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朔月繁星

更新时间:2020-09-15 14:03:20

朔月繁星 已完结

朔月繁星

来源:落初 作者:落落星尘 分类:短篇 主角:陈初琳林晓花 人气:

《朔月繁星》由网络作家落落星尘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陈初琳林晓花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流星,没想到本体却是一个话不多,总是一副不动声色的男生本来想救人的人,结果身份转换,变成被救的那一方,自己又该作何感受想救的人救不下,想爱的人爱不得,最终又该何去何从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平复了心情之后,王星宇也只是摸了摸烙着红印子的左脸,坦然笑了一下,然后慢慢说:“这话等天青醒来后,你再来和他解释,我想这样最好。”

接着,王星宇起身扶起吴天青,并打算把他扶到床上躺着,随后看了一眼杵在原地的二人:“没什么事,既然是误会,解开就好了,不用紧张。”

稍后,王星宇想了一想,再回头看了陈初琳和林晓花。接着说:“如果二位姑娘不嫌弃的话,今晚将就一下在这医馆歇一歇。明早我和天青再送二位回去罢。”

两位姑娘对视了一眼,随后看了看屋外,感觉心底并不太放心,所以不打算在此地久留。

“我们还是不打扰你们了,就先回去罢。”陈初琳说。

“那……你们可想好了?”王星宇有点再三确认地问。

见两姑娘不回复,王星宇接着指着角落里的说:“旁边有把袖剑需要的话带上防身罢。至于回去的路,出了门左拐就有大道,直走到了路口右转就是官道,接下来你们应该就可以自己走了,保重。至于借用的袖剑改天再还即可。”说完话,便开始给吴天青搭脉看情况了,好在并无大碍。接着王星宇想了想,还是出了门,跟在陈初琳她们后面悄悄护送了。

两姑娘见王星宇也没勉强留客的意思,也就慢慢走出屋外打算回去陈府了。

屋外夜里的风,此刻诡异般地吹着,摇摆的树,发出阵阵莎莎的响声。

过去半个时辰后,走出了不远的一段路,林晓花就紧张地抓着陈初琳的手,神情忐忑地看着周围,陈初琳明白她紧张的原因。起初由于没有防身的手段不得已先逃,但如今即使带上袖剑,陈初琳也只能确保自己的安全,至于保护林晓花的话可当真有些冒险。

“小姐,要不我们先回去刚才的医馆罢?我怕……”林晓花怯怯地说。

“我想……那我们回去罢,有事明天再做打算。不过说好了,你得好好给吴大哥道歉。明早回去后,改日,我们再备厚礼答谢救命之恩。”

林晓花捣蒜般点头。

王星宇在旁边听完,不免窃笑了一下,随后又跟着她们回了医馆。便在她们进门前从后门处提前进了医馆。

而当陈初琳和林晓花折返回到了医馆门前,正打算敲门时,就听到里屋刚醒来不久的吴天青和王星宇抱怨说:“欸?星宇你刚才出去干嘛了?”

“帮你去后院煎药了,怎么?”

“喔!”吴天青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过了将近一个时辰了。用手摸了摸头,结果还有点疼。

“今晚可真倒霉。你有没有觉得我们刚一碰到她们就没什么好事发生过?——现在倒好,你脸上烙了个印子,我挨了一闷棍,真的是……疼疼疼!星宇你轻点儿!”

“好。”

“早知就不该多管闲事了。你说这算什么嘛!”

当天晚上,夜幕刚刚降临,吴天青吃过晚餐出来散步,然后不久便小急,跑到一处隐蔽处撒尿。此时一行黑衣人行动匆匆地闪过,王星宇刚好来找吴天青也看到这一幕。

“这些黑衣人的装束感觉好像见过一次,臂膀上也同样束有黑带。”王星宇突然说起。

“你是在哪里看到过的?”

“上次枯叶城失火,出了火场后看到过,只不过他们很快就消失踪影了。”

“走!那去看看他们搞什么鬼!”吴天青提议道。

“好,走一趟~”王星宇突然看着黑衣人行进的方向,感觉有点不安,然后做了这个决定。

“唉~说起来那些黑衣人行动也诡异得很。要不是你帮忙盯着我都得跟丢了不可,说不准啊,这时候陈家小姐和那丫头早就死了。”吴天青说着。

“不管怎样,好在她们人也安全了。后面只是误会,你也别介意。”

“哦~”

“睡吧!明天继续采药,过些日子张罗一下把医馆给开起来,有得忙了。”

“好,不管那些破事了,睡觉。”

本来站在门外的两人打算进去打扰一宿的,现在听了这番话,反而不敢再往前一步求屋里人收留了。正打算离开的时候,反而闹出声响,屋外人自己惊了一下。也惊扰到了屋里的人。

“谁啊?”

