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幸福时来运转

更新时间:2020-04-17 04:53:24

幸福时来运转 已完结

幸福时来运转

来源:掌中云 作者:微笑 分类:短篇 主角:叶芷涵姚 人气:

经典小说《幸福时来运转》由微笑所编写的短篇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叶芷涵姚,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爱情是耗尽锐气的激情,是让意志至于一炬的火焰,是将剧毒抹在命运之神的箭上。 叶芷涵看着后面渐渐远去的山坳,她想起池耀天那次带她去自驾游,也是在一片花海里,他说要建一座小木屋,开一片菜地,在周围种满她喜欢的花,过与世隔绝的二人世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一晚,没有人知道陈卿南是怎么挺过来的,他无法去想象叶芷涵会多么痛苦,他想补偿,想将那段痛掩埋下去,可是池耀天却紧紧抓住了叶芷涵,一步步紧逼,陈卿南知道他必须得面对这选择,十几年忍辱负重的仇恨和叶芷涵之间,他背负了太多,陈卿南一直告诉自己,等报了仇,他一定好好补偿叶芷涵。可是现在还有机会吗?想到叶芷涵走时的决绝,她对着他陌生而拒绝的眼神,陈卿南再也忍不住,一拳狠狠砸在了墙上。 “芷涵,芷涵。”温热的液体从眼角流下来,陈卿南真的很想时间倒流回去,他不会让那一晚的事情发生,他想要好好守着叶芷涵,守住他们的幸福。 一个身影走向陈卿南,妖娆婀娜,在风里带起一片媚惑的女人香来。身影停足,站在陈卿南身边,姚凌雪看着眼前被痛苦和悲伤刻满了一身的陈卿南,她一直跟着他,从包厢里走出来,他那样踉跄的走,直到走出充满喧嚣的会所,然后站在僻静的角落,一个人释放者他的沉痛,姚凌雪心疼,她爱他,一直爱。 “卿南,我们进去,这里冷。”姚凌雪眨动了下眼睛,她不敢相信的看着陈卿南的眼角,那是眼泪,她记忆里的陈卿南是个刚强的男人,不卑不亢,是有着顽强意志的出色男子,到底是怎样的悲伤能让他流泪,是和他嘴里呢喃着的女人有关吗?姚凌雪抿唇,她也听到过一些关于叶芷涵的事情,不过都只是飘忽的,因为另一个男人将叶芷涵的一切几乎都隔绝于世,即使有,也只是星火之间就全部被泯灭。那个男人是池耀天,池氏集团的总裁,一个如帝王一般俊逸的男人,让很多女人疯狂爱上的男人,如果不是心里先爱上陈卿南,姚凌雪也会爱上池耀天的。 陈卿南抬头,他的视线带着几分迷乱和急切的看着眼前的女人,他伸手轻轻的触摸着她的脸,深怕这是一场梦,醒来就梦空了,他呢喃着:“芷涵,是你吗?真的是你吗?” “卿南?” “不要离开我,永远不要离开我,芷涵,我错了,我不该将你推进他的怀抱里,我以为我可以不在乎的,我以为你还是会属于我的。”陈卿南后面的话说不下去了,他伸手将眼前的身影紧紧的抱进怀抱里,汲取着她的温暖,他说:“我们都好好的,好好的活着,芷涵我现在能给你一切了,我们再也不用那样辛苦的计划着一块钱是买鸡蛋好还是买菜好了。” 姚凌雪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其实她有很多话说的,她想说她比那个叶芷涵更爱陈卿南,她想说一切都过去了,叶芷涵是另一个男人的女人,而姚凌雪是永远属于陈卿南的,姚凌雪的手轻轻的放在陈卿南的肩膀上,将他的头按在自己的胸口上,她慢慢的呼吸着,眼睛里有泪光闪动,她渴望了很久这个怀抱,终于他没有推开她。 夜风卷着几分清冷吹过来,姚凌雪的身体一颤,她突然很想知道如果告诉陈卿南自己是姚凌雪,他会不会还这样忘情的抱着她?牙齿咬着唇角,身体因为这个念头而紧张的不能保持镇定。 “冷吗?”陈卿南带着哽咽的声音从姚凌雪的胸口传来,他松开她的双手,快速的脱下自己的西装披在她的身上,胳膊一伸将她重新揽入怀抱里,他的下颌顶着她的头顶,发誓的说着:“我不会再让你一个人,不会再让你冷到。” 姚凌雪以为陈卿南会推开自己,就在她晃神的时候身上已经多了带着陈卿南体温的西装外套,呼吸里都是他浑厚的男人气息,姚凌雪的眼泪再也忍不住的流了出来,濡湿了陈卿南的衬衫,她能感觉到隔着衣料他身体震动了下,然后她的脚一下悬空,陈卿南抱起了她,大步向会所走去。 在明亮的灯光下他会不会认出自己?姚凌雪将自己的脸埋进陈卿南的胸膛上,如果他醉了,她也不要清醒,如果他认错了人,她也不想做自己。 忠叔担心陈卿南,他从魔寐赶了来,这会所是他们新开的,魔寐虽然有一定的名气,但终究不是那些名流们的唯一选择,魔寐只属于夜晚。而这个会所则不一样,完全弥补甚至于超越了魔寐。