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娇妻妖娆:冷少的解语花

更新时间:2021-01-26 03:15:46

娇妻妖娆:冷少的解语花 连载中

娇妻妖娆:冷少的解语花

来源:微小宝 作者:桃子千千 分类:都市 主角:江予澈安子勋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娇妻妖娆:冷少的解语花》是桃子千千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江予澈安子勋,书中主要讲述了:第一次遇见她,她打伤了他的“宝贝” 第二次遇见她,她被人下药,误闯进他套房,丢给他一万块,解决她的生理问题,纳尼,他居然如此便宜…… 第三次遇见她,她做了他的情人,她做了她妻子,最后,情人妻子傻傻分不清…… 这个小妖精,巾帼不让须眉,火辣时妖媚无骨入艳三分,沉静时温婉动人柔情似水,他是S市最吸金的商业奇才,她在他生命中扮演了情人与妻子的角色,他却一直不知是一个人,抵抗得了一切女色诱惑,惟独抗拒不了她。 多年后,他听到她说的最温暖的一句话: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舒解语无言以对,这一个月他一直不在家,貌似这确实是她的房间,她不想跟他较真,柜子里拿出被子在床边打了个地铺,安静的睡着了。

江予澈看着这个利索的女子,宁愿睡地板也不愿开口向他求饶,倒是一点都不矫情。

本来他让她去后院是想给她一个狠狠的教训,让她知道他的厉害,可想起在庭院中她扑向他“救”他的画面。

心中,一片流光飞舞落到最软弱的位置。

是夜,浓郁云层的天空,月色憔悴,幽幽风声拂过,摇曳了一片清冷。

舒解语自从嫁到江家,除了江老夫人外,他的父母舒解语并未见过面,江老夫人对她很好,倒是非常喜欢她,

另一日江予澈的父母从国外出差回来了,一家人一起吃饭时,她很明显的感觉到了桌上阴郁的气氛,因为除了江老夫人之外,没有一个人有给她好脸色瞧。

这样的饭局,让她如坐针毡。

“小语啊,你和我们家可是十几年前正经定下的婚事,既然嫁进来了,该说的我现在说明白了。”江予澈的母亲裴文倩第一个说话。

不友善的语气让舒解语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首先,我们江家不是你们舒家的提款机,休想拿江家的钱去填你们舒家那个无底洞。”果不其然,她的第一句话就如此难听。

“好。”舒解语沉声答应,如今门庭冷落,她的身份地位也大不如前,能忍的则忍。

江予澈心中一惊,现在舒家债台高筑,她倒是很硬气。

“还有,最主要的,既然已经是江家的人,就少于你那姐姐来往了,免得败坏名声。”裴文倩眉宇间都夹枪带棒的讥讽舒子馨。

“她是我姐姐,是我的家人,我的亲人。”舒解语心里咯噔一声,看着她的面孔,刚开始没什么,现在只觉得有一丝恶心。

“有那样的家人会让你颜面扫地,你现在是江家的媳妇,不要拎不清。”裴文倩盛气凌人的说着。

呵呵,曾几何时,舒家人也是何等的高上大,何等的尊贵。

真是树倒猢狲散,舒解语一阵恶寒,胸口有团团烈火在燃烧着,下一刻就要爆发。

她站起身来,眼中闪烁着凌冽的锋芒:

“我知道你很不乐意接受我这个儿媳妇,但是我也奉劝你一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但愿你们江家可以一直这样一帆风顺下去,否则你这雄赳赳气昂昂的姿态不就无处安放了吗?”

“你……你居然诅咒我们江家。”裴文倩被她突如其来的反击瞬间击溃,一时之间哑口无言。

“还有,我想告诉您,宁欺白须翁,莫笑少年穷,我和我姐姐现在不过才二十出头,我们姐妹两有的是一大把的机会让舒家东山再起,如果在您眼中有钱有势就代表尊贵,代表一切,那你错了,如果只知道看表面而不知道看本质去对一个人形成一种所谓的判断,那我只能说太肤浅了,你说我姐姐不堪,她以前也是舒家的掌上明珠,高高在上,璀璨耀眼,可,她为了我,为了舒家,舍弃了身份,舍弃了自我,舍弃了灵魂,舍弃了一切,撑住这个家,她在我心里,比任何人都伟大,都尊贵,所以请你不要诋毁她,因为你没有这个资格。”

舒解语的嗓音低沉而直率,说到这里,她只感觉心像被人一只手死死的揪着,痛,她的姐姐,是个伟人,但,也是个可悲的人。

“你看看你这是个什么个儿媳妇,一点儿都不懂得尊重长辈。”裴文倩被她说的找不到反驳的言语,只好将埋头转向江予澈,指望江予澈好好教训教训她。

“哼,她说的哪里错了吗?至于你说尊重,她从进了江家的门,有哪里不尊重你的,倒是你,一直对小语人身攻击,她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懂得谅解才是长辈该做的事。”江老夫人心疼的看着舒解语,年纪轻轻就要经受这么大的变故,真是难为她了。

“谢谢奶奶,我吃好了,你们慢用。”舒解语无法想象再待下去她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还是先撤吧。

“你们看看,你们看看,整就是一个豺狼虎豹。”裴文倩气急败坏的说着。

“够了,吃个饭都不得安稳,这桩婚事本就是十几年前订下的,她也没要求操办婚礼,他们的婚事没有公布出去,有谁知道她是我们江家的媳妇,何来丢我们江家的脸,更何况,娶她还不是因为……”江予澈的父亲江运生欲言又止。

江运生其实是一个性情中人,刚才舒解语说的字字在理,他们实在不应该这样势力,更何况,舒解语也是被算计的,彩礼婚礼都没办,也实在委屈。

“妈,来日方长,还怕我收服不了这个小妖孽。”江予澈从容沉稳的说,嘴角不禁扬起一抹似有似无的浅笑。

宁欺白须翁,莫笑少年穷,呵呵,伶牙俐齿,看来这个小妮子不似外表看上去那么温顺。

江予澈跟着她一起走到他住的楼房。

“昨天还不是一个嚣张能打我那条蟒蛇的彪悍女么,今天这么泄气。”江予澈暗暗讽刺她。

舒解语此刻很不想鸟他。

“你应该高兴,最起码你坐上了江太太这个位置。”江予澈臭不要脸的说。

“你知道吗?你的自恋已经到了清新脱俗的境界了。”

更何况,开心,破落户没资格想这个问题。

“欲擒故纵的把戏已经老套了,你想征服还是换点高明的手段。”江予澈意味深长的说完便走了。

舒解语实在受不了了,怎么会有无耻到这么无药可救的人。

看着他转身头也不回的身影,舒解语倒是松了口气,接下来她要去哪里也无须打招呼了,收拾了一下,她后脚也匆匆出门了。

安家后院内,灯光与酒色,红绿相应,名流贵族的欢声笑语无数,一片纸醉金迷,尽显奢靡。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