“天青,去看一下吧,许是来求医问药的。”

“好。”

吱呀一声门开了之后,吴天青一见到门外的两人,颇为意外。

“……二位姑娘是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问完,吴天青偏头稍稍盯了一眼林晓花。林晓花吓到只敢躲陈初琳身后。

“不是,就是……”

“天青,收拾一下东边那边的客房,请她俩先进来歇着罢,夜已深了,想来走夜路也不安全,有话明早再说~”王星宇随后看到两人,打断了陈初琳的话,拍了拍吴天青的肩膀。

“好罢~二位姑娘随我来吧!”吴天青说完,前头领路。两姑娘不太好意思,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慢慢跟上去了。

到了客房外,吴天青便站定给陈初琳他们开了门。此时躲在陈初琳身后的林晓花才慢慢站了出来。

“好了,这是……”吴天青刚想说什么来着。

“对不起!刚才是我误会你们了,还错手打了吴大哥!”林晓花突然跪下叩头道歉。

“欸欸欸!这是干嘛?赶紧起来!”吴天青立马把林晓花像拎麻袋一样拎了起来,林晓花被出其不意地拎起来后呆了一会儿,陈初琳也是被这一幕震惊到,一愣一愣地。

“我吴天青还不至于和你这小姑娘计较,显得自己小气。”吴天青舒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道。

“谢谢!”林晓花低头哽咽道。

“好了,你们就先歇着罢,房门钥匙拿好,我就先回了。”吴天青说完,把钥匙按到林晓花手里,摸了摸头,结果触到伤口,痛到立马把手收回来,转身走了。陈初琳和林晓花在身后窃笑了一下。

梦中,陈初琳似乎梦见了某人在和什么东西打斗着,但是身影始终有些模糊。之后,那人似乎赢了,回头看向自己。

陈初琳好奇地向着那人影问了一声:“你到底是谁?”只见在自己刚问完话,那人就被一利器穿透胸膛,瞬间倒了下去……陈初琳猛然惊醒。

林晓花正打完洗脸的水进来,见到醒来的陈初琳说:“小姐醒啦,先来洗把脸罢,我帮你弄一弄头发。”

“哦,好。”

“怎么了吗?”

“没,只是做了个梦而已。”

“对了,星宇哥说,待会儿吃过早食后,就要送我们回去了。稍早前吴大哥还特地跑了一趟陈府,现在应该和大少爷一起在过来接我们的路上了。”

“嗯,也好。”陈初琳突然间有些恍惚。

“小姐!”林晓花拍了陈初琳的肩膀,陈初琳突然间清醒。

“小姐有听清楚我说的话了?”

“大哥过来了!你怎么不早说!快快快,赶紧帮我把头发弄好!”反应过来的陈初琳瞬间活络了起来。

“哦!我的衣服!”陈初琳把手搭在左肩上,发现划破的口子已被缝好,袖口处的血迹也被清洗了一遍。

“放心吧,小姐!衣服我缝好洗过了。而且昨晚我还把衣服烤干了,少爷应该看不出来。”

“那昨晚的事,你可千万别乱说!”

“小姐,你是说星宇哥帮你看伤口的事?”

“……敢说出去我跟你没完!”陈初琳指着林晓花的鼻子威胁道。

“哦!”林晓花窃笑。

早些时候险被山贼侮辱,陈初琳事后被大哥言语间训诫了好几次,前两天刚立誓不再出丑,如今要是让大哥知道她还是这般狼狈,不知道又要再说上多久呢。越想越来气,陈初琳催着林晓花帮忙自己打理妆容。

再次见到陈兴贺的时候,陈初琳则摆出一脸没事人的模样,大摇大摆走在前头,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而陈兴贺大致从吴天青的叙述中知道有人对陈初琳下毒手的事了。一路上,陈兴贺倒一改往日的松散作风,专心做好警戒,跟三年前自己护送粮草运往叶萧州一样。

不过,回去的路上基本也没见什么埋伏,陈初琳等人顺利回到了陈府之中。

自此以后,虽说平日里倒没什么两样。但唯一的怪事就是,陈初琳每次都被同一个梦给困扰着。每次结果都是,梦里的那个人后面总会被杀,自己因此醒了几回。连林晓花都觉得这事怪得很,就她的理解,大概是陈初琳中了邪,因为连几个过来看情况的大夫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在过了几天后,陈家家主陈英仁便让陈兴贺带陈初琳到安愿寺去一趟,希望为陈初琳祈福去灾。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