忠叔在大厅里正询问这里的管事明丽,却在一转眼看着陈卿南抱着一个女人走了过来。忠叔的眼睛很毒,一下就看出了那是谁,他叫住了正要过去和陈卿南打招呼的明丽,向着她低语了几声,明丽也是个心思剔透的人,立即明白了忠叔的意思。 陈卿南没有回包厢,而是去了会所上面的房间,这是给他专门准备的,最好的设施和装潢,丝毫不差于原来魔寐顶楼给池耀天准备的。明丽跟着陈卿南的脚步,后面端来了酒和几盘菜放在了房间里,她放下东西就退了出去。 房间里恢复了安静,柔和的灯光洒满了房间,陈卿南维持着抱姚凌雪的姿势坐在房间里,灯是服务员给开的,只开了水晶壁灯,带着暖粉色的光泽。陈卿南还有些的晕沉沉的,被酒精浸染的大脑告诉他不要动,他生怕一动,这一切就成了水光掠影。触手可及的桌子上已经有两杯倒好的酒,陈卿南深深呼吸一口气,伸手拿起一个杯子仰头喝尽,浓烈的酒液划过咽喉,带起一片漂浮,陈卿南很喜欢这个感觉,这样他离叶芷涵就更近了。 轻轻的放下酒杯,陈卿南的手落在怀抱里安静的身影上,他的手指轻轻的抚摸着她婀娜的身体,她睡了吗?为什么都不说话,是还在生他的气吗?陈卿南闭上眼睛,他要如何开口,那天清晨的一幕生疼的刻画进他的大脑里。 “芷涵,你饿吗?要不要吃点东西?这里的厨师做的菜很地道,还有酒,你从来不喝酒的,喝也是一点啤酒,芷涵,我也不喜欢喝酒,可是只有喝了酒,你才能出现在我身边,才能让我的心不那么疼,你是不是还在怪我?” “我不怪你。”姚凌雪哭了,她再也承受不住陈卿南这么痛的告白,而那告白是为了另一个女人。第一次,姚凌雪不顾弄花自己脸上的精致妆容,她抱着陈卿南的身体哭的不能自己,心疼这个她爱了那么多年的男人,也为了她自己那没有光明和出路的爱。为什么命运让他们相遇,却不让她成为他的爱人,只残忍的让她疯狂的爱上了他? 陈卿南的眼泪离开红了的眼睛,滴落下来,他闭上眼睛,心疼的抱紧怀抱里的身影,他就知道他的芷涵不会怪他,她不会舍得他难受,她是那么善良的女孩,他一辈子永远都不会放手的女孩。 房间的灯慢慢暗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姚凌雪已经从陈卿南的身体里坐了起来,她的脸上有着还未干的泪痕,她的手拿着空着的酒杯,眼睛里流转着无尽的娇媚,她坐在陈卿南的膝盖上,他的大手放在她的后背上,慢慢的摩挲着,手指抚过的地方就像着了火,姚凌雪能做的就是半低着头,努力的享受着这短暂偷来的时光,陈卿南喝醉了,她刚刚又给他灌了三杯酒,就怕他会认出自己不是叶芷涵来,什么时候她姚家大小姐也会这样的不自信,需要靠另一个人的身份来遮掩自己谦卑的爱情。 苦笑着,姚凌雪伸手拿过酒瓶倒满一杯酒,漂亮的杯子里摇晃着嫣红的酒液,就像她此时身体里流淌的血液一样。抬手将酒杯送到唇边,姚凌雪也想醉一次,这样她就什么都不用去想,却不想酒杯到了唇边,一只温热的大手握住了她的手腕,姚凌雪低头看下去,透过嫣红的酒液她看见了陈卿南那张让她痴爱的脸,她看不清陈卿南脸上的表情,只感觉到那酒杯离开她的唇边,然后被陈卿南喝尽。 “卿南,我爱你。”姚凌雪彻底的崩溃了,她抱住双眼醉的没有焦距的陈卿南痛哭着,她不想在这样的难为了自己,矜持着一个女人的姿态,她要彻底的告诉他自己有多爱他:“你不会知道我爱了你多久,爱的你有多痛苦。 “我知道。”陈卿南闭上眼睛,他的眼睫毛颤栗着,上面一层蒙蒙的水汽,他说:“是我对不起你,我错了。” “你没有错,卿南,卿南,我从来没奢望过你能这样的对我,抱着我,疼惜我,我以为那一晚你再也不会对我好,会嫌弃我,会认为我不是一个好女人。”姚凌雪还想说什么,她的唇被陈卿南的手堵住,他闭着眼睛的脸上滚落下火热的泪珠,他说:“是我不好,我的错,从今以后再也不会了,过去了,都过去了,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对你,我爱你,芷涵,不要离开我,你不会知道我怎么样的爱你,怎么样的怪自己,痛恨自己那晚没保护好你,芷涵,我们结婚吧。”说到最后的陈卿南是伸手将姚凌雪抱倒在沙发上,他的唇吻着她,眼泪滴落在姚凌雪的脸上 。 “好。”姚凌雪答应着,痛苦的闭上了眼睛,陈卿南将她推上了天堂又狠狠的拽下了地狱,他爱的不是她,姚凌雪苦笑着,眼泪流的更汹涌了,为什么他就不能好好的看看她姚凌雪也不是一个差的女人。感受着身上男人火热的吻,粗重的喘息,还有游弋在自己身上的大手,姚凌雪知道她可以拒绝陈卿南,可是她不想,身体里有股火热在奔涌着,冲击着她的四肢百骸,如果她得不到他的心,那就他的人也好,最起码她可以做一晚他最爱的女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