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暗黑首席魔女警

更新时间:2020-11-24 17:42:39

暗黑首席魔女警 连载中

暗黑首席魔女警

来源:微小宝 作者:慕蓉一 分类:都市 主角:狄靳臣林默言 人气:

主角是狄靳臣林默言的小说《暗黑首席魔女警》此文是慕蓉一原创的都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高冷总裁狄靳臣,遇上刚从顽劣少女上任的片警。 她不怕死的打击他,他深眸一眯,让她成了贴身护卫,给她尝尝苦头。 可是她吃苦头,他怎么心疼了呢? 片段1:看到他和前女友暧昧,她强装冷淡,没话找话:“我饿了。” “好,保证把你喂饱!”某男无耻的轻笑,封了她的唇。 片段2:三年不辞而别,他却忽然出现。 “七七,警也得守法,你怎么能偷走我儿子?”他一本正经,眼角却是诡笑。 她气得无语,是他和别的女人犯错在先! “算了,补偿我禁欲三年就好!”他一脸大度,手却开始不安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但他一开口却转了话音:

“推后一晚,林邦的独子林默言不是后天归国了么?查查在哪娱乐,我们也去玩玩。”林邦曾是十三街出来的黑道,也是曾经让狄靳臣的女友背叛了他的男人。

狄靳臣的那段情史只有少数知情人,几年前的狄靳臣还是个白吃白喝的公子哥,女友陈媛不久之后,也忽然跟了当时的比他财大势粗的林邦,让他变得冷漠寡言,从此疯狂工作,成就了今天的HE,却也时刻注意着林邦极其林氏。

而现在林邦漂白了,最近想和狄靳臣争国际大厦营建夺标价。

狄靳臣知道自己的车祸和林邦脱不了干系,但林邦不会亲自动手,所以他得查查,到底什么人被他利用了来对付自己。去看看他儿子林默言倒也只是兴起,不定收获什么,让洛七那小女人再受点折磨倒是重点。

“是,少爷。”徐坤答道,但是看着他转身欲走,徐坤又忽然喊了他:

“少爷!”

这回狄靳臣有些不耐烦了,微微闭了闭眼,手揣进裤兜,满是潇洒,但却也代表他没了耐性的看着徐坤:

“你今晚是怎么回事?有话一次性说完。”

徐坤被他这么一冷声,微微低了头,也不知道该不该多嘴,但即便知道他不耐烦了还是说道:

“我看洛小姐好像受了伤。”他说道这儿也就没再说,是不知道怎么说了,只好看了看狄靳臣,然后闭嘴转身回车上,把车停好。

听了他的话,站在别墅外的男人却蹙起了俊眉,转眼看着楼上主卧隔壁的房间已经亮了灯,想起她在包厢里倒地半天不起来,之后靠近她的几次她也都皱着眉,甚至含着泪的样子,他才猛然醒悟,大步往别墅里走。

但是客厅里的灯没有开,而他知道如果洛七受了伤,一定会到客厅拿药,于是他犹豫了片刻才迈步往楼上走,脚步却停在了她的房门前,抬手将要敲门,却又顿了动作。

他才忽然意识,自己原本对一切冷漠的人,似乎对于她的反应过分了?因而,他又微微眯了深邃的眼,抿了抿唇,犹豫半天,冷着脸转身回了自己的卧室,脱了衣服就开始洗浴,这是他的习惯,在外面碰过女人绝对要清洗自己。何况今天为了让她忍受不了而碰了那么多女人,连他自己都有些恶然了。

洛七一回卧室不是洗浴不是换衣服,而是无力的躺在了床上,但腰间的疼痛却也让她一直皱着眉。

她只好走到镜子前,猛然入眼的却是自己那副狼狈的糟糕样,脸上的酒汁都没有抹干净,幸好她不化妆,否则一定丑死了,左脸上还留着一丝丝巴掌印,一碰还真有些疼。

她不禁扯嘴一笑,她洛七竟然能把生活过的这么糟糕,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看来距离言哥哥心目中的典雅女子还真有距离!

自嘲结束,她才脱了衣服,一入眼的大片淤青却她自己的都吓了一跳!凑近镜子看着后侧腰,淤青的厉害的地方几乎破皮了,那应该是正磕到的地方,她试着碰了碰,却疼得她只吸气!

