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二次元 > 某不可能现实的心理咨询室

更新时间:2020-11-18 20:10:16

某不可能现实的心理咨询室 连载中

某不可能现实的心理咨询室

来源:落初 作者:未知态若爱 分类:二次元 主角:李心慕许可 人气:

《某不可能现实的心理咨询室》由网络作家未知态若爱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李心慕许可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踏入新学校的陆余由于某些原因加入了同样由于某些原因一直没有被废部的心理社然而社内只有与他同级的一位自称怪人的少女以及教育部调来填补上一任退休的心理老师,即将展开的是现实主义的日常生活?但是陆余即将面对的是社团的摇摇欲坠?还是寻求帮助的人们?或是自己内心深处的某些东西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3.

“哭了好。”

李心慕轻轻说,我也同意这种观点。

对于悲观或是其他负面情绪,释放出来是很好的治疗方法。很多时候确实是这样的,对于自己的情绪虽然有了一些预感或是担忧,但依旧想着没关系,既不去寻求帮助,也拒绝承认事实,病情的恶化可能是缓慢的,无形的,但也有可能是会被激发的。

总的来说,只要有着寻求帮助的想法,都是有阻止恶化以及矫正好转的机会的。

但是只是自己忍受的话只会越来越坏。

“其实悲观也没什么,只是看待问题的角度而已啊。”

我对于悲观的看法其实并没有特别在意,虽然我也认为悲观是心理障碍,但也是心理状态。只有严重的过分才有矫正的必要,说到底要是一个人乐观到极限,那也还是算了吧,先抓起来治疗。

不过说到底也是只是为自己辩护而已嘛。

我是悲观的人。

我这么自嘲着,顺便打量着身边的女生,她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人呢?

或许是乐观吧,在走廊上的追逐可是乐在其中啊,不过我不也是么?这样就是乐观了么,倒是那冷冷的语气才是常态吧。

谁说悲观的人就没有乐趣呢,偏见还是很严重的问题啊。

那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

我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不管怎么说,总是在这些问题上会束手束脚。

对于自己的问题视而不见,果然我是普通的人类啊。

“怎么了?”

“没什么。”

在我的视线下李心慕的脸有些泛红,我心虚地把头移开。

我们的病人已经离开了。

“怎么样?观摩学习到了没?”

宇文老师过来推开门笑着说到。

“得了吧,根本听不见你们在说啥,不过哭了倒是可以好好看见。”

“我都担心他要跑宣泄室里去。”

李心慕这时候也轻松地开了个玩笑。

“他预约了复诊哦,下一次交给你们吧。”

“诶!?”

交给我们么?虽然有一点惊讶,但也是有一点期待。

“你在想什么呢?”

李心慕迟疑了一下,还是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把我从前日的回想里拉了回来。

“啊,没什么。”

我还是不能摇去心里的杂念啊,不过带着这些杂念也不错,突然感觉这样也没什么了,美好的东西总是让人舒心啊。

“行吧,不过你要注意点自己的状态啊,我先去那边坐着了。”

李心慕从眼前消失,我倒是送了一口气。

这或许就是高中生活吧,无奈地在心里自嘲一下,还是要完成今天的活动啊。

虽说是面向附近社区开放的,并且一周只有一次,但是来的人也不是很多,像是医院里那样排队的情况是真的不可能存在,但是换个角度想,既然不用排队,来的人的感受也会比较好,我们的时间也会比较充裕。

我这么想着,然后躺了一上午的尸。

完全没有人啊!完全没有人来我们这边啊!

这个心理咨询活动难道没有人宣传的么?好歹我家那边如果有什么类似的活动都会贴出来的啊。

每周三会有护士来我家那边来免费量血压,结果就是每周三上午一堆上了年纪的人全搁那排着队。

只能说,如果现在我们这边是这种情况,赏心悦目。

不过再想想这样人数的就诊压力,还是算了吧。

“诶诶,有人来了来了!”

坐在校门口的一个小房间里,简简单单布置成诊室的样子。

李心慕看到了第一个“病人”,是一位中年女性,她有点开心的摇着我的胳膊,为了不碰到她我可是很努力地在于惯性作斗争啊。

虽然我蛮想就这样占点便宜什么的,但还是想想算了。

坚持住啊,陆余。

我在心里这样对自己加油。

“请问,我的狗狗丢了,能不能···”

别吧,我刚刚才升起的一丝开心瞬间就落到了谷底。

“抱歉,我们是心理咨询室。”

我扶着额感到有些累,嗯,是心累。

然后就再也没有人来过,这样子的无聊时间持续了一个下午。

但是硬要说无聊的话也还真不是,已经对这个活动自暴自弃的我与李心慕拿起了手机光明正大的玩。

“李心慕,你玩什么游戏啊?”

“没什么。”

“没什么是什么?”

“没什么就是没什么啦!”

“emmmmm”

“别这样看我!”

