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枫城旧事

更新时间:2020-05-23 01:32:55

枫城旧事 连载中

枫城旧事

来源:落初 作者:宁溪南 分类:都市 主角:华奇贺子山 人气:

新书《枫城旧事》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宁溪南,主角华奇贺子山,是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人生如梦,岁月悠悠。“金宝儿。”“嗯。在呢。”“金荣,妈累了你了。”“这个老太太,你呀,身体好好的,多活几天比什么都强,别的不用你管。”“不是我的我也不想,是我的想赖了也不行,今天要不我死在这,要不你们就看着办,泥人还有土性。”“你们哪,好好的,好好的就好,不用惦记我和你爸。我还干得动,啊。”韶华渐去,那年那月已成往事。一个家,三代人,看尽世态炎凉。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刘家三大进的宅子只剩了一个院子带一个偏宅。罩屋变成了哪里的宿舍,一些穿着军装的进进出出,不时的往这边看一眼。

老太爷说:“还算是好的,刚开始全给占了,后来不知道怎么又还回来这么一进一偏,挺好,我还能不死在外面。你丈人家连一间屋子都没保住,改成司令部了,全家被扔到城边给了几间茅屋。”

刘华奇扭头看向跟在后面的贺子山,贺子山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说:“不一样,我已经在和青堆子那边商量了,总有办法。当初你家这边是商人,你丈人家是纯地主,有政策的。”

刘华奇慢慢点了点头,说:“都是自家一针一线经营起来的,一砖一瓦盖的宅子买的地,地收了,怎么也不能连自家住的地方都没了,对吧?”

地主其实大部分很不容易的,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攒钱买地盖屋,精心经营把家业做大。地都是买来的,电影里那种欺压强占的事情也不能说没有,但极少极少。

那会儿社会结构不一样,地主的社会阶层和贫农也并没有事实上的区别,只不过一边精打细算,一边喝酒赌钱,还有懒的,生活状态自是不同。

曾经用一个咸鸭蛋吃几天来嘲笑地主的吝啬,这是吝啬吗?贫农欠着钱喝酒进赌档就是豪爽?那会赌场合法,里面却看不到几个富人。

其实那会儿人和现在并没有什么不同,人性而已。

贺子山有点尴尬,说:“你放心,我肯定把这事安排好,放心。”

老太爷这才看到跟在后面的贺子山,挤出个笑脸点了个头:“军爷。”贺子山身上也穿的军装。

贺子山摆着手说:“老太爷您可别这么叫我,我和华奇同志是朋友,您喊我一声小贺,或者子山都行,您是长辈。”

老太爷眼中泪光一闪,很好的掩饰了过去,几年了呀,担惊受怕,人心惶惶,地没了,家抄了,房子占了,现在大儿子一回来,好像就有了主心骨了,事情就都往好的方面变了,看来还房子还财产也是大儿子的原因。老大出息呀。

扭头看看一脸兴奋跟在大儿子身边的老二,不禁摇了摇头。可是老太爷就没想想,大儿子在外边十多年,家里全靠二儿子撑着,家里家外老老小小哪一样不是老二在操持?

时间长了离的近了,看的就全是缺点,看不到好处了,这就是为什么夫妻时间长了,你对她再好,也不及外人一个眼神的原因。

刘华文喊了自家的媳妇和孩子出来,帮着大哥家收拾屋子安放东西,刘华奇带着张景义,陪着贺子山和老爷子在堂屋说话,刘照瑞站在一边伺候。这个时代,家教是相当严格的,得守礼。

等贺子山告辞,刘华奇对老太爷说:“爸,我带景义去看看妈,然后就带她回房休息了。她有孕在身,这一路怕是累了。”

老太爷点头应允,慈爱的在刘照瑞肩上拍了拍,笑着说:“去吧。是大小伙子了,看看屋里缺什么东西就来和爷爷说。”

那会儿讲究严父,父亲一般在孩子面前都是不苟言笑的,要维持威严,但在孙儿面前却往往是换了另一副嘴脸,慈祥的不得了。

刘照瑞躬身答应了,一家人出了堂屋,来到西房。

刘老太太正躺在炕上,头边摆着一只水碗。屋里一股浓浓的中药味道。

这是前几天淋了雨,伤了风寒,现在家里长工佣人都散了,事情要自己做,但是老太太做了一辈子的大太太,哪里能干什么活?只是硬着头皮去而已,也是心火,就病倒了。

刘老太爷娶过两房太太,老太太是正房,生有两子一女,大儿子是刘华奇,小儿子在河里溺死了,女儿已经出嫁。

刘华文是偏房所生,亲二弟早早就跟着部队走了。前几年乱的时候,刘华文的亲娘带着小儿子也走了,说是去找他二弟,从此再无音信。

刘华文甚至连二弟当年跟着的部队是国党还是共党都不清楚,也曾有书信,但母亲并未拿给他看。

刘华奇带着张景义和刘照瑞进了屋,走到老太太身边,轻轻叫了声:“妈。”

老太太仍然闭着眼睛睁也未睁,只是鼻子轻轻哼了一声。

刘华奇伸手在老太太额头上探了探,有些烫,对刘照瑞说:“去医箱里拿几片阿斯匹林来。”刘照瑞点头走了出去,刘华奇在炕边坐下,执起老太太的一只手,说:“妈,我是华奇,我带媳妇儿孩子回来了。”

老太太眼睛动了动,慢慢睁开,努力的看向刘华奇,待看清了,手上就抓的紧紧的,嘴巴颤了颤却没说出话来。

刘华奇说:“我让照瑞去拿西洋药了,吃了睡一会儿就好了,不要耽心。”

其实老太太也不过四十六七岁的年纪,放在后世正是好时候,但在这个年代,已经是一个真正的老人了。老太爷不到五十,走掉的二姨太更小些,今年也不过四十二岁。那会儿结婚早,女孩儿十三四岁嫁人生子的比比皆是。

刘照瑞拿了药过来,刘华奇把炕上碗里的水泼掉,从边上的暖壶里重新倒些水出来,试了试水温,吹凉了些,扶着老太太起来,喂她吃了一片药,再扶着她躺好,把剩下的药依旧用纸包了放在枕头边上。

大概是因为见到了大儿子宽了心,也可能是因为吃了药,老太太很快就睡着了,那会儿人基本没有什么抗药性,所以药力发作很快,剂量也不需要太大。现在成年人打的一支青霉素,放在那个时候是要出事的。

刘华奇帮老太太掖了掖被子,带着张景义和刘照瑞轻轻退了出来,回到自己的屋子里。

传统的老式住宅其实住起来并不是非常舒服,低矮,阴暗,虽然东北并不潮湿,但房间的空气里仍然隐隐的飘动着一股沉旧的气息。屋子里已经通了电,一看就是近期才拉上的灯泡,一盏昏黄的白炽灯泡,也就是十五瓦,或者二十五瓦,刘华奇分辩不出。

被子什么都是新的,屋子里擦洗的干干净净,有衣柜和写字台,看样子也是最近才送过来的,贺子山确实费了不少心思。

刘华奇扶着张景义到炕上躺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