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七分野

更新时间:2020-05-24 06:16:18

七分野 连载中

七分野

来源:落初 作者:池恹 分类:都市 主角:喻理祁 人气:

主角是喻理祁的小说《七分野》此文是池恹原创的都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轻度抑郁女主×不务正业男主我愿意为你而活×我可以为你去死互相救赎,双向喜欢人设瞎几把搞的,别信!!-文案喻理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喜欢别人,就算喜欢也不会是季执生这种类型。不务正业、骚话连篇、占有欲强。可那天她淹入水中,隔着江水、借着路灯昏黄的光看见他奋不顾身跳入水中时,她觉得自己完了。季执生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会栽在一个小姑娘手里。可当他把热巧克力放到喻理桌上,看懂了她眼里的茫茫和无措时,突然好想把她抱进怀里。后来季执生想,死在她手上都可以。人间与理想,唯有你是我的救赎。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五一假期结束,傍晚返校,教室里叽叽喳喳地问着要答案抄。

陆川把书包往桌上一甩,骂骂咧咧地坐下,“艹,高三那些人不忙着复习,居然还有时间搞事情。”

“高三?”祁佻抄完英语,甩了甩手,手肘撑到陆川的桌上。

“堵了人在学校旁边那条巷子里,放狠话说要找季爷。”陆川哼笑了声,满脸写着“他们这群渣滓他们配吗”。

祁佻扯了扯嘴角,“这么无聊?”

“嘁,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什么东西啊。”陆川把书包塞进桌洞,“小理还没来?”

“没呢,我问问。”祁佻收回手,摸出手机打字。

-

喻理站在零食区挑了好一会儿从拿了包白桃味的软糖去排队结账,考虑着再买份关东煮,肩就被人拍了下。

“还真是小朋友啊,怎么这么爱吃糖。”季执生低笑了声,眉宇间透露着几分玩味。

喻理没理他,把东西递给收银员小姐姐,又点关东煮里面的串,付了钱之后等饭团热好,把糖放进了包里。

季执生挑了袋纯牛奶,拿了份饭,和喻理站在一边,等自己的饭热好。

喻理戳了几下纸杯里的丸子,瞥了眼季执生,默默地挪到了一旁的桌子边坐下,包里的手机“嗡嗡”地响,喻理低头拿手机。

【祁佻:还没来吗?】

【喻理:在全家,你要吃什么吗。】

【祁佻:哦,三明治吧。】

季执生拿着自己那份饭和喻理的饭团坐到喻理对面,看着她单肩背着包拿着纸杯又站了起来,挑眉:“拿什么?”

喻理动作顿了下,接过他递过来的饭团,“三明治。”

“哦。”季执生起身,走向了素食冷柜,那份饭还摆在桌上没有拆开。

付完钱等三明治热好,季执生拿着三明治走过去,把三明治放到喻理手边,发现自己的饭已经拆开了。

他有些诧异地挑了挑眉,坐下来拿起筷子,也难得没有出声调侃喻理。

喻理不算很饿,吃东西的时候磨磨蹭蹭的,拿着签子撑着手小口地吃,季执生就坐在她对面,她还有些不习惯。

对面这位校霸同学吃东西的吃相还挺优雅,看着慢条斯理的,速度却不满。

等喻理慢慢吞吞吃最后一串海带结的时候季执生已经吃完了,靠在椅背上,坐姿懒散,眼皮也耷拉着,像餍足了的野兽:“小同学,怎么还没吃完?”

喻理翻了个白眼,大口吃完剩下两个海带结,鼓着腮帮子把饭团和三明治放到包里,抽了张纸巾擦嘴。

两个人往学校走。

季执生双手插在口袋里,他眼尾微挑着,眼皮耷拉着的时候给人种不耐烦的感觉,看着就是个酷哥。

而这酷哥叼着牛奶袋子,走在黑发齐肩的女孩儿旁边,似乎气息都温柔了。

从全家到学校很近,过了马路再走进学校大门对着的那条巷子,六七分钟的路程。

两个人走在一起,多多少少接受了些注目礼。

喻理一句话都没有,季执生也算摸清了她的基本路线,没多去打趣她,牛奶嘬完之后朝喻理伸手,喻理不明所以:“干嘛?”

“你不是用了张纸巾?帮你一起扔了。”季执生说地理所当然。

还有十来米是校门,前面就有分类垃圾桶。

喻理攥着纸巾走了一路,都快忘记自己手里还有团纸巾了。她犹豫着把纸巾放到季执生掌心,抿了抿唇。

季执生扔完垃圾抬手看了眼时间,五点四十。

规定返校时间是五点五十,也是晚自习开始的时间。

到班的时候班长已经组织了在的同学换好了座位,喻理朝祁佻走过去,在自己位置上坐下。

“你俩怎么一起进来的?”祁佻一边拆三明治的包装袋一边问。

“在全家碰到了。”喻理道。

陆川在打铃前跑进班里,把祁佻的水杯放到她桌上,坐下的时候刚好打铃,他倏地松了口气,“太吓人了,我去接水的时候啤酒瓶就他妈在拐角的地方看着我。”

啤酒瓶是德育处主任的外号,他一千度近视,眼镜片和酒瓶底一样厚,人其实挺好,也经常还不清东西,只是大家多少有些怵他。

“他又看不清。”祁佻瞥了眼他,语气里带着轻嘲,吃了一大口三明治。

假期之后返校的晚自习都是班主任看,顾局对他们都是散养模式,晚自习来得也晚,来的时候祁佻还在啃三明治。

顾局弄好电脑,走到祁佻旁边,又看见喻理桌上也摆着个饭团,“没吃晚饭啊?赶紧吃,凉了就不好吃了。”

