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妖女惑心:天下第一嫁

更新时间:2019-06-27 12:13:41

妖女惑心:天下第一嫁 连载中

妖女惑心:天下第一嫁

来源:微小宝 作者:月出云 分类:穿越 主角:宛若公正 人气:

《妖女惑心:天下第一嫁》是月出云写的一本穿越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妖女惑心:天下第一嫁》精彩章节节选:她练逆天邪功,轻薄少男,勾引皇叔,戏弄权臣,扳倒宠妃,欺凌贵女,她狠辣妖孽,是人们口中恶名昭著的妖女。他慵懒腹黑,风流浪荡,他说:即使我再钦佩你,我们也会是敌人。即使不是敌人,也永远不会成为情人。他冷漠正直,对她厌恶至极,屡次欲置她于死地。他说:你还有贞洁吗?八百年前就没了吧,妖女!面对污蔑厌恶,她妩媚而笑。世人直道她狠辣无情不会哭,可谁知道,她眼角嫣红的泪痣是风干的血泪!谁又知道,这妖媚皮囊之下,包裹着世间至纯至洁的灵魂!她现在有多毒多妖,当初就有多善多纯。昔日第一才女,第一女官,端庄雍容的月光白。是谁,摧毁了她的骄傲?是谁,碾碎了她的尊严?当繁花落尽,又是谁,为她逆天行事,予她天下第一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颜聿二十岁那一年,喜欢上了一个女子。那个女子叫白素萱,是英国公白砚之女。说起白素萱,榴莲也是知道的。 他家出事后,他在街头流浪,在酒楼里讨饭时,就听酒楼里说书的先生说起过这个女子。据说,见过她的人都惊为天人。说她不光容貌绝色,且还端庄贤淑才华横溢。当时庆帝因病无法上朝,白素萱在十四岁时便随着姑母白皇后上朝,协助姑母执掌朝政整整三年。 其实白素萱在更小的时候便显示出了惊世的才华,坊间私下里流传着许多她的手抄诗集。那些诗句光是念一念,都觉得口齿生香。 也不知是怎样的机缘巧合,让颜聿认识了白素萱。颜聿便铁了心要娶她,不惜强取豪夺,最后动用了他皇兄的圣旨。但可惜的是,白素萱还未曾过门,白家就出了事,据说是谋反。白氏满门抄斩,白素萱的父母兄嫂皆死在刑场,宫中的白皇后饮鸩酒而亡,白素萱畏罪自焚。当时,坊间纷纷传言,说颜聿命硬,克死了他父皇,克死了白素萱,甚至连白家全家都是因为和他攀了亲戚,才被克得家破人亡的。 自此后,颜聿便得了个阎王的称号,说他就是个勾人魂魄的阎罗王。 这样一个人,但凡被他看上的女子,自然不是幸运而是不幸了。 如今这个不幸的女子,就是苏挽香。 “只不知那个倒霉的苏挽香却是谁?”榴莲叹息一声道。 秦玖凝视着烟花绽放的天空,丹凤眼中似是蒙上了一层淡薄的雾霭,遮盖住她眼神流转间流露出来的情绪,让她看上去有一丝缥缈。 榴莲忍不住在心中想到,若是让妖女遇上阎王,不知会怎么样?最好妖女被克死,那样他便自由了。 他忽然觉得自己和苏挽香一样的可怜,都是被妖孽看上了。 “莲儿,你去把那盏花灯拾起来吧。”秦玖回过神来,脸上又浮起慵懒的笑意。 “都烧成那样了,还拾起来做什么?”榴莲虽然不愿意,却依然乖乖地遵照秦玖的吩咐去拿,他实在搞不懂妖女到底为啥这么稀罕这个花灯,烧成这样了还要,又不是她做的。 