稍微有点嗔怒的样子超可爱啊,我的心都像是抖了一下。

“诶,你玩这个啊,诶!你是大佬啊!等等,这个练度。”

经过一番思考,我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

“你就是那种欧的不行然后却一点肝都没有的人吧!”

“啧,哪有啊,我很非的好么!几单下来都出不了货。”

那这么多是怎么来的,我在心里不屑的对这种狡辩发出讨伐之词,但是在下一秒我突然呆住了。

“李心慕,你别是个,小富婆。”

“喂,小富婆像话吗!”

被生气的李心慕锤了胳膊一下,虽然有点疼,但是完全没有生气呢。

这么说难道我是M么?

不会的吧,虽然心理疾病的高发与并发是事实,但是如果我是M的事实被确认的话我还是蛮不能接受的。

被可爱的女孩子锤这么一下也没什么吧,而且还是自己作的死。

所以危险还是排除了。

看到我安心地长出了一口气,李心慕歪着头用一只手摸着自己的额头,另外一只手摸了摸我的额头。

我没发烧好么!我立刻伸手要把放在我头上的手去拿下来。

确实,在这之前我真的没发烧,在这之后也不是发烧,但是在我碰到李心慕的柔软的手时,我的脸却让我真真切切地感到发烫。

完了!

我下一步动作是直接把李心慕的手塞回了她自己的另外一只手上,在这股热量还没有被摸到之前让李心慕就结束这个动作。

“我去趟厕所!”

水龙头“唰唰”地流着水,在这稍微有一点凉爽的水里我稍微清醒了一点。

在情绪激动的时候要有效地冷静下来。

照镜子的时候,里面那副带着略显框大到与脸型不称的眼镜的面孔渐渐变了模样,变成了可爱女生的笑脸。

虽说是怪人,但是在笑的时候和别的女孩没什么区别嘛。

想到这里我觉得我有必要再洗一把脸。

在即将活动结束的时候,依旧没有人真正来哪怕至少咨询过一些对得起我们摆的这块牌子的什么问题。

不管怎么说失败感还是太严重了。

明显有一种很强烈的不甘啊,明明我们是心理咨询室,却没有什么人来。

可能是因为刚开第一天吧,虽说这样的解释也是行得通的,但是我也心知肚明,毕竟人类就是喜欢安慰自己的一种生物啊。

“陆余我先走了~”

宇文老师好像有什么事情先走了啊,等等!

这样子收拾摊子的任务不就落在我的肩上了吗?这种事情如果请求女孩子帮忙的话也太没面子了。

所以只是我来了么!

在年龄的绝对压制下本该是老师出主力的活现在直接以性别做判断了。

啧,我来就是了。

“要帮忙么?”

“算了,我能行。”

虽然我拒绝了李心慕的好意,但是依旧在我身后默默收拾着东西的女孩让我心里稍微暖了一下。

如果能帮忙的话,当然是最好啦。

这样的话语我就算没有跟在刚刚的拒绝之后,也会主动来帮我。

不行啊,难道我要被攻略了吗!

“那个,这里是心理咨询室么?”

门外传来了一个年轻的声音。

“不是。”

我顺口答了一句。

“哦,好吧。”

“等等,是的是的,只不过刚结束,咳咳。”

顺口就直接把心里所想的说出来了,有点尴尬啊。

“哦,你就是陆余吧,我是轻文社社长顾君。”

轻文社社长顾君?

虽然只是刚刚入学,但是顾君的名字却早就听过了。

学校论坛,学校贴吧,学校的公告栏里。

“嗯,请问有什么事?”

“顾君~”

李心慕从屋里像是看见了什么玩具的小孩一样开心的一蹦一跳跑了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一点不舒服。

“心慕,你哥说你会来这个学校,果然是真的啊。”

心慕?难道是什么熟人么?我只是站在这边不知所措,体会着心像是在被蚂蚁啃食的感觉。

“唔喂,这又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录取分数并列第一。”

顾君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把头抬了起来,和我对视着。

比我高一年级,也比我高半个头,顾君的名气也比我要高。

“怎,怎么了?”

“没怎么,没想到你也是个怪人啊。”

李心慕是怪人我能理解,但是就这样说我是怪人也太过分了吧。

不过李心慕也不是很怪啊,至少目前来看。

不管怎么说,不想就这么被这个男人压着,或许是不想有一种输了的感觉。

“心慕,快点收拾收拾回家吧。”

我明显注意到顾君的眉毛挑了一下,但是没有那种感觉,没有像我刚才的那种感觉,这让我至少松了一口气。

“诶,嗯,好吧。”

这个人的表情又掺了一点嘲弄,咳,好不甘心!

“没什么,你不用紧张,我只是想来预约个位子。”

和蔼可亲的笑容配上温和的语气,怎么就那么让人讨厌。

对于这点我也搞不清楚。

“请按正常流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