后,试探性地喊了一声:“沈亦诚?”

那卷毛的反应算快了,手里的动作丝毫未停,用眼神斜瞄了我一眼。

“你干嘛呢!干嘛呢!拍什么拍!”没想到兰花指反应更快,直接伸手挡住我的手机,大拇指紧紧地捂住我的手机摄像头。

“没,我没拍他。”我扒开他的手,把手机塞回口袋里,谄媚地说:“刚沈亦诚救了我一命,我怎么会偷拍他呢!”

“感谢?有拿手机感谢的吗?”兰花指翘着他的食指骂道,“你们这些狗仔,别给脸不要脸。这人是自己酒驾,跟我们沈哥没关系。知道吗!”

那人还想巴拉巴拉骂我几句,卷毛拦住他说:“这人不是狗仔,跟他没关系。”

兰花指听卷毛这么说了以后,立马闭了嘴,但没过一会,又接着说道:“沈哥,刚老板报了警,咱们先走吧,免得被人看到。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卷毛点点头,把手里的纸巾交回给烧烤摊老板,说:“这账按照老规矩结。这儿麻烦你了,我下次再来。”

烧烤摊老板点点头,单手比了一个OK。一副看上去相识已久的样子。

随后,卷毛跟在兰花指的身后上了停在不远处的保姆车,扬长而去。留下我和烧烤摊老板,还有一个醉得不省人事的司机。

“这——”我故意拉长尾音,看着烧烤摊老板。

“对,那人就是那个大明星哈。”烧烤摊老板走到车的另一面,检查一会,又抬起头来对我说,“明星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多理解一下。”

我点点头,向他保证自己一定不会给恩人找麻烦的。

老板点点头,一只手指着烧烤屋,缓缓说道,“你要是不介意,去我烧烤店里面坐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