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娘子不像话:妖孽殿下来敲门

更新时间:2021-02-22 23:03:19

娘子不像话:妖孽殿下来敲门 已完结

娘子不像话:妖孽殿下来敲门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穆丹枫 分类:穿越 主角:齐宝儿丛林 人气:

《娘子不像话:妖孽殿下来敲门》由网络作家穆丹枫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齐宝儿丛林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我曾以为,你是一个完美似谪仙一样的人,又或许是一个云淡风轻且随意的人....但你都不是,你是一个无赖和有点小坏的魔君。异世穿越女警,纠结爱恋终难舍难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白离却彷佛知道了她的想法,更紧地抱住她:“小洛儿,你不忍心扔下我的,是不是?”

汗,好吧,好吧。

这个第一她不争了。

齐洛儿无奈地摇了摇头。

她唯恐后面还会有人再追上来,加快了脚步。

原本她拖着一个人,脚步十分沉重。

此刻也不知是不是鼓足了劲的关系,脚下竟然觉得轻盈起来。

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到最后几乎是健步如飞了!

临近终点的时候,竟然超过了遥遥领先的李重紫,冲到了最前面!

眼见红线就在眼前,齐洛儿的身子堪堪就要撞上。

怀中的白离忽然打了一个趔趄,好死不死地正撞在红线上!

云中岳走过来,笑吟吟地看着二人:“恭喜白姑娘,你是第一个通过的。”

啊?!齐洛儿呆住。

这,这太,太那个啥了吧!

白离歉意地站稳脚跟:“小洛儿,我不是故意的。要不,我把这个第一让给你?”

“哼,我才不用你让!”

齐洛儿嘴角有些抽搐,她齐洛儿可是骄傲的人,才不想要别人相让的第一!

这时李重紫也跑了过来。

本来齐洛儿超过了她,她气红了脸。

但看到了刚刚那一幕,她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幸灾乐祸。

好像在说:“活该!让你老是帮她!这下第一被她抢走了吧!”

齐洛儿根本不理她,再说她也不是这么小气的人,看了看白离:“你怎么样?脚还疼不疼?”

白离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垂眸看着她,柔声道:“我好多了。小洛儿,难得你这么关心我……”

这家伙!不肉麻会死啊?!

其他人也陆陆续续地赶了过来。

这次的长跑,几乎有一大半人没有坚持到终点。换言之,也就是她们被淘汰了。

此时,日已西斜。

云中岳看了看如同刚刚从水里捞出来的‘花红柳绿’。

云中岳看了看如同刚刚从水里捞出来的‘花红柳绿’。

脸上现出一抹笑容,双手插在袖子里,悠悠踱着步子:“恭喜诸位通过了入门测试第一关。

从今日起,你们就是紫云门的实习弟子,紫云门的实习弟子共分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十个班,你们会被分到各班学习。各班都有仙导。”

顿了一顿,道:“一个月后还会有一场考核,等那场考核通过,你们才会正式拜师。成为紫云门的弟子。”

众人的脸上都有兴奋之色。

毕竟能成为紫云门的弟子便就是半个仙人了。

人人摩拳擦掌,恨不得一个月之期赶紧到来,浑身的疲累几乎也跑的无影无踪了。

齐洛儿眼眸中光芒闪烁,从今天起,她就是这神奇世界的一份子了!

云中岳满意众人的反应,点了点头。

又解说了一些紫云门的规矩:“紫云门尊卑等级严格,规矩众多。

在各位师尊面前一定要注意言行举止。

门人的话,称掌门为尊上,长老为世尊,其他也都是你们的长辈,见了都要行礼,该称呼什么就称呼什么。”

他顿了一顿又道:“不可随意出山或者入海,每夜亥时休息,卯时必须早起晨修。

山中门人住宿有十二偏殿。都有不同的名字,待会我会让专职道生分配你们的住宿,两人一间……”

简单而整齐的摆设,簇新的被褥……

齐洛儿一下子趴在床上,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自己有多久没睡这种有天花板,有床铺的地方了?还真是怀念啊!