祁佻乖巧地点了点头,一边盯着数学题目一边啃三明治。

上晚自习最无聊,书本堆在桌边一角,抬起头是重重叠叠的书,方方框框的教室被桌子分割,两侧都是全景的窗户,望出去漆黑一片,耳边只有沙沙笔声,低下头是白色的卷子,还挺逼仄压抑。

喻理低着头,动作小心地拆开袋子,细小的声音在安静的教室里被无限放大。

陆川本来不饿,被这声音以及拆袋子之后飘出来的若有似无的香味勾得有些饿了,痛苦地自暴自弃般任由脑袋砸到薄薄一张卷子上,撞击声沉闷厚实。

祁佻抿着唇憋笑,肩膀一抖一抖的。

喻理怔了下,把饭团放到了陆川桌上,靠到季执生的桌子边用气声说:“我不饿,你吃吧。”

陆川揉着额头爬起来,极自然地回道:“我就咬两口,我来之前吃过了,你不行,不能饿着你。”

祁佻心说你那两口大半个饭团都没了。

结果陆川真的只是咬了两口,连里面的肉都没咬,然后把饭团递回给喻理。

季执生在一旁,看得神情复杂。

喻理接回来之后就抽了张纸巾把陆川咬过的一小块地方蹭掉,人微微趴着,被层层叠叠的书挡在后面。

“咬了两口更饿了。”陆川一边戳卷子边儿一边小声嘀咕。

小时候陆川和喻理也会吃对方吃过的东西,那时候没什么感觉,和女孩子用对方水杯一样的道理,初中之后就很少了,就算吃也会把咬过的地方避开或者去掉。

喻理吃了几口之后就提笔写题了。

小姑娘写字的时候偶尔很懒,趴在桌子上,脸靠在手上,始终很懒倦又很伤眼睛的姿势。

季执生默默“啧”了声,一只脚勾着椅子往前蹭了点,伸出另一只脚穿过桌子底下自带的一层放书的低架轻踢了下她的椅子腿。

喻理慢慢坐起身子,耷拉着眼皮冷冷地看了眼季执生,不悦地有些明显。

季执生见过几个人,情绪不外露,没什么表情,总是冷冷淡淡的,开心或者不开心都是那个样子,没有一个像喻理这样。

她好像藏着些什么。

一副冷冷淡淡无欲无求的模样,情绪却是分明的,话语间又偶尔像是带刺。

“小同学,好好写字,眼睛要不要了。”他吊儿郎当地坐着,黑色的笔在好看的手指间转动。

顾局戴着耳机,似乎在看电影,季执生声音刻意压低了些,可周遭的人还能听见,显得他有恃无恐。

喻理张了张嘴,像是“哦”的口型,又蹙了蹙眉,自顾自趴了下去。

季执生一声低笑藏在嗓间,一边把数学卷子上最后一道选择题的答案写上去,一边伸脚又踢了一下喻理的椅子腿。

江苏高考改革,数学卷的十四道填空题变成了十二道选择题和四道填空题,对于江苏考生来说简直就是一大福音。

以前做填空题,不会就是不会。可有了选择题就不一样了,他们可以连蒙带猜坑蒙拐骗背口诀学技巧啊!

又被踢了一脚椅子腿的喻理不动如山,季执生又踢了好几次。

他踢得没声儿,只有喻理自己能感受到。

喻理盯着第十一道选择题,被踢得一点思路都没有,气压极低地直起身子,有些恼地揉了张草稿纸朝季执生砸过去。

祁佻听到动静看过去,就看见喻理绷着脸砸季执生。

真的是有恃无恐。

季执生也不躲,就任由纸团砸到自己身上,还有点感觉,小姑娘倒是使了劲儿砸的。

他随手把纸团扔到喻理和祁佻课桌间挂着的垃圾袋里,然后听见前面传来很低的一声咬牙切齿的“艹”。

课间的时候学习委员来找季执生对答案,看到他的卷子之后惊住了。

“季爷,你怎么……就写了几道题啊?”

季执生舔了舔唇缝,漫不经心的。

学习委员知趣地打断了他,“算了算了你别说了,我知道了。”

你就是觉得这些题太弱智都不配你看一眼的。

喻理吃完了饭团,抬眸看了眼季执生,慢吞吞把数学卷子塞过去,“十一题。”

学习委员还站在旁边看季执生写的题目,他写的都是有难度的题目。

巧了,十一题季执生没写。

十一题是道三角函数题,有些难度,有个隐藏条件,公式转换不对就比较麻烦,主要是计算大量,容易算错。

季执生挑了挑眉。

他就那么坐着,给人轻佻又嚣张的感觉,就那一下挑眉,都带了种挑衅的意味。

“你一直踢我椅子踢得我没思路了。”喻理皱了下眉,语气有些冲,“快点,一会儿收作业了。”

“哦。”季执生懒散地应了声,“你打算切化弦弦化切?”

“切化弦。”

“应该弦化切啊妹妹。”

他的嗓音有些低,漫不经心模模糊糊地咬字,语气带着几分玩味和暧昧,像个玩世不恭的公子哥儿。

他的眼尾拉长了点又微挑,略带一点红晕,眼底浮动着浅浅的笑意。

学委怔在原地。

他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不该听的?不会要被灭口吧?

他胆战心惊了会儿,看到了让人更胆战心惊的一幕。

喻理冷笑了声,骂了句二B,抓着卷子转了回去,戳了戳前桌的背,要了个答案之后交给课代表。

季执生微叹了口气,伸手拦住,“教你,不开玩笑了。”

学委自暴自弃地想:算了,灭口就灭口吧。

然后学委托喻理的福,听到了最后两道大题的解法。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