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替身皇妃:绝色弃妇

更新时间:2019-06-22 09:50:26

替身皇妃:绝色弃妇 已完结

替身皇妃:绝色弃妇

来源:落初 作者:马涵 分类:都市 主角:宋曼馨宋 人气:

《替身皇妃:绝色弃妇》由网络作家马涵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宋曼馨宋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莫非是我太歹毒,连哥哥的准新娘也害,老天罚我穿越到古代就当枚弃妇?还让我被人指证通奸?很没面面的是,我家相公有眼无珠,放着我这个超级大美女不爱,偏偏去爱他那楚楚可人的小妾?还很有理曰:我抢了他爱妾的正妻之位?更加诬蔑我联合表哥图谋他家钱财想害他命?OKOK,你敢当我面玩,我还不敢看?有道是不看白不看,看了还想看,拉了张椅子,挑了颗苹果,我津津有味地吃,兴高采烈地看……某晚跟亲亲相公圆了房,隔天,相公当着众人的面责骂我不守妇道,婚前偷人非清白之身,他大笔一挥,休书一封,美女我成了弃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看着柳缘君惹人怜爱的面庞,估计萧北玄恨不得把心掏给她吧?萧北玄也确实宠柳缘君宠得不得了,他看着柳缘君的目光温柔得几乎可以滴出水来,“缘儿,要我同意,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柳缘君弱弱地接口,“玄哥,你说。”

萧北玄鄙夷地看了我一眼,视线又转回柳缘君脸上,“以后不要称赵水嫣大夫人,要叫,就叫她贱人!”

我脸色一僵,柳缘君尴尬地看了看我,朝萧北玄嗫嚅着,“玄哥,我不能答应……”

萧北玄无所谓地摊摊手,“你可以不答应。你不答应也没关系,赵水嫣****在先,又辱骂夫婿在后,我现在直接就给她写封休书,再让人打她二十大板,将她扔出萧府……”

萧北玄话还未说完,我恼怒地眯起双眼,柳缘君赶紧以食指点上萧北玄的唇,阻止了萧北玄继续说下去,她急切地说道,“玄哥,我答应你!”

柳缘君说完,歉疚的目光转向我,“对不起,玄哥他是说得出做得到的人,大夫……贱……人……只是一个称呼而已,你就担待着些吧……”

说得容易,以后都要被柳缘君叫贱人,谁受得了?但这辱,我不会算到柳缘君头上,萧北玄让柳缘君这么叫我,为的不就是报复我说了句柳缘君是他萧北玄的贱妾?

很好,很好……我忍!

我现在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等我哪天有本事了,看我不整垮萧府,让萧北玄去街上当乞丐!

柳缘君叫我的一声贱人,我气得嘴角抽筋,表面上却装得无所谓,“确实也就一个称唤,我会担待的,谢谢柳妹妹替我求情。”

“大夫……贱人客气了……”柳缘君说得很不好意思。

我细瞧了下柳缘君美丽水盈的双眸,她眼中没流露出得意,莫非,她真的不愿叫我贱人?

萧北玄妖异十足的目光又次瞪向我,“贱人!谁准你叫缘儿柳妹妹了?她跟你有那么亲吗?”

萧北玄这个大贱男,***欺人太甚!

我在心里问候了萧北玄的祖宗十八代,面上仍不动声色。

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人家的地盘,我再忍!

说实话,萧北玄的这句话,我感觉有点耳熟,对了,我刚才跟柳缘君说过‘谁让她叫我姐姐,跟她不熟’一类的话,想不到萧北玄会拿这话替柳缘君反压我,我再次感受到了萧北玄对柳缘君的呵护备至。

一个男人正在呵疼他自己的女人,我是不是不该计较太多?

我羡慕地看了柳缘君一眼,温和地说道,“不好意思,不该那么亲热地叫你。”

萧北玄妖魅的瞳眸闪过讶异之色,貌似很意外我竟然不生气。

柳缘君腼腆地朝我一笑,“大夫……贱人太见外了,您能叫缘儿一声柳妹妹,是缘儿的福份。”

我微微一笑,“若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柳缘君比了个请的手势,“姐姐慢走。”

我轻颔首,又朝萧北玄说道,“我先退下了。”

萧北玄没吭声,我以为他是默认了,举步就往‘简居’的方向走。

走了没几步,萧北玄不满的嗓音传来,“我有叫你走了吗?”

我定住脚步,没回话。

柳缘君轻轻扯了扯萧北玄的衣袖,“玄哥,您就让姐姐走吧……”

萧北玄温柔地抚了抚柳缘君白洁的面颊,“就依缘儿。”

得到萧北玄的首肯,我欲举步,萧北玄又补充道,“赵水嫣,既然你的身体已经康复了,我萧家没必要留你一个与下人**的***明日一早大厅集会,我给你休书,再给缘儿正式的名份。等你复原再休你是萧家对你的恩惠。”

我未回身,淡淡接话,“休了我可以,我不会让你用与人**的罪名休弃我。”这是我必需为真正的赵水嫣办的事。一个宁愿悬梁自尽都不愿被休弃以示清白的女人,我相信她是冤枉的。

“是吗?”萧北玄的嗓音多了丝嫌恶,“你应该感谢我没有让人抓你跟孙长贵这对Jian夫**去浸猪笼。”

言下之意是认定我与人******我不再多做无谓的解释,继续迈开步伐,走了四步,这次是我自己主动停了下来,转过身,我淡望了眼萧北玄与柳缘君静静相拥的身影,萧北玄妖魅帅气,柳缘君小鸟依人,真是天生的一对。我的视线定格在柳缘君白净动人的面庞上,出言启唇: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我本来只是随口吟下,哪知,我话音才落,柳缘君与萧北玄都满脸诧异地望着我,萧北玄蹙眉说道,“你怎么知道这首诗?”