再翻一个身,唔,舒服!全身的疲累似乎也被赶走了。

“小洛儿,真好,我们还真是有缘,居然能分在一间屋里。”白离笑吟吟坐在另外一张床铺上。和她搭讪。

“小洛儿,真好,我们还真是有缘,居然能分在一间屋里。”白离笑吟吟坐在另外一张床铺上。和她搭讪。

齐洛儿身子一僵,说到这个,她可郁闷了。

她和白离也不知是缘还是孽,本以为分班的时候能和她分开。

却不料并没得偿所愿,不但分在一个班上,还好死不死地分到一个寝室里!

她简直是欲哭无泪啊。

这牛皮糖,她是怎么甩,也甩不脱了!

深吸了一口气。

齐洛儿告诉自己要淡定,淡定,再淡定!

如果你不想搭理某个人,就当她不存在,是透明人好了!

齐洛儿不习惯用古代的方法计时。

好在她的东西虽然在森林里被洗劫一空,那个太阳能手机因为当时装在兜里,才没有被小屁孩偷了去。

她掏出来看了一看,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白离眸子里闪过一抹微光,凑到她的跟前,好奇地看着她手里的东西:“这是什么?”

嗬,什么时候这家伙的动作变的这么鬼魅?!

这么无声无息地凑过来,吓了她一跳!

齐洛儿不动声色地向后躲了一躲:“告诉你你也不知道。好了,不说了,我们睡觉!”

将手机重新塞进了衣袋中。

白离笑的如百花齐放般灿烂,纤指一伸,指着齐洛儿:“小洛儿,你是要和我同床共枕吗?”

“同床共枕个屁!”

齐洛儿忍不住冒出一句粗话:“我们自己睡自己的。”

“可是,可是人家有些认床呢。一个人睡好害怕。小洛儿陪着我睡好不好?”

白离美眸眨啊眨的,可怜巴巴的望着她。

“一个人睡有啥好怕的?!

何况我们不是在一个屋子中么?

你不是说你是孤儿吗?

原先你和谁睡的?”

齐洛儿要被她打败了。

白离委屈地扁了扁嘴:“原先我也不是一个人,我养了一个小花狗,一直抱着它睡的。可惜上紫云门不能带它入山……”

白离委屈地扁了扁嘴:“原先我也不是一个人,我养了一个小花狗,一直抱着它睡的。可惜上紫云门不能带它入山……”

晕!原来这家伙拿自己当小花狗的替身了!

齐洛儿嘴角抽搐,恶狠狠地瞪她一眼:“睡觉!再呱噪一句我就揍你!”

她决定还是不要和这个家伙说话。

不然非被她气得脑溢血不可!

再也不理会白离,被子一蒙,睡觉!

这一天的状况不断,她实在是太累了。

几乎头刚一挨到枕头,就睡着了。

静谧的室中有白色的微光闪了一闪。

原本千娇百媚的白离大美人忽然变了一个模样。

一头墨发披散,凝脂玉肤在曙光下闪着珍珠般的光泽。

眉如烟月,眉心处一个火红的闪电标记。

黑曜石般的眼眸,唇色如霞,勾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整个人看上去慵懒而妖冶。

正是魔教的教主——月无殇!

他懒懒地伸了一下腰,喃喃:“这扮女子还真累,老子要憋屈死了!”

看了看睡的不知东西南北的齐洛儿。

唇角勾起一抹笑:“没想到和这丫头真有缘,这么快又见面了。”

他眯了眯眼睛,伸出漂亮的手指在齐洛儿俏脸上摸了一摸:“怪不得这个丫头穿着打扮,行事风格都如此怪异,原来她是在另一个世界过来的。难道说她真的是天女?”

