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纵宠将门毒妃

更新时间:2019-10-09 23:32:03

纵宠将门毒妃 连载中

纵宠将门毒妃

来源:微小宝 作者:木子苏V 分类:穿越 主角:岳千帆夏儿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纵宠将门毒妃》是木子苏V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岳千帆夏儿,书中主要讲述了:前世算尽天下,却错信身边之人,最终落得剜腹取子,滚油烫喉,挖眼割舌的下场! 再次睁眼,回到十二岁那一年,她冷笑:这一世,要你们百倍偿还! 说她命犯孤煞?不好意思,姐只会是天生凤女! 要封她为七皇子妃?擦,让那个劳什子七皇子走远点,姐不稀罕! 不过,谁能告诉她,这位骚包世子是哪里来的? 她不过是年幼无知之时救了他一次,他便紧跟着她,向她邀宠,美其名曰给她面子。 话说,咱不要这面子行不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千帆看着顾嬷嬷手里的木偶小人,眸光一闪,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看着老夫人,“祖母,这个小人偶好漂亮,是给帆儿的礼物吗?”

  “帆儿!”冷氏连忙拉过千帆,低声道,“祖母现在有事情要问,不要乱说话。”

  “嗯。”千帆乖乖地待在冷氏身边,不再言语。

  “山儿,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你太宠那个贱婢了。”老夫人想来是气过了,也不顾岳崇南一家和冰姨娘都在,一把抓过顾嬷嬷手中的小人偶,直接丢到岳崇山面前。

  岳崇山低头一看,也是勃然大怒,那人偶刻得栩栩如生,正是大夫人秦婉与暴毙的四小姐岳青儿。

  要问如何分辨是四小姐岳青儿,自然是从衣着上分辨,岳青儿穿得较为素雅,自然与喜欢华装的三小姐是不同的。

  “你们都先回去吧,今日这事就此作罢,不许再提。”老夫人这才想起来千帆他们,摆摆手,示意他们都离开。

  岳崇南知晓此事是大哥的私事,自然无意再听,但想着方才老夫人说帆儿是命犯孤煞之人,又有些踌躇,冷氏拉过他,摇摇头,一行人便鱼贯而出。

  房内只剩下老夫人和岳崇山,顾嬷嬷是老夫人的心腹,自然也没有离开。

  “碧玉那丫头怎么说的?”老夫人瞧着顾嬷嬷问道。

  “先前碧玉便领着黄女医去高姨娘的院子,无意间发现角落里蹲着一只黑猫,碧玉老家里便流传黑猫不祥,当下便想着将猫赶走,免得沾染了晦气。”

  顾嬷嬷方才便把来龙去脉问的清清楚楚,于是继续说道,“那只猫见有人来赶就逃走了,碧玉就看到了这两个人偶,想着事态严重,就赶忙先回来将此事告知了老奴。”

  “我想着那四丫头好好的姑娘,本都要嫁给太子做侧妃的,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发起疯来,想不到倒是这个害人精做的孽。”

  老夫人气冲冲地看着大儿子岳崇山,骂道:“我跟你说过多少次,若是偏颇后宅里的哪个女人,你就会有失公允,那高姨娘本就是个心胸狭窄的贱婢,自然看不得人家好,竟然连主子都敢诅咒,都是你惯出来!”

  “娘,你莫生气。”岳崇山连忙拍着老夫人的背,给老夫人顺顺气道,“那冰姨娘木讷,高姨娘到底是知冷知热的,所以才会宠着她了些,哪想到她有这些歹毒的心思?”

  “如今她得了瘟疫,倒也是上天惩罚了她,你自己想个法子打发了吧。”老夫人摆摆手,“今日我也乏了,你回去吧。”

  “那二弟那边……”岳崇山想着方才正说到二弟搬走的事,见这会老夫人又不再提,心里有些失望,试探地开口问道。

  “山儿,那相师说的阖府不利之人,是你的姨娘,不是帆儿!那高姨娘这会连自己都搭上了,你还想如何?”老夫人一眼瞧出了自己大儿子的心思,怒道,“你把自家后宅的事处理干净再说吧。”

  见老夫人这次真的发怒了,岳崇山也不敢多说,当下脚步匆匆地离开。

  “真是不省心的东西。”老夫人啐骂了一句,也不知道在骂谁。

  顾嬷嬷连忙扶着老夫人躺下,宽慰道,“老夫人,今个儿您也累,还是歇着吧。”

  “这次的事怕是得成了横在老二家心中的一根刺,哪日碰到了,说不定就恨上了。”活了这么大的岁数,有些事老夫人自然看得要远些。

  叹口气,老夫人真心有些累了,“我虽说心疼老二家常年在边关打仗,心疼帆儿自幼在外吃苦,但是真等到出了事的时候,却还是偏帮了山儿,总归来说,即便南儿不计较那些,帆儿怕是迟早要计较的。”

  “老夫人,二姑娘虽说伶俐,但是到底是个孩子,再说她也是真心孝敬老夫人的。”顾嬷嬷自然知晓老夫人的担忧,但是事已至此,也只能宽慰她道:“那相师并未言明,咱们想到二姑娘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想必二姑娘不会记恨的。”