秦玖笑吟吟地看着榴莲蹲在地上拾着花灯的残骸,眼角余光却瞥向了安陵王的方向。 安陵王颜夙也看了会儿天空,向来不沾情绪的眸中染上了一丝讶异,最后他皱了皱眉,眸中闪过一丝锋芒。就在此时,有三个军士穿过人群快步走到颜夙的身侧。那三个军士皆穿着黑色的束身甲,外罩暗红色的大氅,腰间佩着长刀。 秦玖一看到那三个军士,柔媚的长眸便眯了起来。 颜夙为了方便和裘衣女子私会,出行只带了一个侍从。如今这三个军士,便是他手下之人。三名军士中的一人垂首向颜夙禀告着什么,颜夙长眸微眯,蓦然向秦玖的方向看了过来,薄冷的唇边忽然浮现起一丝笑意,那笑意透着一丝嘲讽和冷冽的杀意。 方才,无论秦玖如何戏弄他,也未曾见到他眸中有杀意。她暗叫不好,接过榴莲拾起来的花灯零散的骨架,用手帕包好,交给身畔的枇杷,转身便朝停在街边的轿子走去。 “九爷,不看烟花了吗?”榴莲还没看够,慌忙问道。 枇杷冷声道:“再看命都没了,还不快上轿!” 榴莲愣了下,这个枇杷和他一样同为妖女的侍从,虽然说,这个面瘫男整日里冷着脸抱着剑一语不发,但不可否认,他是妖女的侍从中武功最高的。 他都这样说了,榴莲再回想一路上那几回惊险的刺杀,心有余悸,忙向轿子跑去。黄毛似乎也察觉到了危险,扑棱着翅膀追上了秦玖,径直钻到了秦玖宽大的袖子里。 榴莲竖着耳朵,倾听着外面的动静。轿子似乎出了天一街,拐入了比较僻静的巷子里。他有些搞不懂了,倘若为了避免刺杀,应该去人比较多的街上安全点吧! 他万分不解,并且非常担忧,遂试探着问道:“九爷,是有人要刺杀我们吗?” 秦玖斜睨一眼榴莲,似笑非笑道:“谁告诉你有人要刺杀我们了?”说完自顾自去逗弄肩头上的鹦哥儿。 榴莲吊起的心顿时放了下来。 就在这时,正在疾走的轿子落在了地上,榴莲的心瞬间又吊了起来。 秦玖挑开了轿子的窗帘,漫天的烟火在夜空中绽放,有跳跃的光芒映入她眼中,照得她一双上挑凤眼晶亮无比。 这一路上,他们遭遇了好几次刺杀,秦玖都是慵懒地靠在轿中,不是逗弄黄毛,就是闭目假寐,好似人家要刺杀的不是她。这是他第一次见妖女面对刺杀如此有兴致。 榴莲的心吊得更高了。 这是一条僻静的街巷,几乎没有行人。街巷两侧屋宇中灯光稀少,想是住在这里的人家都到天一街看烟花去了。 有四道人影和枇杷、樱桃、荔枝缠斗在一起,他们清一色的黑色紧身衣,脸上蒙黑巾,标准的刺客装束。 秦玖的目光越过四人,凝注在街巷一侧的树影下。 那里有一道人影。 他站着靠在巷子边的矮墙上,状似慵懒,一身黑色大氅将他连头兜住,看不清面貌,只看到高大的身形。 看到轿子出现,他一手按着佩剑,迈着凌迟人心的步子缓步朝这边走了过来。酷烈的杀意在小巷内弥漫,在剑光亮起那一瞬,秦玖从轿子里倏忽跃出,衣袂翩翩如凤舞九天。 她左手执着绣花绷子,右手在花绷子上拨动,数道银光朝着来人飞去。 来人不知是什么暗器,慌忙歪头躲过,但手腕处一痛,有什么东西刺在了手腕上。低头一看,发现竟是绣花针。 他猛一抬头,眼前彩线牵动,数根绣花针又回到了绣花绷子上。 “殿下深夜追来,莫不是看上小女子了?殿下莫非还害羞着,竟想隐藏身份……既如此,这把剑也应该换过!”秦玖的目光落在来人腰间的佩剑上,笑得分外妖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