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北京的部队大院

更新时间:2020-03-22 01:09:40

北京的部队大院 连载中

北京的部队大院

来源:落初 作者:长弓射天狼 分类:军事 主角:廖阎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北京的部队大院》是长弓射天狼最新写的一本军事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廖阎,书中主要讲述了:作者用诙谐幽默、充满人生智慧的语言,原生态地展现了北京部队大院不同人群的生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秦月芳中等身材,不胖不瘦,五官端正的脸庞让人联想到她年轻时的风韵,泛黄起皱的面孔又使人感受到岁月的无情。当年在公社文艺宣传队的时候,秦月芳饰演过《红灯记》里的李铁梅,但是,现在的尊容,不用怎么样化妆就可以饰演李铁梅的NaiNai。

秦月芳对现在四室两厅的经济适用住房很满意,对经常吃鱼吃肉的生活很满意,对自己每个月能拿到一千块钱出头的退休金也很满意。她对郑启明说:“咱们两个人,一个是‘家里蹲’大学‘屋里’系辍学,一个是‘找稻田’大学‘计算鸡’系肄业,一没正经学历,二没过硬关系,能够从深山老林来到首都北京定居下来,应该知足了。”

知足者常乐。

所以,在生活中,她总是那么爱说、爱笑。

郑启明对赋闲在家的秦月芳有明确要求:平时在家看看电视、忙忙家务,一个人呆烦了就去外边走走,但是要适当地约束自己的腿、限制自己的嘴。

约束自己的腿,就是不要到处跑着去凑热闹;限制自己的嘴,就是与别人说话时要注意分寸。秦月芳对丈夫的要求理解得非常透彻。

郑启明每天上班依然很忙,中午在机关食堂吃工作餐,有时晚上还要参加一些集体活动,平常只有秦月芳一个人在家主持正常工作,指挥锅碗瓢勺,安排吃喝拉撒。刚退休的时候,秦月芳对郑启明提出的两条要求做得都很好,每天也就是下楼两三次,买买蔬菜,倒倒垃圾,两条腿应该说约束得不错。但是,她的那张嘴,在外边限制得还可以,在家里可没受什么约束,而且担负的任务反而比原来更繁重,什么西瓜籽、南瓜籽,栗子、核桃、花生仁,每天大量消耗,如果说秦月芳的身体是一个食品加工厂,那么,她的嘴巴就是去壳车间。

秦月芳的嘴巴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堡电话粥。

“林大嫂吗?对,对,我就是秦月芳,哎呀,您耳朵的听力真好。听说您姑娘生了个大胖小子,恭喜了!什么,孩子你带着?他NaiNai怎么不带,你带外孙等于是给亲家母打工,现在你对孩子再好,将来孩子与你再亲,他也是随他爷、他爸的姓。哎,我好像听到您家的小外孙在哭,好,好,咱们有话以后再说。”

“杨姐,吃过饭了吗?正在做呀,真辛苦。你问我是谁?猜一猜,不对;再猜,还是不对;使劲猜,这一回猜对了,我就是小秦,半年多没见着您,想死我了。什么?您家厨房的锅里还炒着菜,那我就长话短说,您退休时间早,我想向您取取经,就是怎么样才能安排好退休生活,您知道,我这个人喜欢热闹------什么,您闻到糊味了?那好,咱们以后再------”

秦月芳的话还没有说完,对方先把电话挂了。

秦月芳的一个电话有时候讲十几二十分钟,有时候讲一个两个小时,好在她打的多数都是军线电话,不用付费,要不然,电话费将成为她们家里的主要经费开支项目。

辛苦奔波了大半辈子,能够天天在家里看看电视、嗑嗑瓜籽、打打电话,占住嘴,填满胃,吃饱喝足上床睡,那是神仙过的日子。

神仙也有羡慕人间想下凡的时候。

十几天之后,秦月芳在家里坐不住了,心里像长了草,屁股如扎了剌,电视不能总看,电话也不能总打,她从这屋到那屋,从那屋又到这屋,有时候站在阳台上隔着窗户玻璃往下看,楼与楼之间的道路上过一辆车、走一个人,都会引起她的极大兴趣。

综合部直政局干事汪泉的爱人汪月英原来也在机关服务社工作,比秦月芳退休早。有一次,她给秦月芳打电话:“小秦,退休以后忙什么呢,在院子里溜弯的时候总也见不到你?”

“没忙什么,天天在家值班,闲得屁股痛。”秦月芳悻悻地回答。

“既然没忙什么,我刚才打电话你怎么不接?”

“我刚才上厕所了。”

“上厕所上那么长时间,电话响了足有五六声都没有人接,你到厕所是拉屎还是撒尿?”汪月英笑着问。

“既没有拉屎也没有撒尿,我是没事找事干,到厕所里脱裤子放屁去了。”秦月芳也笑着回答。

秦月芳在家里不干多少活,但胃口的良好功能不减,吃嘛嘛香。这两天她觉得原来挺合身的衣服穿着有点紧,往电子称上一站,吓了一跳,半个月不到,体重增加了三公斤,比育肥猪吃了配合饲料长得都快。

她这才觉得,应该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