“狄靳臣这个混蛋王八蛋!”她心底猛然骂着,想着他几次导致她腰上受痛,想着他的行为就怒火中烧,她是保护他的,不是来受气的!要不是看他有那么些让她欣赏的地方,她也许不会顾及工作的走人。

但也想了想,她必须改造自己,成为一个理想女人,就算锻炼忍耐内涵吧,她忍。

但伤必须处理,因而随意洗了澡,披了睡衣,在门边伸头看了看,别墅里除了主卧和自己的房间亮着灯,到处都是黑的,说明他不在客厅,洛七也就安心的出了卧室去拿药,然后溜回卧室去擦。

因此,洗浴结束,刚走出主卧的狄靳臣看到了客厅里洛七忘了关掉的灯,他立刻眯了眼,蹙起浓眉,脚步却已经往楼下走。

到了客厅转角看着空荡的大厅却又皱了眉,转身往楼上直接去了她的卧室,这次没有敲门,只是伸手拧开便走了进去。

他一眼便看到了站在更衣镜前,几乎全裸着,正努力够着擦药的人。男人原本皱着的眉头加深,脚步加快,压根没在意她现在穿没穿衣服,几步到了她身边却一把抢过她手里的药,倾身低头看着她腰上大片的淤青。

“呀!你你…”洛七被突如其来的一连串动作愣了神,缓过劲来猛然惊叫,慌张的扯起地上的衣服想要掩住身体,心底却还想着:我没有锁门吗?

她惊叫结束,身前的男人却一脸的不耐烦,等她喊完才冷冷的看了她,似乎说着对她这大惊小怪的不屑,但随即却皱起了眉:

“受伤了就不会吭声么?跟我较劲比你的命还重要?”他冷冷的说着,眼里似乎带着不一样的恼火盯着她。但手里的动作却没停,意欲看看她腰上的伤有多重,刚刚她掩饰遮了他的视线。

“就你,还不值得我跟你较劲,我只为了任务!再说了,这不就是你想要的?把我折磨够了,自动请辞,你不用摆出圣人的样子,反正我也没资格怪谁。”洛七见他见怪不怪,想着他见了那么多女人的身体,自己也就坦然了,只是有些不平衡她的身体就这么被他看了,因而说话也就带了脾气。

但她这样的话却比指责他令他难受,以至于顿了手里的动作,眸色深沉的盯着她良久,却一句话没说。他是喜欢看她被折磨时的倔劲儿,也一直想打发她离开,但似乎有东西变了。她的倔强还在,但从今晚上车开始,对他清冷了许多,以致他听她说离开,竟有一种说不出感觉。

对于他自己这样的想法,只自顾蹙眉,闷声不响的扯过她,按着不让她动,挤了药膏给她摸上,但因他莫名的恼火,下手重了,引得洛七连连喊痛:

“狄靳臣,你就不能轻点吗?轻点,呼……”但身后的男人却全程冷漠,手上的力道却也微微轻了轻,直到他给她擦好药起身,洛七才放开了咬着唇:

“你是擦药救人还是想疼死我?”只是后者依旧沉默,洛七这才转头看了他一眼,却发现他正直愣愣的盯着自己。

她猛然低头,也察觉了自己现在只是把衣服遮在胸前,其余一览无余,看他发直的目光,她才惊觉现下的重点是穿上衣服,而不是纠结于疼痛,慌慌忙忙的披上衣服。

而也就在她挥开衣服穿上的瞬间,狄靳臣才收了目光,并对自己的一时失神以面无表情掩饰过去,梗了梗性感的喉结,才冷冷的转身出了她的卧室。脑子里却是她那副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完美的身体曲线。

这回卧室清净了,洛七才松了口气,但却也少了气势,刚来的时候像个皮球,现在像被放了气,天天看他在眼前风流,她还真不知道这工作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咕噜噜”的一声,安静的卧室显得尤为清楚,她这才伸手捂着肚子,下了班就跟着他跑,他们倒是有吃有喝,她却只讨了一个巴掌一顿辱骂,这会儿她可不能在委屈了肚子。

下楼前,她看了看,快十点了,难怪这么饿,但说起吃的,她从来不亏待自己,这么晚也板着腰到了厨房。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