他白天化成白离和齐洛儿走那条云道的时候,暗运玄术也看了齐洛儿前世的生平。

其他走在那条路上的女子的生平他也趁机瞄了几眼,没感觉有啥特别的。

也就是齐洛儿来的古怪了些。

此时齐洛儿被他施了术,根本不会醒。

所以他也就大咧咧地坐在了她的床沿上。

抓过她的手腕摸了一摸脉门。

没感觉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她手心里那几个血泡有些刺眼。

抓过她的手腕摸了一摸脉门,没感觉有什么特别之处.

只是她手心里那几个血泡有些刺眼。

几乎没加考虑,他手指在她手心里摩挲了几下:“这个丫头似乎吃过很多苦呢。”

随着他手指的拂过,她手心里的血泡连同老茧奇迹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眯着眼睛看了一看,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唔,现在看上去顺眼多了。”

他摸着下巴又看了看齐洛儿的小脸,那眼光就像打量一个胖胖的猪蹄:“这丫头倒也算是美人坯子,就是皮肤看上去黑了点

月无殇眼眸中光芒一闪,手掌一团柔和的光芒罩上了齐洛儿的面门.

齐洛儿肌肤慢慢剔透晶莹起来……

未了,月无殇拍了拍手掌,左右端详了一番。

“嗯,这才是她的本貌吧?好歹有个天女的样子了……”

他慵懒地伸了一下腰,又看了齐洛儿一眼:“这丫头根骨极不错。如果天女真是她的话,倒有些麻烦了……”

他混入紫云门就是为了这‘天女’的。

原本他打算找到真正的天女后就设法诱拐回魔宫.

但扮了一天女子,他又甚是无聊,便想找到天女后就将她杀死,然后拍拍屁股回魔宫。

可此时明知道这齐洛儿十有八九就是那天女,他又有点下不了手了。

这个丫头,好歹也救过他一命,

是第一个无条件对他好的女孩……

垂眸想了一想,摇了摇头。

算了,毕竟现在还是不能确定。

万一不是她呢?

那他岂不是杀错了?

死一个无辜不要紧,倒平白放过了那个真正的天女,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他总算给自己找了一个不杀齐洛儿的理由。

懒洋洋打了个哈欠,便想回自己的床铺睡觉。

睡梦中的齐洛儿忽然‘咿唔’了一声:“我……我现在叫齐洛儿,可,可不是……齐宝儿了……”

哦?

月无殇高高地挑起了眉。

他看过她的前生记忆,自然知道她的原名。

唇角弯了一弯,邪邪一笑,随口诱哄:“为什么不叫齐宝儿了?”

齐洛儿翻了一个身,嘴里模模糊糊地回答:“切,那名字太幼稚了……齐洛儿,我叫齐洛儿……不能让别人知道……唔,齐宝儿……不能让别人知道……我才不要说……”

月无殇眯了眯水光潋滟的眸子,唇角弯出一抹坏笑。

原来这丫头这么怕人知道她的本名啊,这倒有点意思……

“宝儿,宝儿,齐宝儿,齐宝儿……”

齐洛儿睡的迷迷糊糊的,模模糊糊听到有人唤她。

下意识地应了一声:“唔……”

她好困啊,眼睛实在不想睁开。

抱着枕头翻了个身。

“齐宝儿,齐宝儿……”

那个声音如同魔音穿脑,在她耳边呱噪不绝。

齐洛儿不堪其扰,也不睁眼,一枕头就砸了过去:“吵什么?滚!”

“宝儿,齐宝儿,我的脚好疼啊……”

那一枕头似乎砸了个空,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

不同的是,这次的语气有了一种委屈的意味。

白离?是白离的声音。

嗯,她的脚扭伤了,会疼也不奇怪……齐洛儿迷迷糊糊地想了一下。

等等,她唤自己什么?!

齐宝儿?!

齐洛儿眼睛倏地睁开。

一骨碌跳起来,看了白离一眼。

白离正趴在自己的床铺上。

一双眼睛委委屈屈地看着她:“宝儿,我脚好疼……”

齐洛儿心中咯噔一跳。

强笑了一笑:“你……你叫谁呢?谁是宝儿?”

“自然是叫你啊。”白离一脸的无辜。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