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郡主诱夫计

更新时间:2020-08-01 05:09:26

郡主诱夫计 已完结

郡主诱夫计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依稀往梦 分类:穿越 主角:老公瑾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郡主诱夫计》的小说,是作者依稀往梦创作的穿越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她,聪慧冷静,坚仞勇敢。作为一个曾经遭遇情变跟渣男却穿越到小萌娃身上的欧巴桑,还有什么是看不开的。偏偏遇见传说中的小冤家,两两相厌,总跟她过不去。 他,冷漠无情,反复无常。对她有莫名的偏见,多次捉弄她却总是她救他于危难之间。复杂的身世,莫名的追杀,一旦暴露,万劫不复。 她说:岁月静好,与君语 他说:滚开! 她说:细水流年,与君同 他说:烦人! 她说:繁华落尽,与君老 他说:很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黑路滑,加上也不怎么熟悉路况,结果两个人跌跌撞撞的入了险景而不知。在一阵突如其来的震耳欲聋的惊雷中,慌不择路的滚下陡峭的山坡。

年幼的小瑾希万幸在滚落中被天雷劈断的老树桩给挡住,大概是惊吓过度昏厥过去。小宫女却没那么幸运,一直滚落到山沟里,脑袋直接撞在大石上,主仆二人一伤一死。

沐望舒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一下子就变成沐瑾希的。因为记忆里的小瑾希似乎只是晕厥过去,好像并没有死去。不过是被惊雷跟巨大的强光闪电给吓到。

可是为什么,对了——

在轰隆巨响中,银行突然发生了爆炸,不是从银行内部,而是从银行所在大厦的什么地方……因此大半个楼房都突然垮塌下来。

好像有什么击打到自己的头部,剧痛过后血一直在流淌。混乱中让人推搡倒地,被惊恐万状的人们无情的挤压踩踏着。记得最后耳边听到的是警笛声和喧哗声,然后是一片刺眼白光……

再醒过来时,自己就莫名其妙的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沐望舒,不——

现在该是瑾希,沐瑾希。

她犹豫不决的望着陡斜山坡的上面,不确定自己该不该爬上去。昨夜的雨把滚落时压出的痕迹都冲刷得一干二净,如果不是亲自下来勘探,应该没人能发现什么。

时不时传来的兵器撞击发出的声音,充分说明还有杀戮在继续发生。可是,这个小小的身躯里不断在发出饥饿寒冷的信息。好饿!

还好冷!

现在怎么办?瑾希开始慢慢的打量着四周,放眼望去看到的只是稀稀拉拉的灌木跟杂木,也没有什么可以赖以果腹。

山坡非常的陡斜,似乎一不小心就会滚落到十几丈之下的山沟里去。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听到渐渐近了的脚步声,沐瑾希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她所在的地方几乎是一目了然。加上身上的红锦小袄裙,一眼就会被人看到。

怎么办?

万一是坏人来了,可怎么办啊?情急之下却意外发现老树桩下面部分已经被什么动物给掏空,显露出个黑黝黝的洞口。顾不得里面会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动物存在,瑾希赶紧手脚并用地小心爬过去,一点一点的把自己的小身子慢慢地给退进洞里去。

“沐家小娘子——沐家小娘子——”

“小娘子,小娘子,你在哪里?春儿,你们在哪里?”

“快点出来,现在没坏人了。”山坡上人在大声呼喊,似乎是在寻找沐瑾希的下落。

瑾希听到以后刚要开口应答时,却一下子僵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确定是沐家的小丫头带走了东西?”

“不会错,属下曾悄悄潜进去清点过……确确实实少了沐家小娘子跟个小宫女……如果不在那叫春儿的小宫女身上,多半就在沐家小娘子身……当时情况危急,皇后肯定不会将东西留下……沐家小娘子又那么小,不会知道自己拿的是什么。”

“一定要找到……如果找不到传位诏书跟密函的藏匿地点……齐王殿下会毫不犹豫杀了咱们……到时候……”

“小声点儿……一会儿发现行踪……咱们先下手为强……如果……嘘,有人往这边过来——”那两个人站在山坡上秘密交谈,以为不会有人听到,毕竟放眼看去四周一片寂静,山坡下一目了然。却不知道被风时断时续的吹送到有心人耳朵里。

“千户——属下带人已把附近山林里都找个遍,会不会……掉到下面去了呀?昨夜从丑时一刻突降疾雨,又无星辰,月黑风高加上山路这么的滑……说不定……”跑过来汇报情况的小旗长忍不住臆测道。

其实大家一直都在悄悄在议论昨夜的那一阵惊雷,许多人都说是上天的震怒。何况还是一道接着一道的紫色闪电,怕是有妖孽出世。

“有可能……这里毫无痕迹应该不会有,那……可还有路通到下面?”

“回千户,有的,听万大牛说往前摸约半里路程有条山路通往沟底。他家在离这不远的清河滩,小时候到附近打柴,应该不会错。”

“嗯,立刻带一小队人赶往沟底,从下往上仔细搜索。找到后务必及时通知本千户……沐将军如今骤然目睹夫人遗容,伤心欲绝,不能自已。就暂时不要去惊动他——”那个邹姓千户狐假虎威的吩咐道。暗自盘算着,如果去下面的人果真发现那沐家小娘子,他务必要在第一时间内赶过去搜查有没有诏书什么的。

“是,属下即刻出发。”小旗长不疑有他,领命离开。

等到小旗长离去,刚刚密谈的两个人也不敢久留,约好下次见面的时间地点也先后离开。

此刻沐瑾希正一动也不动的趴在树洞里,连小脑袋上也沾满泥浆,要是不注意的话,根本看不出来是一个小人儿。

因为一直流血又没有可以包扎的物品,后来想到可以用泥巴敷在伤口上止血。破伤风跟流血不止之间相比较还是止血要紧,总得要有个选择才是。于是犹豫了一下,就挖了一些半干的泥巴敷到伤口上。

她感到自己越来越想要睡觉,眼皮沉得一直在合拢,可是这时候一旦睡着很有可能永远都醒不过来。

刚才山坡上时断时续的密谈她听得有些云里雾里,不过毕竟不是真的只有三四岁,多多少少也能够拼凑出原委来。

估计是哪一拨人马的暗桩,想要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幸亏刚才没有冒冒失失的答应,不然小命恐怕是……

不知道又过了有多久,人来人往过后,四周终是归于一片寂静。

瑾希时不时地竖着耳朵仔细的听一下四周的动静,考虑要不要出去。如果再挨上一两个小时,恐怕她不是冻死就是饿死,或者就会因为伤口感染上败血症而亡。

“出来——”

……

“出来——某知道阿瑾在什么地方,阿瑾——是个好孩子。”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不知为什么瑾希却觉得自己应该很熟悉。

“皇后娘娘说,阿瑾在跟她玩藏猫猫的游戏,她认输——阿瑾现在可以出来了。”那个男人的声音带着颤音,还有一丝期望。好像非常的伤心难过,让人听到都觉得心碎。

瑾希忍不住动了一下下,也就是这一下下立刻被那个人给洞察到,他如同鹰隼一般飞身跃下山坡,悄无声息的落到树桩旁边。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