这是唐代诗人元稹为其情人崔莺莺写的诗。我只是恰好会背诵罢了。不想告诉别人我来自现代,我随口胡邹了个借口,“我自己作的。”

“你作的诗?”萧北玄一脸疑惑。

“当然是我作的,我还可以告诉你这首诗的意思,意思是见过大海、巫山,别处的水和云就难以看上眼了,以沧海之水和巫山之云隐喻爱情之深广笃厚,除了诗人深爱的女……呃,我是说除了我所念、所钟爱的……男子,再也没有能使我动情的男人了。”

本来是诗人为他心爱的女子作的诗,我胡说成我的,我是女的,只好把诗人只为心爱的女人动心改成我只为我爱的男人动情了。

听我说完,柳缘君不相信地白了脸色,她仰首伤心地看着萧北玄,“玄哥,这是我们初次见面,你为缘儿作的诗,你说‘半缘修道半缘君’,我是缘,你是君,缘儿与你有缘,缘为逢君,你答应过缘儿,此诗绝不告诉除我之外的第三个人,你却……”

萧北玄妖冶美丽的脸庞蓄上几分不悦,冷声接下柳缘君的话,“我没有告诉过别人。”

“那贱人怎么会知道?”

这次柳缘君唤我贱人倒是很顺口了。

我黛眉轻凝,我之所以吟这首诗,是感触于萧北玄对柳缘君的情深呵疼,也因为诗的最后有‘缘君’二字,更因为我会背这诗,哪知这诗正好是柳缘君与萧北玄两小无猜的定情诗?

早知道我他妈就不北诵了。搞得人家小俩口发生误会,我……心里刚想过意不去,思到萧北玄对我的恶劣,我心里又高兴得乐开了花,让他的缘儿妹妹误会他一下也好,谁让他嘴巴恶毒?

这种念头窜入脑海里,我也不准备解释了。我干脆加深误会,“夫君,有些事情越描越黑,你就好好安慰缘儿……你的爱妾吧。”我第二次把‘夫君’二字叫得嗲腻,意思是不否认是萧北玄告诉我这诗的。

萧北玄听出我的弦外之音,柳缘君也听了出来,只见豆大的泪珠从柳缘君明润的眸眶涌流,“玄哥,你怎么可以欺骗我……”

美人落泪,楚楚动人,萧北玄眼里却露出一丝不奈烦,“你不听我解释,就直接相信赵水嫣那贱人?”

这句贱人再次引起了我眼里的火光,“所谓人贱必有天收,夫君,你用不着时时提醒。”在我眼里,你就是地地道道的大贱男,时时刻刻!

如果姓萧的不该天收,为啥我赵可馨随口哼个诗,就正好撞上人家不外泄的情诗?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首诗从唐朝流传到我以前生活的现代已经有了一千多年历史了,足见这诗有多经典,凤翔国是历史上没有记载的国家,也就是说凤翔国的历史上没有元稹这号诗人,萧北玄这贱男没地方去偷诗,他做得出跟大诗人元稹一样的诗,可见他才华之卓越。

只可惜这首卓越诗搞得他跟他爱妾翻脸,哈哈!馨馨我在心中暗爽一把。

我还没偷爽过瘾,萧北玄的下一句话几乎将我气得吐血,“你人是贱,人贱还长着一张贱脸,不用你提醒我,我也知道你很贱!不贱又如何与人*******我靠!气死我了,赵水嫣这张脸会贱?美到月球去了都不知道。

看萧北玄嘲讥的眼神,我知道他听出我拐弯抹角骂他贱的意思,他是明着反击我来了。

我、我、我,我再呆下去会给姓萧的气得中风,袖摆一甩,我不回话,我走!

大步离开,这次没人拦着不让我走,只有丫鬟环儿匆匆向柳缘君与萧北玄福了福身,跟上我的步伐。

走了没多远,我隐隐听到柳缘君泺泣的嗓音,“玄哥,缘儿在你眼里看到了不奈烦,你怎么可以用不奈烦的态度对待缘儿,你忘了缘儿曾经救过你的命,你说你要用你的一生来呵护缘儿的吗……”

“缘儿,是我不好,我只是不高兴你不相信我……”这是萧北玄诱哄的声音。

“明明是你把送我的诗转送给了别人……”缘儿哽咽着泣诉。

“我说了我没有。”

“你有……”

没听萧北玄与柳缘君争出个所以然来,我已越走越远。最后谁争赢了我不知道,可以肯定的是,这事一定在柳缘君与萧北玄之间造成了间隙。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