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我家夫君有点闲

更新时间:2020-09-10 09:10:01

我家夫君有点闲 连载中

我家夫君有点闲

来源:微小宝 作者:飞奔的羔羊 分类:穿越 主角:阿婆王 人气:

《我家夫君有点闲》作者:飞奔的羔羊,穿越类型小说,主角:阿婆王,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婚前: 齐欢儿:“心好累,我的未婚夫君据说是个草包混蛋,不想嫁怎么破?” 许言儒:“心好累,我的娘子据说是个母夜叉,又丑又凶悍,不想娶怎么破?” 婚后: 齐欢儿:“看不出来,夫君竟然还有如此一面,仔细想来,人还是不错的。” 许言儒:“没想到,刁蛮娘子竟也有温柔小意的一面。若是这样,那过一辈子的话也不勉强。” 最后的最后: 齐欢儿:“我这一生,最庆幸的就是遇见了你。” 许儒言:“你是我一生的劫,一生的缘,一生的羁绊,一生的爱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今日确然是个好日子,除了宜婚嫁宜远行,就连天上的月亮,也是又圆又亮,胖乎乎的很是可人。   宾客们在前头喝的正欢,程昱却被喊到了后堂。   许老爷沉着一张脸,正站在后堂等着他。   “老爷。”   他小心翼翼的开口,一看这气氛,大概也明白今天老爷是要交给他什么任务了。   “今晚看好了少爷,若是他没有出现在新房而是去了哪条花柳巷子,你明天就不用来见我了。”   程昱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恭敬的回答道。   “是,老爷,我明白了。”   从后堂出来,程昱立刻把家丁们召集过来,让他们严格看好许家的每一扇门,就连后院的狗洞,都不能放过,今晚绝对不能叫少爷溜出去。   任务分配好,他自己也不敢闲着,立刻到前厅去找自家那位小祖宗少爷。   许言儒正在和他的一帮朋友喝酒,喝到兴头上,便讨论起今晚去哪家姑娘哪里休息的问题。   程昱在后头听着,立刻觉得大事不好,赶忙跑上来,声音不大不小,却正好让一桌子人都听见,听明白。   “少爷,今晚您哪儿也去不了,您得留在家里,和少夫人一起休息。”   许言儒回过头来,他今天被那个女人弄得很是尴尬,心情愁苦的多喝了一些,此时已经有些醉意。   “少夫人?你是说那个丑八怪?”   程昱的嘴角抽了抽,那位少夫人的容貌他也是见过的,确实是有些,有些难看,只是如今少爷已经娶了她,还口口声声的喊她丑八怪,这不是明显给自己扇耳光么。   “少爷,时辰差不多了,您该回新房休息了。”   许言儒将手里的酒杯重重的扔在了桌子上。   “回什么新房,你让我去和那个丑八怪一起睡,本少爷会吐的!”   程昱没被许言儒的动作吓到,反而是抬起头来又说了一遍。   “少爷,您该回房休息了。”   “我不去!我今晚要去花楼!”   “少爷,您要是再不走,我可就要喊人来扶你回去了。”   许是早就料到了是这样的局面,程昱没有半点慌张,只是慢条斯理的说道:   许言儒眯起眸子瞧他。   “你敢!”   程昱两只手抬起来拍了两下巴掌,身后突然就走出两个家丁来,许言儒还没反应过来,人已经被驾着走远了。   “不好意思,各位公子喝的尽兴,我们少爷得休息了。”   程昱摆出标准的管家式微笑向桌上的众人道了歉,又连忙加快几步跟上前头那个一路吵个不停的小祖宗,他不亲眼看见他进房,他没法放心。   “你们放开我,我可是少爷,你们,我明天就把你们赶出去!”   “放开,你们放开我!”   欢儿隔得老远就听见了许言儒的声音,他高喊着什么放开,什么不要见那个丑八怪。   这丑八怪三个字说来也奇怪,第一次听见的时候觉得很生气,但是听多了两次倒也觉得没什么了。   理了理自己的衣服,也不拿上盖头,欢儿直接走了出去将房门打开。   这算是他们两个人第一次清醒着的对视。   许言儒愣在那里,只呆呆的看着欢儿的一张脸,身旁的家丁早就把他放开,他也没再吵着要走,就连一刻不停的嘴巴,此时也半张着好半天都没有合上。   “你们退下吧。”   程昱隔得远,却还是看到了欢儿模糊的脸,怎么觉得今天的少夫人和那天见到的不是同一个人呢,他摇了摇头,觉得主子们的事情他们这些做下人的还是少过问的好。   “你,你是谁?”   下人们都走了,欢儿抱着手臂靠在门上瞧着许言儒。   “我还能是谁?就是你嘴里的丑八怪咯!”   许言儒惊得连话都说不顺畅。   “怎么,怎么可能,那天,那天你明明,很,很黑很丑的。”   “你喜欢当中说别人是丑八怪,戳别人痛处,就不能允许我喜欢扮丑吓人吗?”   许言儒想了想,确实也是这么个道理,可是,哪有女子喜欢扮丑的呢?   “你好端端的一个女子,非要扮丑出来吓人做什么!”   欢儿活了十多年,还真没见过这样的人,明明是自己错了,还要强词夺理的同她争辩。   “我扮丑是我的事,你被我吓晕了只能代表你是个没骨气的胆小鬼!”   “你说谁是胆小鬼!你说谁没骨气!”   “当然是说你啊,这里除了你难道还有别人?怎么?你不仅没骨气,还瞎吗?”   “你!你这个……”   许言儒握着拳头你了一半天,却想不出什么话来反驳这个牙尖嘴利的臭丫头,他饱读诗书数十载,如今却连和一个市井丫头对骂都会输,倒真是应了那一句书到用时方恨少!   新房里到处都是红艳艳的颜色,欢儿坐在床上,手里捧着一盘子糕点吃个不停。   许言儒正坐在桌子旁喝茶顺气,他原本喝了酒有些醉的,跟这个丫头一吵倒是将他吵得清醒了。   “虽然你不是丑八怪,但是你也不要奢望本少爷喜欢你,本少爷娶你那都是我爹娘逼我的,你要是识相的话就安分守己的做你的少夫人,荣华富贵少不了你的,但是本少爷的人,绝对不是你能碰的!”   许言儒就是瞧不得欢儿那一副吃着糕点的惬意模样,非要找些话来刺激她。   他原本以为欢儿会那什么话来反驳他,可奇怪的是她居然没有,听完他的话之后,她甚至在思考了一会儿之后点了点头。   点头,是代表她也同意他说的?   欢儿将手中的糕点暂时放下,目光在屋里四处打量了一番,最终落在那条牵着她进门的红菱上头。   许言儒看着欢儿放下糕点去拿了那条红菱撕成两半,还没搞明白她要做什么,自己已经被她压在了桌子上。   欢儿将他的一双手锁在背后,那条红菱已经飞快的在他手腕上绕了两圈,欢儿大半个身子的重量都压在他身上,直把他压在桌子上不能动弹。   “你干什么?”   “我觉得你说的很对,既然这门亲事本来就是你不情我不愿的,可咱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难免是我要吃亏一些,我还是把你绑起来比较安全。”   欢儿说话间已经将许言儒绑了个严严实实,那红菱不是很长,但是绑住手脚还是刚刚好。   “呵!你是觉得本少爷会对你做什么?你想的美,放开本少爷,本少爷从十三岁开始进出花楼,什么样的姑娘没见过,像你这样的丫头,就是丢到人群里,我也不会瞧上一眼的!”   “你快点放开本少爷,你别以为我爹娘让你进门就万事大吉了!”   “喂,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快点放开我!”   真是吵死了!   欢儿伸手将被子拉上来盖住自己的脑袋,可那个聒噪的男人还在不停的说着话,她累了一天,现在想睡个觉都被吵得睡不着。   “别吵了!”   “你赶紧放开我!”   “我是不会放开你的,你再吵,我就堵住你的嘴巴!”   “你敢!”   许言儒话音刚落,欢儿已经起身随手撤了一块红布,趁着他还要说话的空档,直接堵住了他的嘴巴。   原本以为这样就能清净,可那个许言儒嘴巴都被堵上了居然还不安分,嗯嗯啊啊的声音一直传出来,弄得欢儿烦躁的很。   她抬眼看了看那对燃了一半的龙凤蜡烛,转身下床走到桌子边上。   许言儒见她过来,以为她是要放开他了,有咿咿呀呀说了几句得意的话,不过欢儿可一句都没有听懂,她倒了杯水一饮而尽,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卯足了劲儿将许言儒拉起来,拖到房门口,然后利落的一脚将他踹到了门外。   房间门被合上,欢儿顺手上了门栓,再回到床上躺好的时候不禁露出笑脸。   这世界一下子清净了的感觉,可真是好呀!   第二天天气很好,明明是快入冬的时候,太阳却还是照的暖洋洋的,欢儿昨晚睡得不错,起来的也早,她是许家的新媳妇,得去敬茶。   收拾好自己,推开门的时候发现昨晚被绑在这里的许言儒已经不见了,她嘴角微微上扬了些,就知道府里的人会把他领走。   欢儿还在去正厅的路上,许家二老已经焦急的将程昱喊过来问话。   “昨晚少爷可是宿在婚房?可是同少夫人一起安寝?”   许夫人有些急切的询问道,面上的表情也是一脸期待。   程昱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这下可把许夫人急坏了。   “你这又点头又摇头是什么意思?快点说清楚啊!”   程昱也不敢再卖关子,只将自己看见的听见的都说了出来。   “昨晚我们将少爷扶到新房,少爷和少夫人一见面就,就言辞激烈的争辩起来,后来少夫人让我们退下了,她和少爷进了房间。过了两个时辰我不放心又过去看了看,发现,发现……”   “发现什么?”   “发现少爷被五花大绑的关在门外,嘴里,嘴里还被塞了一块布!”   程昱一闭眼把事情讲完,可等了好半天都没有等到夫人和老爷发火,没过一会,倒是听着他们两个笑起来。   “呵呵……儒儿这顽劣的性子也会有吃瘪的一天,也好也好,欢儿这媳妇呀,咱们可算是娶对了!”   程昱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心中默默为自己少爷祈福,看这样子,少爷的前途真是堪忧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