  “可是帆儿说的也有道理,那西南角住的并非她一人,我却直接判定是她。”老夫人无奈地摇摇头,“如今已经这般,你将大夫人送回自己的院子,让她好生养着吧。”

  “是。”见老夫人闭上眼睛,不再言语,顾嬷嬷便悄声退了下去。

  顾嬷嬷差人用软轿抬了大夫人回了自己的院子,并对大夫人说,“老夫人今个儿乏了,所以嘱咐老奴跟夫人说一声,让您平日里多注重自己的身子,府里的事不必太过操劳。”

  “多谢婆母关心。”大夫人欠着身子,笑着应声,“张嬷嬷,送顾嬷嬷。”

  没一会,张嬷嬷便回了屋子,低声对大夫人道,“顾嬷嬷说相师所言之人乃是高姨娘,并非二房家的姑娘,还让老奴约束着下人,不要乱说。”

  “怎么会变成高姨娘?”大夫人眉头一皱,先前她在岳崇山面前装作无意间提起丰城有位有名的相师,又劝说他丰城离京城远,即便看出什么不妥也不怕那人会说出去。

  所以后来岳崇山才会派人去丰城请那位相师,至于请来的,自然是大夫人安排的人,大夫人猛地一锤床沿,怒道:“真是没想到,竟然又被这个丫头躲开了。”

  “夫人,您怀着身孕,万不能动气。”张嬷嬷劝道,“他们只要不离府,咱们就还有机会,这次的事折了高姨娘也未必不是好事,那个贱婢自从得了老爷的眼,就有些不听话了,这会没了不正合咱们心意么。”

  “也只能这样了。”大夫人叹口气,摸着小腹道,“你回头去细细打听打听,究竟是怎么回事。”

  “老奴知晓。”张嬷嬷点点头,应道。

  因为相师之言冤枉了千帆,冷氏私下里好好安慰了千帆一通,唯恐自己的宝贝女儿难过,千帆和冷氏说了许久的话,又连连保证自己没有多想什么,才被放回自己院子。

  “春儿,我有些乏了,准备热水,我要沐浴。”千帆轻声说道。

  “小姐,水已经备好了。”春儿连忙应声,她向来了解小姐的喜好,服侍着千帆走进屋里,换下外衣,低声问道,“小姐,一切可还顺利?”

  “比我想象的还要顺利。”千帆缓缓迈进浴桶,笑道:“你这边出了岔子?”

  “没有。”春儿摇摇头,说道:“冬儿一直躲在高姨娘的院子附近,看到碧玉拿了东西离开才回来的。”

  “那东西是谁放下去的?”千帆舒服地泡在水里,闭上眼睛问道。

  “岳礼。”春儿应道,“咱们几个虽说都多少有些功夫,但是毕竟不如岳礼,就让他趁着院子里没人的时候埋下了。”

  “看来有人帮咱们呢。”千帆笑着说道:“那对木偶那么精致,可不是经你手刻出来的东西。”

  “小姐是嫌弃春儿的手艺吗?”撇撇嘴,春儿不乐意地说道,“听冬儿说碧玉好像是在赶一只黑猫,结果黑猫从墙头处跳了出来,碧玉没多久便拿着东西跑回清雅居去了。”

  “嗯。”千帆睁开眼睛,看了看自己的外衣,“把衣服上的木棉花香洗干净。”

  “是,小姐。”春儿收了衣服,便走了出去。

  前世,高姨娘一直是大夫人的爪牙,自己被相师言明乃命犯孤煞之人,高姨娘便落井下石,经常欺辱她,不过她也向来是个蠢的,总是被大夫人挑唆几句便来找自己的麻烦。

  不过后来,高姨娘因为争宠,与大夫人交恶,大夫人不知道如何得知了高姨娘对木棉花粉过敏,结果安排人在她的房里日日摆上木棉花盆栽。

  高姨娘因为过敏症迟迟不好,不但失去了大伯父的宠爱,还由于大夫人故意不让人为她医治,生生抓破了自己的脸,最后落得跳湖自尽的下场。

  之前千帆早早地便在裙子上洒了木棉花粉,进门的时候故意在高姨娘面前抖了抖裙摆,待到所有人都以为命犯孤煞是自己的时候,便将视线转移到过敏的高姨娘身上去。

  随后又安排春儿她们将那巫蛊之术的人偶埋入高姨娘的院子里,彻底坐实高姨娘的阖府不利之名,让她再无翻身的可能!

  千帆缓缓沉入水中,透过波光鳞影看着外面的世界,前世,大夫人用这样的谣言毁了自己的一生,今世却因为她的重生将这一切提前,今后的路会不会有变化?

  千帆不知晓,但是她绝对不会再让自己落到前世的境地!不管是岳家还是其他,每个家族迁徙百年都会如此,争权夺利,为了一己之私害人,杀人……

  那些肮脏的角落全被掩盖在光鲜亮丽的外表之下,既然如此,她又何必心软呢?祖母,真是对不起了,岳家已经并非千帆的岳家,只有父母在的岳家才是千帆的心归之处。

  “你想淹死自己吗?”突然,水光之上一片火红,一个男子的声音传来,一双手扶着她的肩膀将她扯出了水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